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54章 还是肉偿吧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因为隔天就是除夕了,所以刘秀青的葬礼就安排在第二天。

    葬礼是牧野一手操办的,不止是向玉林,连向暖都没什么机会插手。

    向家是最普通不过的人家,亲戚朋友也不算多,加上又是年关,来参加葬礼的人也不多。虽说是葬礼,本来就是沉重的气氛,但那冷冷清清的场面也莫名叫人心酸。

    那么大一个人推进火炉,最后就变成了小小的一把灰……

    向暖见了久久不能平静,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压着自己的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想哭可又哭不出来。何况向玉林比她更难过,她要是哭了,不是惹得他更加难过吗?

    墓碑前,其他的亲戚朋友都已经安静地离去,只剩下向玉林、向暖和牧野。

    崭新的墓碑,在蒙蒙细雨里,让人觉得哀伤。

    向玉林打着一把黑伞,低头望着墓碑上的照片,维持着这个姿势很久都没动一下,仿佛他也变成了墓碑前的一座石像。

    向暖跟牧野挤在一把伞下,几次想要开口说话,可最终还是没能发出声音。

    失去自己深爱的人,失去相伴几十年的老伴儿,有什么样的语言能够安慰这份伤痛?没有!

    爸,回去吧。向暖走近一步,伸手拍了拍向玉林的手臂。她怀疑自己要是不出声提醒,他也许会在这里站上一整天,甚至更久。

    向玉林转过头来,呆呆愣愣地望着向暖,好一会儿才眨了眨眼睛,慢慢地回了魂。要不,你们先回去吧?

    爸,别这样。你的脸色很糟糕,再不回去休息一下,你会撑不住的。走吧,我们送你回去。

    最终,向玉林还是同意跟着他们一起离开墓园。

    途中,牧野先开车去了餐厅。

    向暖劝着向玉林吃了一些东西,然后才把他送回出租屋,临走的时候,几次欲言又止。

    明天就是除夕夜了,向玉林一个人过年,想想就觉得可怜。可是她也不敢随便邀请向玉林到牧家去过年,又想不到别的解决办法,所以心里很纠结。

    牧野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先她一步将话说出来。明天就是除夕了,不介意的话,到我们那边一起吃年夜饭吧?

    闻言,向暖和向玉林一起瞪大了眼睛。

    不过,向玉林最终还是拒绝了牧野的邀请。他们以前那么对向暖,如今实在没这个脸。何况,他刚刚丧妻就跑到别人家里过年,到底不好。

    向暖说不动,最后只得放弃。

    直接回家,还是找个地方走走?

    啊?向暖在走神,根本没听到他说了什么。

    牧野无奈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我在问你,直接回家,还是想去别的地方?

    向暖的心情到现在还很不好,确实挺想找个地方吹吹风的。可是她出来了大半天,又着实想家里那只小汤圆了。

    去江边走走吧。牧野给她做了决定,免得她纠结了。

    因为是除夕前一天,大部分的外来务工人员都回了老家,平常拥挤不堪的荣城一下子空了。大街小巷不再车水马龙,要不是周围那些高大巍峨的建筑和随处可见的繁华,还真让人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个传说中的现代化大都市。

    若是平常,一碰上下雨天,荣城的交通就会严重拥堵,今天倒是无比顺畅。

    路边的一些店铺播放着贺年的歌曲,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生生营造出一番喜气洋洋的气氛。

    向暖看着那些大红灯笼和对联,听着欢天喜地的贺年歌曲,脑子里出现的却是烟雨蒙蒙里那块崭新的墓碑,还有向玉林打着伞站在墓碑前一动不动的画面……

    牧野再次伸出手,搭上她的脑袋,揉乱了她的长发。别想了。

    我也不想去想,可总是忍不住,脑子根本不听我的指挥。你说,我爸他会不会想不开啊?他们相伴了大半辈子,如果只剩下他一个人,我真怕他会想不开。

    不会,你忘了他还有一个亲人?

    我忘了。向暖是真的一时忘了向晴的存在。

    是啊,为了向晴,向玉林也会好好活着的。只不过以向晴那个性子,恐怕除了给他添堵之外,根本给不了他别的东西。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江边。

    牧野找了个地方停好车,然后拿了伞下车,再走到副驾驶座将向暖牵出来。

    这个时候荣城本来就没多少人,又下着雨,江边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就连防洪堤上开的咖啡馆、奶茶铺都关门了。

    牧野一手擎着伞,一手揽着向暖的腰,两个人相依相偎挤在一把伞下,在雨幕下的江堤上慢慢地走着。远远看去,倒是无比幸福的画面。

    走了没多久,向暖就忍不住了。你说,汤圆有没有哭啊?他会不会闹着要找我?

    没有,不会。那个小东西只要吃饱喝足下半-身清爽,就不可能会哭闹,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妈和张妈两个人都在家,还怕照顾不好那个小东西吗?

    罗筱柔和张妈没事儿就夸奖汤圆,说就没见过比他更好带的娃娃,只要基本需要得了满足,就绝对不哭不闹。

    向暖当然也知道,只不过做母亲的都这样,只要孩子一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就忍不住各种牵肠挂肚,所以才有那句老话——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

    那是你儿子,你别小东西小东西地叫他好不好?

    他本来就是小,我还能违心说他大吗?

    我是这个意思吗?向暖翻白眼,对这人的强词夺理表示非常无语。不过算了,姑且就把这个当成是爸爸对儿子爱的昵称吧。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子,向暖又忍不住将话题带到向玉林身上,心情又要不好了。她停下脚步,依偎到牧野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的腰。你要一直陪着我,等哪天我们都老了挺不住了,就一起去另一个世界,好不好?

    看到向玉林,她觉得被抛下的那个人真的很可怜,难怪小说电视里的两个主角总忍不住争讨谁先走的问题。先走的那个人什么都不知道,留下的那个却不得不承受失去的痛苦,还有无边的孤独……

    想到这些,向暖又想起萧铮的妻子和老母亲。

    萧铮牺牲的噩耗对他母亲的打击很沉重,如果不是想着儿媳妇肚子里还有萧家的一点血脉,她恐怕就直接随着儿子去了。在萧铮去世不久,她们就选择回了老家,所以向暖就算想偶尔去看看她们也不成。

    对了,萧铮的妻子是不是也快要生了?虽然她们远在千里之外,但向暖肯定牧野对她们的情况是了解的。

    嗯。牧野低头吻了吻她的脸。好了,别静想些不开心的事情。爷难得陪你出来散心,你就是这么回报爷的?

    向暖听了想笑,眼睛扫过周围,发现没什么路人甲乙丙,于是手臂往他脖子上一挂,直接奉上红唇。一吻结束,她气喘吁吁地问:满意了吗?

    哼。这顶多就是一点利息而已。牧野的手往她挺翘的后臀上一按,低头咬住她的小耳朵。所以,还是回去肉偿吧。

    向暖磨了磨牙,伸手在他腰上掐了一记。

    别给爷挠痒痒了,走吧。

    他们在江边溜达了一个多小时,这才上车回家,赶着回去吃晚饭。

    妈妈!妈妈!果果一如既往的热情,见了向暖就要扑上来讨个拥抱,再讨个亲亲。然后就挂在向暖身上,激动地跟她分享弟弟汤圆做过的趣事,但说得最多的是弟弟是小猪,总是爱睡觉。

    向暖望着摇篮里的那只小猪,立马笑弯了眉眼。

    汤圆出生的时候就不轻,这一个多月又养得精细,如今更是肉嘟嘟的,那胳膊腿就跟白胖的莲藕似的,一戳就一个小坑。

    牧野曾经嫌弃地说过一句这小东西怎么胖成这样,然后就被罗筱柔追着打,一边打一边喊你小时候还不如他呢,惹得果果差点儿没笑岔气。

    妈妈,弟弟为什么那么爱睡觉啊?他都不跟我玩!尽管如此,果果还是很爱弟弟的。

    向暖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笑着解释:因为弟弟要多睡觉才能快快长大啊?等他长大了,就会说话会走路,然后就能陪果果玩了呀。

    真的吗?

    当然,妈妈从来不骗果果,对不对?

    果果立马点头,又问:妈妈,那弟弟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大概还要十个月吧。

    十个月是多久,果果完全没有概念。她皱着眉头纠结了一会儿,刚好汤圆醒了,她立马就把这件事给忘到了九霄云外,趴到摇篮边一叠声喊:汤圆,汤圆……

    汤圆还没到认人的阶段,但是他对姐姐的声音还是很熟悉的,立马晃动手脚给了回应,嘴里还发出不明意义的单音。

    姐弟俩就这么用彼此都不懂的语言交流起来,有没有互相理解不知道,反正看着都挺开心的。

    几个大人在一旁看着,也被他们给逗乐了。

    果然,一个孩子还是太孤单了,两个正好。罗筱柔笑眯眯地下结论。

    张妈立马笑着附和,转而讨论起如今的年轻人不愿意生二胎的问题。

    向暖生了汤圆之后,就是有心想再生也不行了,一方面是不符合政策规定,牧家人是绝对不干违反政策的事情的;另一方面牧野被她产后大出血的事情吓怕了,说什么都可能不同意她再次冒险了。

    不过,有果果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小公主,还有汤圆这个小猪仔,她已经很满足了。再多一个,她还真吃不消。

    向暖戳了戳牧野的腰,笑道:要不咱们再生一个呗?你看孩子多,多热闹啊。

    你是想让爷明天就去做绝育手术吗?

    向暖将脑袋靠在他手臂上,咯咯地笑。其实,产后大出血吓坏了牧野,她又何尝不是?比起多一个孩子所能带来的快乐,她更愿意跟牧野长相厮守。何况,这辈子能有一个汤圆,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余下的,便只望身边的这个人能够高高兴兴出门,平平安安回家!

    正想着,向暖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