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1章 爷的女人,爷自己养

时间:2018-07-25作者:向暖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眨眼间,时间就去到了十二月。

    冬天来临,预示着汤圆就要满一周岁了。

    对于这个宝贝疙瘩,牧家上下都宠得不行,对他一周岁的生日虽然不打算像满月酒一样大操大办,但也是要办的。

    当然,这件事轮不到向暖来操心,自有三位老人去费心准备。

    龙渊找上门的时候,向暖着实愣住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几乎忘了有这么一号人存在。她以为随着叶文玲的去世,自己跟龙家的最后一点可能的牵扯也从此断了。

    “向暖,不管你肯不肯认我们,我都希望你能去见见他。就当是,圆了一个父亲临终的念想。”

    龙天行已经年逾九十,身体越来越差是必然的,如今更是躺在病床上,眼看着就要油尽灯枯了。

    对于向暖这个女儿,龙天行不见得有多少感情。当初希望向暖认祖归宗,也多半是想跟牧家搭上关系,而非出于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疼爱。

    可如今他眼看着时日无多了,什么功名利禄也就要跟他没关系了,人反而变得纯粹了许多。对这个从来没有在他膝下承欢,他也从来没付出过感情与心力的女儿,突然就生出了一份念想,希望能够见她一面。

    父亲最后的心愿,龙渊自然想尽办法也要帮他实现,二话不说就直接飞来荣城找向暖。

    向暖很想冷淡疏离地回他一句“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没有见面的必要”,可是一想到那人也许不久就要与世长辞了,她到底说不出绝情的话来。直接答应,那也是不可能的。

    “当年的事情,是非对错都已经说不清楚了,就算我说了,你恐怕也不愿意相信。你就当是可怜他,去见他一面,了却他最后的心愿,行吗?”

    “我……你让我考虑一下吧。”

    “好,但我希望你不要考虑太久,他真的等不起。”

    跟龙渊分开之后,向暖一个人在冬日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纷乱的脑子里闪过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关于叶文玲,关于龙天行,关于向玉林,关于刘秀青……可拼命地理了很久,最后还是一团乱。

    龙渊的那句话或许有为龙家洗脱罪名的嫌疑,但当年的事情确实已经无从追查了。何况叶文玲已经不在了,龙天行如今也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了,就算真的弄清了是非错对,又有什么意义?她28年的委屈能够一笔抹去吗?不可能的!

    可真要去见龙天行吗?见了说点什么?见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

    然而撇开所有的恩怨往事不提,龙天行如今不过是个垂死的老人,她拒绝不见是不是太过绝情?倘若自己身上真流着他的血脉,这条命也算是他给的,不是吗?

    向暖就这么漫无目的走了一路,胡思乱想了一路,最后在跟别人重重地撞了一下之后总算是回魂了。刚好旁边就是一家咖啡厅,她就进去点了一杯摩卡,然后望着窗外的人来人往继续胡思乱想。

    晚上回家,本想等牧野下班回来跟他商量一下,听听他的意见的,谁知道他突然出任务去了,归期不定。

    向暖一个人躺在双人大床里,裹着被子辗转反侧了一整夜,最后也没能想个清楚明白,脑子反而因为睡眠不足更加昏沉沉的。

    牧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龙天行那边听龙渊的意思好像已经等不及了,无奈之下,向暖只好跟婆婆大人商量。

    自从有了汤圆,罗筱柔越来越有返老还童的趋势了,但是在大事上,她还是一个精明有见地的女人,比起吃了不少苦头但没见过多少世面、脑子也不算聪明的向暖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罗筱柔亲自出门跟龙渊谈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向暖去见龙天行。尽管知道龙家没胆量公然挑衅牧家,但她还是派了两个人陪着向暖一起过去。

    在飞机上,向暖坐的是靠窗的位置。从登机那一刻起,她就望着窗户外面思绪翻涌,一直到飞机降落那一刻,心里还是乱糟糟的,竟然生出一种想要掉头回去的冲动。可最终,她也只是想想,没有付诸行动。

    龙天行这会儿没有住在医院里,而是回到了龙家的祖宅休养。明知道时日无多了,他更愿意呆在熟悉的地方。

    龙家祖宅外形很气派,家具全都是古色古香、价值连城的好东西,只不过总给人一种幽深的冷冰冰的感觉,没有半点让人想留在这里的温暖。

    向暖还在门外就觉得很不舒服,心里直打鼓。倒不是害怕,就是对这个地方很抗拒。等进了门,看着那些辉煌但没有温度的布置,就更想快快地离开,再也不要踏进这里一步。

    向暖想起某些清末民国时期的影视作品,里面也有这样的大宅,她每次看到都觉得像一个可怕的笼子,将无数的人困死在里面,穷其一生都得不到解脱。如今站在相似的实物面前,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客厅里坐着好几个男男女女,看着向暖的目光让向暖想到一个词——虎视眈眈。

    龙渊将她带到了一间卧室门外。“他就在里面,进去吧。”

    向暖没吱声,只是不着痕迹地深吸了一口气。

    龙渊敲了敲门,说了一句“爸,我把向暖带来了”,又等了几秒才推开门。

    龙天行是龙家的家主,住的是代表着最高地位的一间屋子,但此刻这间屋子因为多了许多医疗设备而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看起来跟它的地位一点也不相称。

    龙天行的床是一张雕花大床,一看就知道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东西,上面那些繁杂但栩栩如生的雕花足以让人大开眼界,处处可见“价值不菲”的气息。

    但向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床,反而觉得心里发毛,空气里仿佛还有一种腐朽的味道,让她感觉特别不舒服,特别想转身夺门而出。

    龙天行躺在床上,被子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人老了本来就萎缩得厉害,他如今又病入膏肓,人更是瘦得只剩下一层皮附在骨架上,给人的感觉很不好。

    向暖对他就算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见到他这个样子,也生出几分可怜来。但她什么都没说,安静地站在距离大床一米开外的地方,安静地跟他对视。

    “爸,向暖来了。”龙渊小声地说道,挥挥手让屋子里守着的医护人员退出去。他自己则在征求了龙天行的意见之后,帮他把枕头垫高让他靠在床头。“向暖,让他们在外面等,行吗?”

    他们,指的是是罗筱柔派来保护向暖的两个人。

    向暖其实并不愿意单独跟龙天行相处,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你们在外面等我吧。”

    “是,有什么问题你就出声。”

    向暖点点头,看着他们走出去,关上门。原本屋里人多,她的感觉没这么强烈,如今只剩下自己和龙天行,她突然有种不小心闯了某个深不见底的山洞时的惊慌不安。

    这个房间,不,这座大宅给人的感觉实在太过阴森压抑,让人呼吸都不顺畅。

    向暖实在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生活在这种地方!她宁愿住茅草屋,也不愿意住在这里!

    好在,这个地方与她无关。今天过后,她想必也不会再踏进这里一步。

    龙天行已经很虚弱了,到了多说几句话都感觉到吃力和疲倦的程度。他半躺在床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向暖一声不吭。

    向暖也没说话,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身上或许流淌着这个人的血脉,但他们之间连一天的相处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感情。

    房间里安静得只有龙天行略重的呼吸,给人一种很不吉祥的感觉,让人喘不过气。

    突然,龙天行朝她招了招手。“过来一点。”

    向暖还是没开口,但抬脚往床边走了两步。靠得近了,空气里那种混杂着药味的腐朽气息更浓烈,让她的胃很不舒服。

    “你恨我……”

    龙天行的气息喘得太厉害,所以向暖听不出这到底是陈述句还是问句,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回答:“不,我不恨你。我不知道我们是否真的有血缘关系,但对我而言,你只是一个陌生人。我们没有交集,也就无所谓恨不恨了。你儿子说你想见我,见了能让你安心,所以我才来了。”

    只当是日行一善,再无其他。

    龙天行深深凹进去的眼睛就那么望着她,许久也没出声,只是喘得越发厉害。

    苟延残喘。

    向暖第一次对这个词有了如此深刻的认识,因为龙天行此刻给她的就是这样的感觉,好像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然后就这么断了气。这种想法像附骨的蛆虫似的吸附着向暖,让她突然生出深深的恐惧,怕极了龙天行就这么在自己面前没了气息。

    “如果、如果你没别的事情,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祝早日康复。”

    不等他回答,向暖就急忙忙地转身扑向门口,想要逃离这个让她感到窒息的地方。

    门开的时候,门外站着的人都有些吃惊,似乎没料到她这么快就出来了。

    向暖望着龙渊,语气急促地说:“既然已经见过了,那我就回去了。”

    “等一下!”龙渊抓住她的手臂。“委屈你再等一会儿,我进去跟父亲说几句。”

    向暖只得按捺住自己的情绪,走离房门几步,背贴着墙站在那。旁边就是跟着她过来的两个人,人多就会有种热闹安全的感觉,这让她的呼吸顺畅了许多。

    龙渊不知道跟龙天行谈了些什么,反正出来之后,他手里就多了一个牛皮纸袋。他也没直接给向暖,而是亲自带着向暖出了龙家祖宅,又一起上车离开,最后进了一家咖啡厅。

    “这是父亲给你的东西。我们都知道你不稀罕,但这是一个父亲的心意,希望你能收下。”

    向暖没有接,虽然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但肯定跟钱财有关。就像他说的,她不稀罕这些东西。

    “心意我领了,但这东西我不想要。我只想过自己安稳的日子,不想招惹任何的麻烦。”

    豪门大户争权夺利无所不有其极的事情还少吗?谁知道她接了这东西,会不会被那些认为获利不均的人给惦记上呢!为这点自己不稀罕的死物搭上清静的日子,太不值得了。

    “你放心,这只是一点心意,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对不起,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接受的,你又何必自讨没趣?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回去了。”

    龙渊欲言又止,到底没有再阻拦,就那么看着她出了咖啡厅,然后上车离开。等车子消失不见了,他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小口,嘴角勾出一抹冷冷的弧度。

    没想到,那个贱人倒是生了个跟她不一样的女儿。

    回到荣城之后,向暖先去了一趟李晓敏那里。有些心情她不好跟婆婆直说,对着李晓敏却可以畅所欲言,尽情倾诉。

    “如果我是你,我就拿了。这是他们欠你的,不拿白不拿。”

    向暖摇摇头,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既然我和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交集,那就永远都不要有交集。”

    “好啦,反正都已经结束了,你也不要再想了。这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影响不到你的生活。”

    向暖笑了笑,将一旁的贝贝抱起来,逗弄了一番。

    晚上,牧野居然出任务回来了。

    向暖见到他毫发无损的样子,高兴得跟捡了一个亿似的。

    牧野拉着她一起洗了个澡,在浴缸里胡闹了一通才回到床上,搂在一块儿继续耳鬓厮磨。

    向暖三言两语将事情跟他说了。

    听完了,牧野一边用胡渣扎她的脸,一边道:“爷的女人,爷自己养得起。”

    向暖咯咯地笑了起来,在心上萦绕了一整天的那点不舒服被他一句话给扫荡干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