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2章 你明明是我一个人的

时间:2018-07-27作者:向暖

    第二天晚上,向暖就收到消息,龙天行去世了。

    那一刻,向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啪的一下在心里打碎了,就跟打翻了调味料瓶一样将她的心情搅和得乱七八糟,以至于电话都挂断了,她仍呆呆地站在那像个木偶人一样不会动。

    牧野从浴室出来,看到她这样,就从后面将她抱住。怎么了?修炼灵魂出窍呢?

    向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放松脊梁骨往他胸膛里靠去。龙天行去世了。

    感情是真的没有,但血缘的羁绊是真实存在的,她终究还是无法做到完全无动于衷。

    哦。牧野捏住她的肩头让她转过身来,再将她的脸按进自己胸口。

    他刚洗了澡出来,身上只穿了一条底-裤,赤着的胸膛散发着浓烈的男性气息,丝丝缕缕争先恐后地窜进向暖的鼻子里,本该是通向胃部的,却奇迹地让她的心情逐渐变得平静。

    我昨天去看他的时候,他的情况就已经很糟糕了,整个人只剩下一层皮附在骨架子上,呼吸都很吃力。我看着他那样,觉得他很可怜,也觉得很害怕……死亡真的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

    可是随着人到中年,他们将越来越多地面对死亡,身边的老人会一个个相继离去,直到他们自己成为年纪最长的老人。

    想想,就觉得很可怕。

    牧野亲了亲她的脑袋。小笨蛋,又胡思乱想了。只要把眼下的日子过好了,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死亡也没什么好怕的。人之所以渴望长生不死,都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身体健康无病无痛,日子过得不苦。可身体衰老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到了一定年纪就免不了这样那样的病痛,直到有一天连呼吸都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情,那种状态下,活着也是受罪,还不如痛快地去死。

    向暖听了简直哭笑不得,她本来挺认真地在难过,结果被他这么一说,感觉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了。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确实被安慰了。

    不难过了?他又吻了吻她漂亮的小耳朵,用舌尖描画着它的形状,若有似无地挑-逗着它最敏感的地方。

    向暖笑眯眯地点头。不难过了。只要你一直陪着我,保证我永远都不难过。

    遵命,皇后娘娘。

    错了,我是宠妃。

    不是都想当皇后吗?

    才不是。皇后一般都是为了权力制衡,宠妃才是真爱!

    龙天行的葬礼,向暖没有去。她跟龙家若是真有那么一丝联系,也只是跟龙天行,如今龙天行都不在了,她更不愿意搅和进那一摊浑水当中。豪门大户的权力更迭,向来都是伴随着腥风血雨自相残杀,她一点都不想掺和。

    对此,牧野完全尊重她的意见。她若真想去,他也不会阻拦,毕竟龙天行确实是她生理上的父亲,这是抹不去的血脉羁绊。

    尽管没有到场,但葬礼那天,向暖的心情一整天都不太好。心里就跟有只无形的手在搅拌一样,不疼,就是难受得紧。切水果的时候还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头,看着嫣红的血水渗出来,她莫名的有点想哭的冲动。

    妈妈,妈妈……汤圆四肢并用一溜烟就爬到向暖面前,然后扶着她的腿利索地站起来,再扑进她怀里去。妈妈……

    向暖立马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一边扯了纸巾按在伤口处,一边摸了摸汤圆的胖脸蛋。宝贝儿,怎么了?

    汤圆也没什么事儿,就算有他也表达不清楚,于是咯咯地笑着将大脑袋拱在妈妈肚子上撒娇,跟一只小牛似的。

    向暖顿时什么烦心事都没了,一把将他抱进怀里,胡乱地亲了一通。

    汤圆被她亲得身体扭来扭去,咯咯地笑个不停。

    向暖又用下巴在他肉嘟嘟的小肚子上顶了顶,笑着问:好玩吗?还玩不玩?

    汤圆都快笑抽抽了,哪里还肯玩,立马就摇头,还用双手拼命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向暖作势要拉开他的手,吓得他直接尖叫起来,身体扭动得更厉害,亏他那样胖嘟嘟的还能把身体扭成一条蛇。

    哈哈哈……好啦好啦,妈妈不弄你了。向暖笑着托住他的后腰让他坐起来,亲了亲他的小鼻子。汤圆真可爱,妈妈最爱你了。

    这话汤圆爱听,立马笑得跟小鸭子似的嘎嘎叫。

    宝贝儿,你怎么这么可爱呢?向暖稀罕得不得了,将软乎乎散发着奶香的小身体按在怀里一通**,怨不得罗筱柔和张妈一天到晚都把爱死你这个小家伙了之类的话挂在嘴边。

    汤圆撒欢地扭动起来,笑得太过激烈,一不小心就呛得咳了起来。

    向暖赶忙给他拍打后被,不敢再闹他了。

    下!下!在妈妈怀里腻歪了一阵,汤圆呆不住了,哼哼唧唧地要下去玩儿。他就是一只小兽,精力比一般的小孩子旺盛得多,三个大人都不够精力陪他玩儿。家里能单枪匹马应付他的,也就只有牧野了。

    自从会爬之后,家里就没有哪个脚落是汤圆的足迹不曾到过的,爬上楼都是常有的事情。家里人虽然宠着他,但也不会阻止他爬上爬下,只是在后面跟着,由着他肆意地撒欢。当然,厨房重地洗刷得再干净也会有油烟,一般是不让他踏足的。

    好,让你下去!

    四肢一落地,汤圆立马哼哧哼哧地爬向一边的玩具堆,很快就开始上演一场贪新厌旧的戏码,将一堆玩具散落得乱七八糟。

    向暖看得直摇头,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用手指戳了戳饱满的小额头。你这个破坏力爆表的小坏蛋!

    坏,坏……

    对,你就是一个小坏坏!指尖点了点他可爱的小鼻子。

    呵呵……妈妈……坏坏……

    哟,不得了啦,我们家汤圆都学会反驳啦!

    罗筱柔刚好从门口进来 ,听到向暖的话,立马兴趣勃勃地追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我们汤圆又搞破坏啦?

    可不是吗!看这一地的玩具,都是他的杰作。小坏蛋一枚。

    没事,奶奶给汤圆收拾,是不是啊?罗筱柔换了鞋就着急地凑过去,在离汤圆不远的地方蹲下来,拍了拍手掌。汤圆宝贝儿,快过来,奶奶抱一个!

    汤圆立马丢了玩具,四肢飞快地交叠,一眨眼就到了罗筱柔的面前。被抱住的时候,还主动抱了罗筱柔的脖子,小模样乖巧可爱极了。

    哎哟,奶奶的好宝贝,奶奶真是爱死你了!罗筱柔的心都要化了,抱着亲了又亲,还是觉得爱不够。

    向暖好笑地看着祖孙二人相亲相爱的画面,还趁机拿过手机按了好几下快门,筛选之后发了两张到朋友圈里,附上天伦之乐四个字。不一会儿,这条朋友圈下面就多了七八条评论,都夸汤圆可爱,还有人问什么时候来个大小汤圆同框。

    向暖的朋友并不是都见过牧野,但汤圆不像妈妈,那肯定就像爸爸,所以他们都喜欢喊牧野大汤圆,而不是汤圆爸爸。

    牧野那么威武霸气的人居然有个外号叫大汤圆,怎么看都有种反差萌,向暖越想越觉得乐不可支。

    向暖,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

    罗筱柔放下汤圆,拉着向暖一起在沙发里坐下。我还担心你会难过,看来是我多虑了。

    向暖知道她指的是龙天行去世的事情。

    难过多少是有一点的,但还好。他对我来说真的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何况他都九十多了,算是寿终正寝。按照乡下有些地方的说法,这都算是喜事,是要欢欢喜喜大操大办的。

    那倒是。都说长命百岁,他也不差几年了,比大多数人都幸运。

    嗯。

    罗筱柔拍了拍她的肩头,突然注意到她手指上的血迹。手怎么了?

    没事,刚刚切水果不小心被刀口碰了一下。

    我去拿急救箱。

    妈,不用了。只是一道小口子,血也早就止住了。

    那也要消消毒,安全起见。罗筱柔拿来急救箱,熟练地给她处理了伤口。这两天不要碰水。

    向暖看着手指上被慎重对待的小口子,忍不住笑了。以前,这种小伤口我都是直接忽视的。我小时候被铁钉扎破了脚,也只是涂一点白酒就算了。

    即便这样,她要干的活也一点儿都没少。

    罗筱柔也跟着笑了,说:以前是以前,你现在是我们牧家的宝贝,待遇能一样吗?

    她用的是有点玩笑的语气,但这句话绝对没有玩笑的意思。

    呵呵……向暖傻笑,眼里却突然笼罩上一层水汽,使得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加的清澈和明亮。心底满满的都是感动,因为这句话并不是一句甜言蜜语,而是绝对的事实。

    罗筱柔又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头,起身将急救箱放回原来的位置。

    向暖吸吸鼻子,又擦了擦眼角,侧头望向窗外才发现,从早上起来好像就有些阴沉的天空,这会儿竟是云开雾散、阳光明媚。

    夜里躺在牧野的怀中,向暖颇为得瑟地将这句话告诉他,炫耀的架势十足。

    然而——

    谁说的?这话我头一个不同意。

    向暖怒目而视,气呼呼地掐他的腰。你凭什么不同意?你有什么意见,嗯?

    男人笑着吻向她的唇,渐渐地将她压在身下,边上下其手边咬着她的耳朵说:你明明是爷一个人的大宝贝。

    向暖心脏重重一跳,双手抱紧他的肩背,两条腿也主动缠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