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43章 无论如何,你还有我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自从牧野得了解禁令之后,夫妻两的生活更加蜜里调油,向暖更是眉眼吊梢间不经意就会流露出些许春意来。

    李晓敏没少拿这个来开她的玩笑,说她是个泡在蜜罐里的女人,还说男人的滋润果然是女人最好的护肤品。

    就连罗筱柔偶尔也会打趣她几句。

    向暖虽然被她们弄得很不好意思,总忍不住反驳两句,但心里的甜蜜是骗不了自己的,这样的生活确实美好得就跟做梦一样。

    如果真是梦,那就一辈子都不要清醒好了。

    时间已经是年关了。

    像高逸尘这样的商界人士进入空前忙碌的阶段,牧野这种打击违法犯罪的公职人员也不遑多让,毕竟犯罪分子也想趁着年前多捞点钱,好过个肥肥美美的新年。

    向暖对于他几乎天天加班的状态已经习以为常,虽说有点心疼,但加班到深夜总比出任务好啊,起码没什么危险。她现在对牧野唯一的要求就是他能安然无恙,至于照顾不了家庭这种问题在她看来都不算事儿。

    向暖接到向玉林的电话时,时间已经时腊月二十八的下午,眼看就要到除夕了。

    向玉林的电话内容很简单:刘秀青去世了。

    虽说癌症这东西很可怕,死亡率也高,但向暖怎么也没想到,刘秀青居然这么快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如果不是向玉林的语气很沉重,甚至还带着哭腔,她都要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

    向暖好一会儿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脑子里只剩下一团乱麻。在生与死的边沿,语言是何其苍白无力的东西!

    良久之后,向暖才慢慢找到自己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我在第一附属肿瘤医院。

    自从上次向玉林带着刘秀青回到荣城之后,他们就没再返回湘城,而是留在了荣城继续进行治疗。但刘秀青的病情发现得晚,意志又很消沉,所以才会走得这么快。

    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第一附属肿瘤医院就是之前杨子君住的那家医院,荣城最好的肿瘤医院。

    向玉林没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这个时候,他根本不想开口,只想将自己蜷缩起来舔伤口,就像受伤的动物那样。

    向暖飞快地换了一身衣服,外面套了一件米白色的羽绒服,然后拿上包走出房间。妈,汤圆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要出去一下。

    罗筱柔见她的神色有些不对,就多问了一句。

    向暖也没隐瞒,就把刘秀青去世的事情说了。……妈,他现在就一个人,我不放心。

    去看看吧。罗筱柔轻叹一口气。

    虽然刘秀青以前对向暖是挺可恶的,但向暖好歹喊了她那么多年的妈妈,如今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向暖点点头,摸了摸汤圆的脸蛋,又亲了果果一口,就急匆匆地出了家门。

    当然,小吴还是跟着她。

    牧野说了,小吴一开始就是为了保护向暖的安危,并不是为汤圆存在的。

    一路上,向暖的心情都很糟糕。不管她跟刘秀青之间曾经有多少的不愉快,如今这个人不在了,她心里还是很难过的。想到以后向玉林一个人孤零零的,就更觉得难受。

    向暖到达医院的时候,向玉林就在急救室门外的长凳上坐着。

    从刘秀青进急救室起,他就在那了。医生宣布死讯之后,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于是就一直像个木头人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怎么眨动。

    向暖缓缓地在向玉林面前蹲下,手缓慢地覆上他的手背。爸……

    随着这一声叫唤,她的眼泪涌了出来。就算她嘴上不承认,可在内心深处,她还是把他们当成了亲人。从他们将她从垃圾桶旁带回去那一刻起,有些纠缠就已经注定了,即便用剪刀去绞,也终究是剪不断理还乱。

    向玉林这才意识到她的到来,他眨了眨眼睛,艰难地转动头部,视线一点一点地聚焦到向暖的脸上。你……来了……

    向暖点点头,紧缩的喉咙发不出声音。

    你……去看看她吧。也许你不相信,但她想见你……这短短的一句话,像是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以至于说完之后他张着嘴重重地喘息起来,像一条离了水的鱼一样可怜。

    好。向暖既然来了,就不可能只是做个样子,就算他不开口,她也是要去见刘秀青一面的。人死如灯灭,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这一面见了,以后就是想间也没有机会了。这么一想,她心里又涌出无边的悲伤。生命如此脆弱,一个大活人,说没了就没了……

    向暖想起一个离职很久的同事,她跟母亲的关系很糟糕,她母亲是个蛮横不讲理的人,总是给她添堵。可是后来她母亲去世了,她哭得不能自已,说:我真希望她还活着,哪怕每天只会给我添堵也没关系!可是,她永远都不会再骂我了……

    你自己去吧。说完,向玉林仰头抵在冰冷的墙壁上,继续张着嘴喘气,眼神都是涣散的。

    向暖很担心他,但安慰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得去找医生,先去太平间看刘秀青。

    这是向暖第一次去那个地方,即便她是个无神论者,知道世界上并没有什么魑魅魍魉,却仍觉得后背发凉。如果不是有工作人员和小吴在,她都怀疑自己有没有这个勇气踏进那道门。

    冷。

    这是向暖的第一感觉。

    安静,死寂一般的安静。

    这是向暖的第二感觉。

    里面一共有三具尸体,都盖着白布。

    工作人员将向暖带到刘秀青面前,交代了两句,然后就出去了。

    向暖听着他的脚步声离去,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下小吴,见他还在,这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小吴却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跟木桩子似的站在她身后,不动如山。

    向暖转回头,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地伸出手。她的手颤抖得厉害,在距离白布几厘米的时候停顿了数十秒,然后才咬牙捏住白布的一角,一点一点地往下拉。

    眼前的这张脸很怪,好像认识,又似乎很陌生,总之完全不是向暖记忆里的那个人,也不知道是因为角度的问题,还是因为被病魔折磨得不像人样。

    向暖一手捂住自己的眉眼,将脸侧向一边。听人说,不能让眼泪掉到死者身上,那样她会走得不安心的。

    面对刘秀青,向暖本来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如金人都已经去了,她更不知道如何开口。良久之后,她才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会尽量照顾他的,你……放心吧。

    说完,她又安静地呆了一会儿,然后将白布缓缓拉上。

    小吴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出了太平间,又回到抢救室外面。

    向玉林还维持着向暖离开时的那个姿势,好像已经石化了一样,唯有眼睛偶尔眨动才能证明他是个活物。

    爸,我送你回去吧。葬礼的事情,我会让人帮忙操办的。

    向暖又喊了两声,向玉林这才有了反应。

    爸,我送你回去吧?

    在向暖的搀扶下,向玉林一手扶着墙,慢慢地站了起来。只是刚迈开腿走了两步,他突然整个人往前扑去。

    小心!

    小吴眼疾手快,一把将向玉林给捞了起来。

    再看向玉林,人已经晕过去了。

    向暖只得叫来医生,安排了个病床让他躺下来休息。她也不敢留他一个人,就在床边一直守着。

    牧野下了班才从罗筱柔那里得知刘秀青去世的消息,于是也没回家,直接开着车来到医院。

    向玉林还没有醒。

    向暖留下小吴,拉着牧野一路走到楼梯间的窗口那,然后扑入他的怀里。牧长官,我心里难受。

    牧野吻了吻她的额角,没有开口。

    向暖将脸埋入他的胸口,静静地落泪。除了生命消失的难过,还有很多别的更复杂的情绪,她说不清楚,但就是想哭。

    晚上八点多,向玉林才清醒过来。看到牧野,他很是意外。我没事了,你们回去吧。

    爸,我们陪你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去吧。

    我不饿。你们自己去吃吧,吃完了就回去。我……能照顾自己。

    爸,我知道你难过,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我希望你好好的。走吧,我陪你去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去。

    最终,向玉林还是同意了。只不过进了餐馆,他几乎没吃什么,整个人表现得十分麻木,好像他的魂魄也跟着刘秀青去了。

    从餐馆出来,他们又亲自将向玉林送回租住的地方。其实就是以前向家住的那个小区,他们在一楼租了个一室一厅,只不过很少住,更多时间都在医院里。

    车子驶入小区大门的时候,向暖的脑子就像播放电影一样,无数的画面涌了进来,勾起那些久远的记忆。

    在向暖的记忆里,刘秀青大多数时候都在生气,为各种事情生气。都说易怒伤肝,她之所以得肝癌,或许就跟这个很大关系。

    到了门口,向玉林停下脚步,像个行动迟缓的老人一样慢慢地转过身来,脸上是无悲无喜的麻木。你们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向暖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很是不安。刘秀青在别人眼里再不好,可向玉林是爱她的,他们一起度过了大半辈子,在彼此心里的位置是旁人无法想象的。

    爸……无论如何,你还有我……

    向玉林倏然瞪大眼睛,身体重重一震,他不敢相信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还能从向暖嘴里听到这样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