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64章 你的好,我知道就行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但是很快,向玉林爱女心切的心情就战胜了这点微不足道的羞耻感,再次一把抓住向暖的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攥得紧紧地。

    向暖,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但是,我求你救救向晴,就这一次!如果你不救她,她真的会死的!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向暖很想劈头盖脸回应他这么一句,可到底还是没那么狠的心,到底还是忍了又忍。反正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你先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向玉林愣了愣,似乎没听明白她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松开手,然后两只手又搓到一块儿去了。

    向暖望着他凄苦的面容花白的头发颤抖的嘴唇,最后还是决定不去计较。没有亲情,就当是积福积德吧。

    在这里站着妨碍别人进去,我们到那边吧。她指的是出门左侧的一棵大树下。

    啊?哦。向玉林表情呆愣,又给人慢半拍的感觉。

    向暖的心就越发的软了,无声地叹一口气,率先迈开步子。

    两个人一起往树下走去。

    好了,你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该不会是,向晴又去借高利贷了吧?

    牧野说了,这种可能性很高。

    向玉林脸上有着被人戳破真相的那种窘迫和无错,嘴唇抖得厉害,却半天才发出声音。是。

    就一个字,仿佛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以至于他喘了好一阵,发出那种类似于拉风箱的声音。

    向暖忍不住露出果真如此的表情,但是没有出言讥讽。幸灾乐祸的话,她向来说不出口;落井下石的事情,她也向来做不出来。

    向玉林深吸一口气,总算是不那么喘了,这才哆嗦着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细过程都给说了。

    其实就那么回事。

    向晴重吸了,没钱买毒-品,于是就去借高利贷。估计被人下套了,借的数额还不少。她手头一分钱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及时还上,利滚利越滚越多是必然的结果。等高利贷的人找到向玉林的时候,那笔钱又滚成了一个让他闻风丧胆的大数目。

    当初向暖给了向玉林三十万用于刘秀青治病,但刘秀青很快就去世了,这笔钱倒也剩了一些。可就算是这样,也不够填向晴作死借的那些高利贷。

    向家早已经一败涂地,家徒四壁了,亲朋好友也知道向晴的事情,向玉林问借钱,他们自然是像见了瘟神一样避之不及。人都是很现实的,何况以刘秀青的性子,对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自然不能指望大家都以德报怨。

    向玉林低声下气地跟人借钱,可最后处处碰壁,眼看着明天就是高利贷公司给出的最后期限了,借到的钱还是杯水车薪。

    向晴做出的这些事情,向玉林也气得要死,也想赌气不去管她的死活,可真的能撒手不管吗?难道真的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吗?高利贷的人说了,如果这笔钱还不上,迟一天就剁向晴一根手指头,剁完了手指头就轮到脚趾头!无奈之下,他只好又拉下老脸来求向暖。

    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就来求向暖,并非是向玉林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单纯是拉不下这张脸。他一个大男人,还是做爸爸的,遇到困难只能低声下气地去求女儿,别提多难堪了。所以他还妄想挣扎一下,给自己找回一点颜面,只可惜最后还是被逼到了这一步。

    站在大院的门口,看着荷枪实弹的警卫,他胆战心惊,腿杆子直哆嗦,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凑上去。这次跟上回不一样,他没有时间守株待兔。

    对不起,这个忙我帮不了。

    她又不是印钞机,只要有需要就操作几下,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更何况,向晴这种死性不改的人实在不值得别人再伸以援手。

    你——说什么?向玉林被猝不及防的拒绝惊得瞪大了眼睛,他确实没想到向暖会拒绝,因为他吃定了她是个心软的人,因为他觉得这笔钱对他们普通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但对牧家来说应该是九牛一毛。上一回那三十万,她不是二话不说就给了吗?

    向暖看着他的反应,觉得十分可笑。他是真的把她当成了提款机了吗?他又凭什么认定了她一定要伸手帮忙?

    我说,这个忙我帮不了。

    向玉林理所当然地回道:怎么可能?只是十几万而已!

    我就是个家庭主妇,别说十几万,十几千我都没有。

    幼儿园那边虽然已经上轨道了,但前期投入的钱都还没回本呢!如果这笔钱算是借的,她现在还是个负翁!

    你没有,可是牧家——

    凭什么?姑且不说牧家有没有钱,就算有,他们凭什么要掏这笔冤枉钱?上一次那三十万我答应得太爽快了,你是不是因此觉得我就是个冤大头,是个傻子?我难道是专门为你们收拾烂摊子的吗?我又不是清洁工,专门清理垃圾!

    我——

    上一次,我之所以那么爽快就拿出三十万,是因为那笔钱可以用来救命。事实上,三十万对谁来说都不是个小数目。你拿到钱急忙忙地就走了,从来没问过我,给了你三十万之后,我要怎么跟牧野交代,怎么跟我公婆交代。换了是你,你的儿媳妇甩手就给娘家人三十万,你会不会有什么想法?问题严重一点,这三十万很可能会导致我们夫妻离心,公婆很可能会从此对我这个儿媳妇抱有成见,可你……只怕是从来没想过这些。因为不管我为你们做了多少,哪怕我拿出的是三百万,你们也没把我当亲人,又怎么会在乎我过得好不好?如果不是向晴又借了高利贷,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你可能都不屑于搭理我吧?

    我——向玉林就是再厚的脸皮,这会儿也臊得想挖个洞钻进去。

    向暖露出一抹苦笑,心里就像刚刚咽下了一斤黄连。就算你没把我当傻子,我也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否则怎么就不懂得什么叫死心呢?这都三十年了,你们眼里从来都没有我的存在,我怎么还能心存幻想呢?我就是个傻子,我就是犯贱!换了别人,就算不做点什么为自己报仇雪恨,也早就跟你们断得一干二净了!

    你——你别这样说,我、我不是、我没有拿你当傻子——

    这话说出来,只怕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又何必用来糊弄我?你知道吗?我曾经不止一次想跟你们划清界限,因为我真的是被伤得怕了。你们总是喜欢抓着把刀子,对着我的心窝子一次又一次地捅,我是真的怕了。可那天你来找我,说她得了重病,那一刻,我是真的心疼你。我告诉自己,从前的事情都一笔勾销,以后你还是我的亲人。甚至于她去世的时候,我是真的想从此承担起一个女儿的责任,一直照顾你直到百年。可你心里只有向晴,甚至都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了。到了湘城,也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个问候的电话。唯一的一次,还是为了向晴来质问我。我们若是换个位置,你只怕早就直接将我乱棍打出去了吧?

    向玉林嘴巴开合了好几次,脸都涨红了,也没能说出一句辩驳的话来。

    向暖深深地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去,波动的心情渐渐地沉淀下来。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你走吧。救急不救穷,像向晴这种死性不改的人,我救了她这一回,下一回她还是会故态复萌的。我没有那么闲钱,就算有,也不想救向晴这种人。在我看来,她就是社会渣滓,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剁掉几根手指头而已,反正死不了。没准少了几根手指头,她就能从此脱胎换骨了。

    向玉林像是被人扯了逆鳞一样目露凶悍,表情狰狞。你、你别太过分!

    我不觉得过分。向晴骂我的时候,用的词可比这个难听多了。当然,在你心里,她哪怕伤天害理也是情有可原的,我凭什么跟她比,对吧?

    向暖冷笑一声,迈开飞快的步子。

    向玉林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如梦初醒一般,又撒腿冲了上去。向暖!向暖,你听我说!

    向暖不仅没停,反而直接撒腿跑进了闸门。

    向玉林才刚靠近,就被荷枪实弹的警卫给拦下了。他不甘心地高声喊着向暖的名字,可是没得到任何回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向暖的背影迅速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向暖走进院门,看到牧野正往外走。出来找我的?

    嗯。牧野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难看。没事吧?

    向暖扯着嘴角笑了笑。你估计也猜到了,向晴又借了高利贷,找我帮忙来了。我直接拒绝了,就这样。

    牧野将她的脸按进胸口,低头吻了吻她的发。

    向暖呼吸着他身上让人安心的气息,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说:我觉得自己真像个傻子,特别的可笑。

    再这么下去,她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别为了那种人否定自己,不值得。牧野带着心疼吻了吻她浸染了苦涩的眼角。你的好,我知道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