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67章 恭喜,你终于成功作死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玉林先是被牧野的举动弄得莫名其妙,整个人愣住了。等向晴惊慌失措地求救,他才意识到牧野要作什么,赶紧就扑了过去,张开双臂像老母鸡似的挡在向晴的面前,哪怕他自己也在瑟瑟发抖,哪怕他很想落荒而逃。

    向晴就算真的是一件垃圾,她也是向玉林和刘秀青的宝贝儿。如今刘秀青不在了,向玉林更要护着她。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你——杀、杀人是犯法的……

    牧野停下脚步,一手把玩着那把锋利无比的匕首,一手夹着烟慢条斯理地吸着。那可怕的凶器到了他手里就跟玩具似的,他自己玩得游刃有余,看的人却y心惊胆战。他的眼睛微微眯着,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慵懒,让人想到某些生猛的野兽在吃饱喝足后趴在草堆里打盹的样子。但谁要敢小瞧了去,那绝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向玉林在前面挡着,向晴总算不鬼叫了,但双手紧紧地抓着向玉林的衣服,牢牢地将他拽在身前挡住可能到来的伤害。

    向玉林看似坚强,实则怕得要命,两条腿抖得跟风中的落叶似的,连心脏都快不会跳了。但他还是一眨不眨地盯着牧野,就像可怜的猎物明知道无望却还是想要作最后的垂死挣扎。

    豹哥和他的人则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默默地揣测着牧野的身份和他跟向家父女的关系。

    让开。牧野终于开口了。

    向玉林猛地咽了一口唾沫,两条腿抖得更厉害,但还是没有动。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别伤害她,她已经知道错了,她会改的,她一定会改的。

    牧野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向玉林拖过来再颇有技巧地往旁边一甩。

    啊——向晴抱着脑袋,惊恐尖叫。她因为吸毒,本来就人不人鬼不鬼了,再露出这样惊恐的表情,看起来就真的跟女鬼差不远。

    向玉林被牧野甩得踉跄倒退,摇摇晃晃了几下,到底还是稳住了。

    牧野朝豹哥看了一眼,道:借你的人用一下,帮我拦住他。

    没问题。豹哥爽快地做了个手势,他的两个手下立马一人一边抓住了向玉林的胳膊,将他钉在那不许动弹。

    不!不要啊!你不要伤害她!我求求你!

    牧野懒得理会向玉林,直接将烟灭了,两个箭步逼近角落里的向晴。

    啊——你走开!走开!爸爸,救我,救我啊!向晴是真的怕了。她还不想死!

    牧野准确地捏住她的手腕,强势地将她拖到一旁的桌子边,然后将她的左手牢牢地按在桌面上。

    这下,傻子都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向晴也知道了。虽然不用死,但是十指连心,那得多疼啊!而且,她不想做一个没有手指的怪物,她不要!她拼了命地挣扎,可那点力道对牧野来说就跟蚍蜉撼大树似的,完全可以忽略。无奈之下,她只得将鼻涕眼泪糊得丑陋无比的脸转向向玉林,大声地喊:爸,救我!你快救我啊!他要剁了我的手!我不要啊……你放开我!牧野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我诅咒向暖那个贱人,你们都不得好死……

    牧野!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对她!我知道她以前有错,我替她道歉,我给你跪下来了,行吗?可惜向玉林被人稳稳地架住,连跪下来都做不到。你有什么怨气就冲着我来吧,你别为难她。养不教父之过,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吧!

    父女俩跟比赛似的,鬼哭狼嚎的声音此起彼伏,吵得人头疼。

    牧野将向晴的手摆好,匕首对着她的小指,二话不说,手起刀落。

    啊——伴随着向晴惨痛的鬼叫,桌上多了一根跟手掌分离的指头。血汹涌地渗出来,很快就在桌面上凝聚了一小摊。

    晴晴!向玉林大喊一声,突然呼吸一紧,眼前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但那两人继续稳稳地架住他,倒也不至于摔到地上去。

    向晴抓住被剁那只手的手腕,扯着嗓子歇斯底里地尖叫,一张脸被眼泪给糊得**的,看起来更加像个女鬼。

    牧野随手扯了纸巾,仔细地将匕首擦拭干净,然后挂回原来的位置。有止血药吗?

    有。豹哥一个眼神,立马有人跑去把药拿过来。

    这个是止血药,这个是止痛药。

    牧野只接了止血的药,捏住向晴的手腕,在她惊恐的挣扎和尖叫中将药洒在了她的伤口处。弄完了之后,他将药丢回去,没有要碰那个止痛药的意思。如果感觉不到疼痛,那他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豹哥也明白这一点,瞥了那个不懂事的手下一眼,倒也没有开口斥责。

    止血药是好药,洒在伤口上,很快血就止住了。

    向晴也已经过了歇斯底里的阶段,这会儿不尖叫了,只是缩在墙角低声惨叫,披头散发,衣衫残破,看着还真的挺可怜的。

    换了别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就要心软了。

    至少豹哥那几个人看着牧野的眼神就有点像看到魔鬼,明显多了十二分的忌惮。他们平常虽然没少用这种手段吓唬人,下三滥的手段也是用过的,但还是觉得面前这个男人吓人得很。他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杀人的时候也像剁手指头这般面不改色地手起刀落。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混帮派的人也没这么狠的。而且,他下手实在太过干净利落,感觉像是练习过千百回似的。

    牧野朝豹哥点点头,一手拎起向晴,一手抓起向玉林,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走了。直接将父女两丢进车里,他上了驾驶座,倒车离开。

    老大,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啊?忒吓人了!

    豹哥摇摇头,眯着眼睛吐烟圈。不知道,但肯定是个惹不起的硬茬子。他那动作,你们注意到了吗?

    注意到了,太他妈干脆利落了,就跟大厨在砧板上剁肉似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豹哥这回没接话,只是望着门口的方向,露出一脸的若有所思。

    向玉林只是气急攻心一时昏厥,没多久就醒了。

    晴晴!晴晴,你怎么样了?

    爸,我疼,我好疼。原本只是小声哼哼的向晴见向玉林醒了,立马开始嚎啕大哭。爸,怎么办?他会杀了我,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向晴是真的怕了。她以前跟庞煜阳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牧野招惹不得,但牧野一直没有实打实地对付过她,她也就没什么切身体验。直到刚刚被这人剁掉了一根手指头,她才总算清楚地认识到,这人根本就是个魔鬼!

    人总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眼泪。可真等见了棺材,后悔也就晚了。

    向玉林搂着向晴,父女两一起缩在后车座上,一起见鬼似的瞪着前面熟练开车的牧野。父女两今天都像是第一次认识了牧野一样,这个以前只是觉得有些可怕的男人,此刻在他们眼里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牧野才不管他们怎么想,直接将车开到了向玉林现在租住的地方。

    那是城中村的一套一居室,好在这个城中村的房子都比较矮,楼间距也还过得去,倒不像一般的城中村那样暗无天日,永远都潮湿发馊。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住这里?向玉林看着熟悉的地儿,再次见鬼似的瞪着牧野。他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跟这个人提起过住的地方。可对方连问都没问他,就这么准确地将车子开到了楼下。难不成,他们一直都生活在这个人的监视之下吗?

    牧野对这个问题直接忽视,根本没兴趣搭理他们。直到车子靠边停好,拉了手刹,他才冷声命令:下车。

    向玉林一个哆嗦,但也不敢违抗命令,自己先手脚并用地爬下去,然后将向晴扶下来。

    向晴原本不想下来的,可她又没那个胆子反抗,如果她不配合,这人很可能会剁掉她另一根手指头!这么一想,伤口处立马**蚀骨地疼痛起来。

    牧野瞥了他们一眼,走在前面上了楼。

    他们租住的房子在三楼。

    向晴瞅准了机会,突然转身撒腿就跑。只可惜她一条腿是瘸的,这几天又吃了不少苦头,刚刚还被吓了一通,没跑几步就直接跌了个大马趴。

    牧野身体一转,直接杀了个回马枪。

    啊——

    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不要伤害她!

    牧野一把将向晴拎起来,就这么大刺刺地夹着她上了楼,直到301的门外。

    开门。

    向玉林哆嗦着摸出钥匙,哆嗦着开了门。

    向晴一路都在鬼哭狼嚎,惹得在家的左邻右里都循着声音钻出来探看情况,不过牧野的速度太快,他们还没看出个一二三四就找不到踪影了。

    进了门,牧野直接将向晴扔在客厅的布艺沙发上。

    啊——

    这房子只有一居室,所以客厅放了一张沙发床,白天做沙发,夜里当床使用。

    牧野伸出长腿勾住餐桌边的椅子,然后大马金刀坐下来,目光如炬地盯着父女俩。看着他们脸上惊恐的表情和明显在颤抖的身体,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