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68章 她就是垃圾,还是不能回收那种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玉林重重地哆嗦了一下,又用力咽下一口唾沫,颤抖着嗓音问: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此时此刻,他真有些后悔了。高利贷那些人很可怕,可眼前这个人更可怕!他们这分明是刚离了狼窝又入了虎穴啊!

    牧野没吱声,直接将向晴签字画押之后的那份字据摔在他们面前。

    啪的一声闷响,父女俩齐齐闭眼睛重重一瑟缩,过了才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瞪着那份东西,像是等着法官审判的犯人。

    向晴以前是嚣张得不行的人,就算死到临头也不改飞扬跋扈的脾气。但这几年又是在监狱里吃尽苦头,又是进戒毒所,腿脚残废了,连引以为傲的美貌都没了,人也就跟被寒霜打过的茄子似的蔫里吧唧的。刚刚又被牧野剁掉了一根手指头,这会儿就是想横也横不起来了,唯有一口怨气在身体里窜来窜去横冲直撞,最后全都反映在一双瞪大的眼睛里。那眼神,就跟淬了毒的刀刃似的,可惜对牧野没有半点威慑力。

    相比之下,向玉林心里就只有恐惧和忐忑,他只想赶紧将眼前这尊瘟神给送走,以后都不要再见了。

    只不过有句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

    牧野既然插手了这件事,就断然没有半途而废的可能。他既然揽下了向晴这颗毒瘤,就非得将她治疗成良性的不可。治不了?那也简单,直接切了就是。

    向晴,你给我挺好了。一会儿,我就将直接将你送去戒毒所。从戒毒所出来,你就给我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你也可以继续作死,但下一次就不是剁掉一根手指头这么简单了。

    你——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你要管就管向暖那个贱人,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

    客厅就那么丁点大的地方,餐桌离沙发也没多远,所以牧野直接长腿一伸就将向晴踹翻在沙发里,然后鞋底牢牢地压住她的侧脸。他一般不对女人动手,但对向晴这种女人,他丝毫不会心慈手软。所谓绅士风度,那也得给值得的人。

    啊——向晴拼命地挣扎,却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只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

    牧野,我求你了!你别折磨她了。我、我给你跪下!向玉林真的啪的一声跪在了牧野的面前。以前的事情,我代替她想你道歉。以后,我们也绝对不会再给向暖添麻烦,求你放过她吧。我们的事情,不劳你插手了!

    牧野冷笑一声,收回自己的脚。让我不插手也行,你现在就将向暖给你那三十万一分不少地还回来。现在。

    向玉林傻眼了。他如今穷得吃饭都快成难题了,哪里来的三十万还给他?他要是有三十万,也不用这么卑微地求到人家门上去,结果换来的还是这样的羞辱和伤害!

    没有是吧,那就老老实实地听指令行事。不怕告诉你,现在这个女人对我来说没别的身份,就是一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对这样的人,绝对没有放之任之的道理。

    也就是说,这件事他是管定了,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利!

    向玉林心里一急,眼前顿时又开始阵阵发黑,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你、你不得好死!还有向暖那个贱人,你们都不得好死!

    牧野的腿再次抬起。

    不要!向玉林赶紧扑过去,挡在了向晴的面前。

    牧野的腿到底没有扫出去,只是脸色阴沉得可怕,一般人见了都想找个洞钻进去躲着。

    向玉林在让人窒息的气氛里感觉到头皮发麻,还没能找到一个洞钻进去,向晴的毒瘾就发作了。

    毒瘾发作的时候,就算是天仙也会变得丑陋无比,何况向晴现在本来就跟一只女鬼似的难看。

    牧野丝毫不客气,直接翻出绳索将向晴在床上捆了个结实。嘴里再塞一块毛巾。那床足够厚实沉重,可向晴挣扎起来仍把它摇得哐啷哐啷直响。

    向玉林见不得自己心爱的女儿受罪,也不敢跟牧野唱反调,只能缩在沙发的一角默默掉眼泪,看起来瞬间老了几十岁。

    牧野沉默地抽着烟,看到向玉林抱着自己的脑袋捂着耳朵不愿意去听房间里呜呜咽咽的惨叫,终于还是无声地叹了一口气。

    养不教父之过,半点没错。

    向玉林看着可怜,却也是自作自受,怪不得任何人。

    如果没有人管得住她,就算她今天戒了毒瘾,日后还是会重吸的。除非你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满足她,否则她还会去吸毒,到时候要么她被人直接弄死,要么她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被法律判死刑。

    总之就是一个死。

    牧野就说这么多,不打算再解释了。向玉林要是想不通,那就继续在死胡同里钻着好了。

    可你为什么要剁掉她一根手指头?

    向玉林很想质问,可到底没那个熊心豹子胆,只默默地在心里憋着。他不是不明白牧野说的都是事实,但明白归明白,接受却是另一回事。归根结底,他能看着向暖受罪,却看不得向晴受罪!

    等向晴这一波毒瘾发作过了之后,牧野让向玉林从衣柜里翻了一套衣服给向晴换上,然后直接将人送进了戒毒所。

    向晴自然是不乐意的,又哭又闹,知道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之后,更是用最恶毒的语言来咒骂牧野和向暖。在被牧野狠打了一记耳光之后,终于像被堵了口子的喇叭,彻底哑巴了。

    从戒毒所出来,向玉林看着像是又老了几岁,单薄的身影让人看了心酸,连走路似乎都带着几分踉跄。

    牧野知道他现在没有固定工作,就通过关系给他安排了一份在小区做保安的工作,虽然一个月只有三千块钱,但包吃包住也不算辛苦。保安室里面还装了空调,夏天也不用在蒸笼里呆一整天。

    向玉林已经过了退休的年纪,他想找一份工作并不容易,哪怕是保安这样的活儿,所以他纵然对牧野有再多的不满,也还是接受了份好意。他得养活自己,然后才能照顾向晴。

    那向晴呢,你打算让她做什么工作?

    清洁工。要不你以为她能干什么?

    不学无术,脾气不好,人品不行,还是个残疾,哪个正常的工作岗位能要这样的人?就连清洁工这样的工作,也还要通过关系才能安排,毕竟人家想要的可是忠厚老实又踏实肯干的人!向晴这样的,一看就不是好好干活的。好在,牧野有的是办法让她乖乖地干活!

    什么?向玉林早料到不会是什么好工作,但听到清洁工这三个字,他还是惊愕地瞪大眼睛。你、你……

    夫妻两一辈子捧在掌心里的宝贝儿,如今却要去做清洁工,他怎么接受得了?

    牧野又是一声冷笑。在你眼里,她是个宝贝。可是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一垃圾,还不是能回收的那种,还有人肯用你就该偷笑了。

    向玉林嘴唇哆嗦得厉害,几次试图为向晴辩解两句,可还是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最后他颓然地跌坐在那,将脸埋在掌心里,肩头耸动了许久,倒是没有发出声音。

    牧野点了一根烟静静地吞吐,由着他像个娘们似的哭哭啼啼发泄着情绪。对向玉林这种弱懦到骨子里的男人,他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向玉林用了十多分钟来平复自己的情绪,虽然还没有完全平静,但好歹能把控住了。

    你真的不是在替向暖报仇雪恨吗?他酸涩地问道,声音又低又哑,透着一种精疲力竭的感觉。

    牧野懒得搭理他,直接开着车将他送回城中村的出租屋。车子停稳之后,他却没有下车的意思。

    不要企图带着向晴跑路,否则我不介意打断她另一条腿。两条腿都断了,看她还能跑到哪里去!

    留下这句话,牧野直接开着车走了。他没骗向暖,他来湘城是真的有事情要处理,解决向晴这个麻烦只是附带……

    向暖今天带着果果和汤圆一起去了李晓敏那。

    带着两个孩子不方便开车,所以是司机将他们送过去的。

    向暖打算呆上一整天,不好啥意思让司机一直等着,干脆就让他先回去,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再给他打电话。

    贝贝已经两岁多了,跑起来跟一只小包子似的特别的迅捷,一不注意就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三个孩子凑在一块儿,虽然年龄相差有点大,但也能玩到一块儿去。大多数时候他们其实没有玩同一个游戏或者玩具,但只要彼此呆在同一个空间里,低头抬头能看见,哪怕是各玩各的也个个都乖巧听话得不行。

    向暖和李晓敏就靠在沙发里嗑瓜子吃水果,分享一下育儿经,讨论一下八卦新闻,偶尔应付一下话痨一样的果果和贝贝。

    一晃眼,时间就已经去到下午四点多了。

    向暖给司机打电话,他却说已经在楼下等着了。等向暖带着两个孩子下楼来,却发现停在眼前的是牧野那辆越野车。身穿黑t恤牛仔裤的男人依在车身上,怎么看都是又帅又酷的样子。

    怦然心动。

    向暖站在那,看着他甜甜地笑。幸福的感觉跟随着血液流窜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直到每一个细胞都被这种感觉浸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