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49章 彻底死心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第二天,向玉林就给向暖打了电话,放弃了原本的计划。不过他的表达很委婉,说是觉得这样太给他们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

    向暖再一次清楚明白地意识到,向玉林依然没有把她当成亲人,所以对她和牧野没有一点信任,认定他们会借机报复向晴。

    该彻底死心了。

    就这样吧,以后也没必要再有什么联系了。

    向暖默默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也不想跟向玉林多说什么,敷衍了两句就挂了电话。但心情还是有点糟糕,幸亏汤圆在一旁咿咿呀呀地卖萌,看着他天真可爱的模样,什么烦恼都可以抛诸脑后。

    既然人家没把她当亲人,她又何必为了一个外人不开心?

    牧野回家之后,向暖就把向玉林的意思跟他说了。“……既然人家不需要咱们多管闲事,那咱们就乐得无事一身轻,对吧?”

    牧野知道她是被向玉林给伤了心,也没怎么安慰,只是摸了摸她的脸,又亲了两口,就把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汤圆的身上。

    半岁的汤圆刚刚学会坐,但已经是一副要祸害天下的架势了,任何够得着的东西都能成为他新奇的玩具,完全没有什么“该不该”“能不能”的概念。

    有一次张妈和罗筱柔拿着青菜在客厅里择,他就跟发现新大陆似的,一双白胖的小手上下翻飞,一眨眼的功夫就将菜篮子里的青菜撒了一地,一边撒还一边嘎嘎地乐。撒完了还不过瘾,抓起一把青菜就往嘴里塞,吓得两位奶奶齐齐上阵把他按住,然后被他逗得差点儿没笑岔气。

    为此,张妈和罗筱柔只要择菜就喜欢拿到客厅,特地诱惑汤圆。这种游戏都玩了一遍又一遍了,小的回回都表演得很卖力,大的也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

    只有果果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使尽浑身解数想要教导这个熊弟弟什么是对错,可惜纯属对牛弹琴,她喊得声嘶力竭,人家只会嘎嘎地乐。

    “汤圆,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玩啦!哼!”

    对于这种威胁,汤圆也是有听没有懂,安静两秒,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调皮捣蛋。反正有那么多观众,他也不稀罕姐姐的捧场。

    “唉……”果果像模像样地叹气,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将大人们又给逗乐了。

    大人一笑,汤圆也就跟着傻乐,最后就是一屋子的欢声笑语。

    “我不跟你们玩了,哼!”小公主果断地生气了。

    向暖赶紧将她拉到怀里抱着,各种轻声细语地哄,直到她忘了刚才那一茬,又“汤圆汤圆”地喊个不停。

    汤圆也不懂什么叫记仇,立马就被姐姐哄得团团转,一副唯姐姐鞍前马后的狗腿模样。

    反正只要两个孩子呆在一起,基本上就不需要大人照看了,因为果果会把汤圆照顾得妥妥当当,什么不能碰,哪里很危险,她都知道。而汤圆只要有姐姐陪着就很开心,绝对不会哭闹找妈妈,以至于向暖经常觉得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地。

    每当她这么感慨的时候,牧野就把她搂到怀里,一边下上其手,一边说:“他们不要你管更好,你只管我一个人就够了……”

    向暖抬手啪啪地打他的手背,喘着气质问:“你的手摸哪儿呢?”

    某人发出几声愉悦的低笑,不仅手没变老实,反而将嘴巴也派上用场,肆意地在她身上各处点火灼烧。

    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确定说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向暖对此表示十分怀疑,她觉得自己这方面需求没有太大变化,但某人还是一如既往的逮着机会就发-情!有时候睡到半夜,半梦半醒的时候,他也能突然就来了兴致,在黑暗中缠着她好一通折腾,就跟磕了药似的。

    对此,向暖是又甜蜜又苦恼。自己的男人对自己热情不减,是个女人都想要。可偶尔她真觉得吃不消,她又困又累,他却兴致勃勃个没完,把她的“不要”当成是欲迎还拒。她实在弄不明白他每天都这么忙了,精力都是从哪里来的。

    为这事儿,向暖试着跟好姐妹李晓敏交流经验,当然,她表达得很隐晦。

    李晓敏理解错了她的意思,以为她要表达的是“随着男人年纪上来,那方面的要求和能力都不如从前了”,于是对着她好友先是一番揶揄,接着就是一通安慰,什么年纪上来了身体机能肯定下降,什么工作压力大,什么年轻时候讲究数量上了年纪更注重质量……当然,还不忘分享她跟郑魁的情况。

    向暖囧得不行,又不能告诉她是她理解错了,只能陪着笑猛点头,然后默默地擦汗。

    最后,她只能归结为某人在部队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体能实在太好了,一般的发展规律放在他身上是不适用的。当然,这话是绝对不能对着他说出来的,否则她绝对第二天只能在床上度过。

    一晃眼就是十多天过去,又到了向暖的生日。

    生日这天,牧野难得的休假。

    对向暖来说,这就已经是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其他的都不过是锦上添花,有没有都罢。

    白天,牧野陪着向暖看电影逛街,去西餐厅听着钢琴进餐,像热恋的小情侣一样约会。

    向暖甚至心血来潮想着学电视小说里那样去一回游乐场,不过天气实在有点热,以至于她拉着人都到了游乐场门口又想打退堂鼓了。

    最后是牧野做的决定,游乐场还是要进的,只不过可以玩一会儿就出来,就不厚着脸皮跟那些小朋友们抢资源了。

    即便如此,当两个人一起吃着冰棍混在一帮小朋友的队伍当中时,向暖仍忍不住脸有点发热,尤其是排在他们前面的小朋友还一直回头盯着他们看。

    他们去坐了电视剧里约会必杀技之一的摩天轮。向暖还学着电视里那样,在摩天轮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亲了牧野一口,亲完了自己哈哈直乐。“我们这样是不是特傻啊?每次在电视里看到这种情节,我都觉得傻里巴叽的,就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干这种傻事。哎,你什么感受?说说呗。”

    牧野瞥了她一眼,将人一把勾过来又狠狠地亲了一通,末了舔着嘴唇道:“我觉得还不错。”

    从摩天轮下来,向暖还拉着牧野去了鬼屋。这家游乐园的鬼屋布置得挺用心,至少对付向暖这种轻易不敢看恐怖片的人是够了。从开始到结束,她被吓得各种尖叫,甚至三番四次像树熊一样挂到牧野身上,嘴里大喊:“牧长官,救命啊!”

    牧野对她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表示很无奈,但还是很尽职尽责地在她扑上来的时候把人搂住,安抚的同时顺带吃个豆腐。

    等从鬼屋出来,向暖的一头长发都乱成了鸡窝,衣服也是皱巴巴的,一副在里面被人狠狠蹂-躏过的样子。

    “呼——吓死我了!不过,现在想想还蛮刺激的。”

    牧野剑眉一挑。“要不再去玩一次?”

    向暖立马拉着他就跑,惹得他逸出几声爽朗的低笑,还夹杂了一句“小笨蛋”。

    晚上,他们给向暖办了个小型的生日派对,地点在牧家的一套别墅里。内容嘛,不外乎就是各种吃喝玩乐醉生梦死。

    请来的也都是牧野和向暖交好的朋友,大家年纪都差不远,能玩到一块儿去。他们也都是聪明人,知道怎么让向暖开心。

    向暖活了32岁,还是头一次过生日这般大费周章。这种生日派对,她只在小说和电视里见过。如今有人为自己这般费尽心思,说不感动那绝对是假的,所以当大家起哄让她跟牧野当众来个亲吻时,她难得厚脸皮一回,主动地勾住他的脖子奉上红唇。

    在此起彼伏的口哨声、喝彩声和掌声里,向暖有种喝了酒微醺的感觉,她知道自己是被一种无形的东西给灌醉了,那种东西名叫幸福。酒不醉人,但幸福让人易醉。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整齐划一的喝彩声。

    向暖的手臂还勾在牧野的脖子上,见大家的呼声这么高,脑子一时发热,又热情地亲了上去,亲完了还忘情地喊了一句:“牧长官,我爱你!”

    “呼——”口哨声、尖叫声震天,差点儿没将屋顶给掀了。

    向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面红耳赤,想挖个洞钻进去是不可能的,于是果断将脑袋往牧野胸口里一钻,直接就当了一只大鸵鸟。

    牧野对这样的投怀送抱乐意之极,立马用力抱紧了,一向冷硬没有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流露出明显的笑意,一副中了几个亿的欢喜模样。

    周围的朋友发出一阵善意的大笑。

    向暖好不容易总算是敢露脸见人了,一边羞涩地笑,一边在心里喊:美色误人啊!不忍直视啊!

    尽管跟牧野一起去了好几回夜色俱乐部,但向暖依然是个不怎么会吃喝玩乐的人。不过她今天是寿星,大家都有意哄她开心,所以各种的藏拙,以至于一个个丑态百出,换来欢笑震天。

    晚上十一点多,亲朋好友各自散去。

    向暖和牧野将他们一一送出门口,然后就留在别墅里过夜。

    二楼的某个房间,早早地被人布置成了蜜月房,就等着两位主人享用呢。

    关了别墅的大门,牧野一把将向暖抱起来,一路跑上二楼,跑到主卧室的门外。“快,钥匙在我兜里。”

    向暖就着这个姿势艰难地从他兜里掏出钥匙,摸来摸去的,差点儿没摸出火来。

    “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愣着干什么?推门啊。”

    向暖心跳噗噗个不停,深吸一口气才抓住门把,稍稍用力一推。首先送入眼帘的是撒满玫瑰花瓣的大床,尽显浪漫和旖旎。

    “这……”

    她过的是生日,不是洞房花烛夜吧?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用心的安排让她心跳加速,甚至有点口干舌燥。难怪那些有情趣懂浪漫的人总喜欢玩些花样,给人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牧野用脚将门顶上,抱着她走到大床边上,不过没将她放到床上,而是一路进了浴室。

    恒温浴缸里澡就住满了水,水面上也飘洒着几片鲜艳欲滴的花瓣。

    “咱们先洗个澡,然后再……”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时间,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说一半实在太引人遐想了。再严重一点,估计就要喷鼻血了。

    向暖的脸迅速地红了起来,堪比床上娇艳的玫瑰花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