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47章 不要问男人行不行的问…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牧野在缉毒大队上班,比起在部队那些年,空余时间确实多出许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春节期间难得有这么几天假期,对向暖来说已经是惊喜了。只不过有个还未满两月的汤圆,假期也不适合出门游玩,于是便窝在家里像老夫老妻那样一起看电视聊天,情到冲动之处就装模做样地溜回卧室做点儿童不宜的事情。运气不好的话,途中果果会突然跑过来猛拍门扇,气得牧野狠狠地磨牙。每当这个时候,向暖都会将脸埋在枕头里笑得全身一颤一颤的,换来的是某人无视敲门声,将她好一通折腾。

    年初二,牧高峰和罗筱柔带着两个孩子去拜访亲友,四口子浩浩荡荡地出了门,很是热闹和喜庆。

    张妈也有自己的去处,早早地收拾得整齐漂亮,摆摆手拎着小包走了。

    牧野和向暖难得清闲下来。

    向暖舒适地靠在沙发里,侧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笑道:“我怎么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不怕,爷要你。”

    向暖清脆地笑出声来,屁股挪了一下,然后就将脑袋枕到他结实的臂弯上。“考虑清楚了?货物既出,恕不退换哦。”

    “免费维修总可以吧?”

    “修什么修?你就不会爱惜一点吗?”

    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难得的二人世界时间,就这么在家里窝着也不是不可以,但总觉得有点浪费。于是牧野眼珠子一转,几秒钟之后拍案定论:去郊外的一个农家乐消遣一天。

    向暖性子本来就软,到了牧野面前那就是一团棉花,想怎么**都请随意,自然是不会跟丈夫唱反调的,换了衣服欢欢喜喜地跟着出门。

    司机自然是牧野来做,男人大丈夫四肢健全、体魄康健,怎么能累着自己的媳妇儿呢。

    向暖坐在副驾驶座,抱着丈夫准备的一袋子零食水果,一边吃一边跟着音乐摇头晃脑,简直快活塞神仙。

    牧野稳稳地操控着车子,偶尔侧头看一眼身边乐在其中的傻女人,眼里的锋利便又少了几分。

    道路四通八达,路上车少人少,越野车跑出了跑车的速度,一路风驰电掣地朝着目的地飞奔。谈笑间,已经能远远地看到农家乐的大门了。

    农家乐的客源基本都是生活在荣城的人,他们在周末或者小短假到这里来看一看山林,吹一吹山风,吃一吃农家菜。

    今天才刚大年初三,大家都忙着走亲访友,来农家乐玩儿的人少之又少,只有寥寥那么十数个春节来荣城旅游的外地人。

    农家乐是圈了一片山林而成,占地面积很宽,青山绿水也保留得很完整,只在林子里简单修了清幽的小道,方便客人走动。

    向暖和牧野对钓鱼、打球、打麻将这些娱乐活动都没什么兴趣,直接牵着手往林子里走。

    林子里曲径通幽,偶有不畏严寒的小花迎风摇曳,空气里是泥土和树木混杂在一起的芬芳……处处透着一股安宁的气息。

    向暖一边感受着十指相扣处的温暖,一边感受着冷风扑面的清爽,心情在安宁之余又多了一份无法形容的愉悦。

    “看,那里有个鸟窝。”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激动的语气。“不知道里面有没有小鸟……”

    “没有。”

    “你怎么知道?”

    “用耳朵听就知道了。”

    向暖于是踮起脚尖,揪住他的耳朵半真半假地研究了一番,然后笑嘻嘻地说:“莫非牧先生长的就是传说中的顺风耳?”

    牧野但笑不语,经过一棵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树时,突然侧头问她:“要不要到树上去坐一会儿?”

    向暖果断地伸出双臂,等他半蹲下来,她立马趴到他背上,嘴里发出一声“驾”。

    牧野背着她来到树底下,锐利的鹰目由下而上扫了一遍,然后退后两步,一跃而起,眨眼间就跟猴子似的窜上了他物色好的位置。

    向暖再一次对他爬树的身手表示佩服得五体投地,也再一次怀疑部队里有一门训练课就叫爬树!

    这棵树的树干很粗,高度也十分傲人。

    他们坐在树杈上,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周围的景致一目了然。

    “我应该把零食也带过来的。”坐在高高的树梢上吃零食聊天赏风景,怎么看都是美事一桩。

    “我去拿过来。”

    向暖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他已经麻溜地窜下去了。她愣了愣,哈哈笑道:“我在想,要是让你跟猴子来一场爬树比赛,没准你能赢。”

    牧野哭笑不得,迈开流星大步去给媳妇儿搬零食。

    “哈哈……”向暖自己又乐了一会儿,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了才收回视线,笑眯眯地欣赏眼前的景致。

    有人说过,幸福的人看什么都是风景。

    向暖觉得这句话简直是真理,比如现在,她就是看哪儿都觉得好,包括地上那些枯枝败叶甚至烂泥。就在她陶醉于自己的心情时,耳朵疑似听到了什么动静,她正打算找寻一下声音来源,却发现某人已经近在咫尺了。如果不是他怀里抱着一袋子零食,她都要怀疑他其实压根没走,只不过找了个树叶繁茂的位置躲起来而已。

    “你确定你不是事先在树下挖了个洞将零食埋在那?”

    牧野挑了挑剑眉,亲了她一口,打开袋子让她从里面挑爱吃的零食。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树梢,靠在一块儿吃吃零食聊聊天,一晃悠就到了中午。虽然吃了零食也不觉得饿,但还是去餐厅品尝了一顿传说中的农家菜。厨师的水平撇开不提,食材确实挺原汁原味的。

    吃饱喝足,两个人继续沿着山间小道散步,不知不觉间就将农家乐的占地走了个遍。

    最后在菜园子里摘了些新鲜的瓜果蔬菜,青翠欲滴的色泽,叫人见了就有好心情。

    车子回到城里以后,向暖又让牧野绕到了向玉林那里。

    几日不见,向玉林好像又瘦了许多,苍老也更加明显,仿佛他的生气也都随着刘秀青的离世一起急剧流走了。

    向暖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却也无可奈何。心病唯有心药才能治,她手里可没有他要的药。

    夫妻二人陪着向玉林坐了大约一个小时,实在受不了那种气氛,只好叹息着起身离开。

    “爸,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记得给我打电话。”

    向玉林笑了笑,算是应了。

    向暖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听进去了。反正年初六那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向玉林的短信,说他回湘城去了。

    对向玉林而言,荣城不是家,湘城更没有家。可是湘城的某戒毒所还有个向晴,所以他最终还是要到那里去。

    向暖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看到短信那一刻心里还是有点凉意。好在她还有丈夫孩子需要照顾,并没有太多闲暇的时间来胡思乱想。

    初七中午,向暖应邀带着两个孩子一起去风雅阁跟高逸尘吃饭,理由是舅舅要给外甥发红包,你敢不来?

    高逸尘是真的有心,特地给果果准备了不少适合她年纪的玩具,让她一进门就高兴地扎进玩具堆里,连抬头赏个笑脸都没时间。

    给汤圆准备的是一个音乐风铃,悬在半空中边转动边播放音乐,汤圆躺在那一伸手就能够到风铃上形状各异色彩鲜艳的零部件。

    向暖一下子就从奶妈的角色里解放出来,只需要靠在沙发里吃零嘴看电视就行了。

    至于午饭……高逸尘是今天的大厨。

    向暖原本以为他会让酒店直接把饭菜送过来,得知他亲自下厨,忍不住用带着怀疑的眼光看他。“你行吗?”

    “别问男人行不行的问题。”丢下这句话,他就捋起袖子进了厨房。

    向暖咬着嘴唇笑,十分认真地考虑要不要进去帮忙打下手,否则她担心最后会直接变成吃晚饭,因为高大boss看起来实在不像是能够在厨房重地游刃有余的人。

    事实证明,人不可貌相。

    向暖溜达进厨房,看到高大boss切菜的动作就知道,他真不是十指不沾水进了厨房只会制造灾难的那种公子哥儿。

    “高总,请问你能不能告诉我,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高逸尘挑眉笑问:“怎么,后悔没选我了?”

    “那倒没有,我家牧长官也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战场的。”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向暖依靠在案台边上,摇头晃脑。“不能。谎言这种东西害人害己,还是不要的好,我可是社会主义好青年。”

    高逸尘见了,直想将手里的菜叶子糊到她脸上去。

    向暖呵呵地笑,嘴里吃着零食,暂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她去世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错失了什么……”

    高逸尘很突然地开口,叫向暖有些猝不及防,含在嘴里的半颗蜜枣吞也不是,含着也不对。

    “她其实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比你还容易满足,哪怕我抽空给她煮个白水蛋都能让她高兴半天。可惜,那时候我不懂。等我懂得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学做菜是为了她,在她去世之后,是不是很讽刺?”

    向暖没有接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过去,关于一个逝去的人,这个话题太沉重,让人轻易不敢开口。

    “你说得对,我是应该找个人了,可我不知道去哪里找这样一个人,在我错过了她,又错过你之后。”

    他才三十岁出头,正是男人最金贵的年纪,可他经历了太多的浮沉进退、人心变幻,早已经很难相信别人了。何况,人世间最难求的便是一颗真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