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65章 血的教训才最深刻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玉林被向暖拒绝了也没有立马回湘城,他甚至没有离开大院门口。他想通过保卫科再给牧家打电话,可惜人家这回不给传达了。刚才他跟向暖之间的不愉快,大概都让人家看在眼里了。

    无奈之下,向玉林只得再次使出守株待兔的招数。他已经没有别的门路了,与其去别人那里碰壁受气,还不如再想办法求一求向暖。那孩子心软,没准一会儿就改变主意了。

    向玉林就这么站在门口焦急万分地等啊等,最后没等来向暖,倒是等来了牧野。

    牧野是特地来找向玉林的。

    那会儿已经是华灯初上了,微暗的灯光下,牧野看起来更加高大挺拔,压迫感十足,仿佛在暗夜里出没的一头神秘的猛兽。

    向玉林见到他就犯怵,眼睁睁地看着他沉着脸向自己走来,他差点儿想要转身落荒而逃,可最后还是咬牙忍住了。他打定主意,牧野如果是为了给向暖出口恶气,他就让对方打一顿好了,只要打完了能拿到钱就行。

    “对面有家咖啡馆,走吧。”牧野本来就是惯于发号施令的人,他没把向玉林当老丈人来尊敬,说出的话自然也跟下命令一样冷硬不容拒绝。

    向玉林抖了抖,低着头一声不敢吭,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去了对面的咖啡馆。牧野腿长速度也快,他必须用跑的才能跟上,在旁人看来,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带着一个低眉顺眼的仆从。

    进了咖啡厅的门,牧野锋利的视线扫了一圈,然后朝自己选定的位置径直走过去。

    向玉林跟在他身后,战战兢兢地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来,腰杆子挺直,一副正襟危坐聆听教训的模样。

    牧野看着他一头灰白的头发,一脸风霜凄苦,眼睛里泄露出来的也是战战兢兢……看起来实有些可怜,总算理解向暖为什么总是控制不住心软了。

    “两位,请问需要点什么?”

    牧野也没问向玉林的意见,自己做主给他点了一份海鲜炒饭,一盅汤,最后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就这样。”

    “好的,两位请稍等。”

    向玉林对此不敢有任何意见,而且他满脑子都是牧野可能开口说的话,注意力根本不在这上面。只要牧野肯救向晴,别的他都不在乎。他就这么一个亲人,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出事?

    牧野仿佛一点都不知道他心里焦急万分,又像是故意冷着他,目光看着窗外,偶尔端起水杯喝一口,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向玉林急得快冒烟了,却也只能凝神屏息等着。主动开口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地从脑海里掠过,甚至说词都斟酌了好几回,可愣是不敢张嘴。这个人不是向暖,他对自己没有一点感情,而且一看就是心肠冷硬作风凌厉的角色,谁惹了他恐怕都没有好下场。

    不久之后,服务员将牧野的咖啡端了上来。

    向玉林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手里的水松开,改端着咖啡一口一口地喝。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那就是一张永远不会露出破绽的面具,唯有那双眼睛扫到谁谁就要心脏一缩,不敢在它的注视下轻举妄动。

    又过了一会儿,海鲜炒饭和汤一起送了上来。

    “两位,你们的餐点已经全部上完了,请慢用。”

    牧野点了点头,将炒饭往向玉林面前推了推。“吃。”

    只一个字,却有着决不许讨价还价的强硬。

    向玉林被他的动作吓得一哆嗦,嘴巴动了动,最后还是乖乖地抓起勺子。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今天更是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确实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之前还不觉得,但是一嗅到食物的香味,肚子就已经在打鼓了。

    “咳咳咳……”因为吃得太急,向玉林被呛了一下,顿时剧烈地咳了起来。咳完了他已是满脸通红,喉咙也火辣辣地疼,看着更觉得可怜。

    从头到尾,牧野就那么冷淡地看着他。

    向玉林囧得想挖个洞钻进去,抖着手连舀了几口汤送进嘴里,这才觉得不那么难受了。

    看着向玉林放下勺子,拿起纸巾擦嘴,牧野才缓缓地开了口。“向晴欠的钱,没人会帮她还。就算向暖肯,我也不会同意。”

    向玉林顿时面色惨白,嘴唇又抖得厉害。

    “但是——”

    两个字,向玉林的心脏又从谷底往上浮动了一截,改为悬在半空中。他一眨不眨地盯着牧野,连呼吸抖屏住了,生怕自己一个喘息就让对方改了主意。

    “我有个解决的办法,就看你肯不肯了。你要是不肯,向晴是死是活,以后都别来找我们,我们不是慈善机构。”

    “你、你说,什么办法?”向玉林又是惊喜又是忐忑,惊喜是因为牧野没有坐视不理的意思,忐忑是因为他感觉得到这个办法不会是他认知中的好办法。

    牧野端起咖啡杯,一口将剩余的咖啡给闷了。“我可以保证向晴欠的高利贷不再滚动,也可以让对方给机会你们分期还款,但是,向晴必须接受我安排的工作。她欠下的债只能她自己来偿还,别人不能帮忙,包括你这个爸爸。”

    “这……那是什么工作?”

    “暂时还没定。我给你十分钟,要么你立马走人,从此不再出现;要么,就接受我刚刚所说的方法。”

    向玉林心里纠结,一张脸也跟着纠结难看起来,像历经风霜的老树皮一般。

    选择……

    他还有得选择吗?别说给他十分钟,就是给他十个月,他也不可能想出更好的办法。

    “你说的工作,不会让她受到什么伤害吧?”

    牧野直接给他一个冷笑。“那得看你所说的伤害是指什么,如果是干点体力活,辛苦一点就叫伤害的话,那么答案是肯定的。还是你觉得,这世界有什么工作是只要坐在那享受就能赚到钱的?就算有那种工作,向晴有那个本事吗?”

    向玉林被他说的颜面全无,一张老脸又红又白,半天说不出话来。

    牧野瞥了一眼时间。“你还有八分四十五秒。”

    向玉林被那个数字惊得差点儿跳起来,双手抱紧了面前的水杯,唾沫咽了一下又一下。

    牧野既然给了他十分钟,就不会出声催促。咖啡没有了,他就端着水一口一口地喝,右手食指和中指交替敲击着桌面,节奏富有规律。

    可在向玉林听来,总觉得这富有节奏的声音像是一种催命符,让人头皮发麻,呼吸发紧,脑子也跟一团浆糊似的。最后他狠狠地一咬牙,道:“好,我同意你说的解决办法。”

    “很好。你可以回去了,其他的我自有安排。”

    “不、不能现在就去湘城吗?我担心他们会提前动手。”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他们如果按照零点来算,那距离到期也就只有几个小时了。再一看时间,好像现在赶回去也不可能在零点之前出现在那帮人面前……

    这可如何是好?

    “放心,他们不敢杀人。至于剁掉两根手指头,我认为不是坏事,起码能让向晴记住这个教训。”

    只有血的教训才是最深刻的。

    向玉林被他的轻描淡写给刺得心脏重重一抖,他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不敢对着这个人说出口。

    “要是被剁了手指头,肯定会影响以后干活。我有他们的电话,要不你跟他们谈谈,让他们——”

    “不谈。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牧野举手招来服务员,付了钱就直接起身走人。

    向玉林立马跟了上去,但出了咖啡厅,对方就停下了脚步。

    “不要跟着我。”

    向玉林被他野兽一般的眼神吓得钉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眨眼就走远了。他突然吐出一口气,然后脱力地靠在墙上,重重地喘气。

    牧野回到家里,汤圆已经睡了,向暖正在给果果讲睡前故事。他没有走进果果的房间,而是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她们,静静地听着向暖温柔似水的声音讲着充满童趣的故事。

    又过了两分钟,果果终于睡着了。

    向暖小心地拢好蚊帐,放轻脚步走出房间,一手挽住牧野的手臂,一手关了灯。

    回到卧室,牧野才告诉向暖自己去见了向玉林。

    “我以为,你比我更不想管他们的破事。”

    “我是不想管,但还是那句话,向晴这种影响社会稳定的不和谐因素,还是趁早消灭了好。”哪天这女人疯起来,随便抓一把刀去幼***人的事情都是能做出来的。

    向暖嘟了嘟嘴。“好吧。那你们谈得怎么样?你不会真的答应帮向晴还债吧?”

    “那是不可能的。她自己欠的债务,她就是卖肉也得自己还。”

    “噗——”听他说“卖肉”,向暖就忍不住笑了。“你不会真让她去卖肉吧?在你的世界里,卖肉难道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吗?”

    “是啊,所以我打算让她去干苦力。”即便有那种清闲又高薪的工作,他也不可能给向晴干,否则对那些有能力又勤恳工作的人来说岂不是太不公平了?

    向晴这种人,就得吃些苦头才能长点教训。反正她还年轻,她一天不脱胎换骨,他一天就不会松口,就不信整治不了她!

    向暖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仰着脸轻轻地笑。“我突然有点可怜向晴了,落到你手里,她未来的日子肯定会很惨。”

    他确实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但是他多的是办法惩治向晴这样的人,而且绝对让人挑不出毛病。

    “我这是假公济私,特地给你报仇雪恨了。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向暖笑眯眯地凑上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眉眼含情望着他,娇滴滴道:“那……以身相许怎么样?”

    她难得主动地伸手往某个羞人但充满侵略性的地方捏了一下。

    “这个建议不错。”

    “啊——”向暖惊叫一声,身子腾空而起,脸上红霞齐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