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40章 可劲儿地诱-惑他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明知道她没别的意思,可心脏还是颤动了几下。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覆水难收,只剩遗憾。

    那你就更要收下。我是你哥,是这小家伙的舅舅,送他一块玉佩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吗?

    可是——

    没有可是。

    向暖嘟嘟嘴,心道:这些个男人,怎么一个比一个霸道?连她表达意见的权利都要剥夺!国家还允许言论自由呢!

    我知道你不缺钱,也知道你是真心疼爱汤圆,可是牧野他的工作比较敏感,我怕……

    向暖是真的怕一不小心就给牧野招惹了麻烦,官场上的那些弯弯道道,她也是真的完全不懂,所以就用了最笨的办法。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要是还不放心,一会儿问问他的意见就行了。

    向暖听他这么说,倒是真的放心了。他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那绝对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做事不会不考虑长远。何况,他绝对不会做有害于她的事情。

    牧野拎着水壶一进来,向暖就拿起那块玉佩,一边晃动一边说:牧长官,快来看,我哥给汤圆准备的见面礼。这玉佩,实在太漂亮了。

    牧野走过去,接过玉佩看了两眼就还给向暖。是不错。

    既然他没说任何推辞的话,那就是能收下,向暖这下是彻底放心了。当然,她要是知道这小小的玉佩价值上千万,估计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这里毕竟是产科,虽然向暖住的是独立单间,但高逸尘也不好待太久,半个小时左右就走了。临走前,他又摸了摸小床里的汤圆小朋友,颇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

    向暖见了,忍不住又说提了一次:喜欢孩子就赶紧找人生一个吧。你想想,一个长得像你的孩子,会奶声奶气地喊你爸爸,多幸福的事情啊?再大一点,你忙了一天回来,他会颠颠地跑过来开门,给你拿拖鞋,给你倒茶,各种卖萌……

    向暖使出浑身解数,可劲儿地诱惑高逸尘,巴望着他早点动心,然后早点付诸行动。人都是容易孤独的动物,年纪越大,就越是如此。

    高逸尘笑了笑,叮嘱了一句好好养身体,就转身走了。房门一关,他就恢复了面无表情,迈开长腿一步一步穿过人来人往的走廊,耳朵里听到的都是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欢笑,异常的热闹。

    他承认,向暖刚刚话里描述的场景确实让他心动不已。晚上下班回到家,诺大的房子黑漆漆的一片,就算将所有的灯光打开也仍觉得冷清的滋味,经年累月地品尝确实让人吃不消。

    然而大千世界,众生无数,要找一个合适的人又岂是如此容易的事情?

    你说,我哥他到底在想什么呢?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单着,不觉得孤单吗?向暖如今颇有点父母早逝,妹妹为哥哥操心婚姻大事的意思。

    牧野摸了摸向暖的脑袋,对高逸尘颇为同情。自己喜欢的女人一天到晚惦记着给自己张罗婚姻大事,实在有够糟心的。

    他那么精明的人,自然有自己的计划,你就不必为他担心了。

    可他年纪真的不小了。每次见到他,我都觉得他特别孤单,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淡定。

    那又怎么样?他一个睿智成熟的男人,自己想要什么,该怎么得到,都清楚得很。还是,你打算给他办个相亲大会什么的?

    要真那样,高逸尘估计会气得吐血。

    我倒是想,可惜不现实。倒不是因为高逸尘比她大,也不是因为他们不是亲兄妹,而是高逸尘的身份实在太显赫了,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

    你知道就好。

    好了,你就别操这份心了,累了就睡一觉。

    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

    向暖直接笑出声来。我才醒来多久啊?哪能又睡?真当我是猪啊?

    月子里就是要多吃多睡,身体才能早日恢复。她比一般的产妇又多了一项产后大出血,更要好好地养着。

    那也不用这么夸张啊,还是你居心不良,就想把我养成一只大胖猪?

    是,我居心不良,图谋不轨。

    向暖咯咯地笑,挪动身体枕上他的膝盖,心满意足地吁出一口气。真好!

    牧野垂下眼眸,含笑凝望她恬静的容颜,手轻揉地抚弄着她乌黑的长发,一起享受着此刻的岁月静好。

    哎,你这几天都在医院守着我,单位那边没事吗?

    能有什么事?我没来队里的时候,不也照样运作吗?我再待两天,等你出院回家了再说。

    向暖这次绕到鬼门关去当真把他给吓着了,不好好地守到她好起来,他还真放心不下。

    晚上七点多,李晓敏也来了医院。

    向暖发动的时候就告诉李晓敏,她昏迷不醒的这几天,李晓敏也来了好几次。因为贝贝这样的奶娃娃是不允许带进来的,所以她必须等到郑魁下班回家,将贝贝交给他,才能来医院看望向暖。

    你可算是醒了!你这没良心的家伙,差点没把我们都吓死。李晓敏一进房门就扑过来,抱着向暖的同时噼里啪啦地将她数落了一通。你再不醒,我都要拿鞭子抽你了。

    向暖下巴枕在好友的肩窝里,笑呵呵道:难怪我当时一个机灵就醒过来了,原来是被你的怨念给吓的。

    少贫!李晓敏戳了一下她的腰,伸手将她推开,看着她的脸。嗯,虽然脸色还有点苍白,但精神看着还不错。多吃点滋补的东西,好好养着。

    向暖哭笑不得,心里却是暖洋洋的,比冬日的阳光还要熨烫。怎么你们每个人都这样,不是让我吃就是让我睡觉?

    因为我们都让你给吓着了。在你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之前,我们的心都放不下来。

    向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孩子已经生出来了,但那里还远没有恢复平坦。我觉得我现在就白白胖胖的。看,这就是证明。

    李晓敏二话不说,直接拿了个镜子给她。自己照。

    向暖往镜子里瞥了一眼,嗯,脸色确实有点难看,反倒显得眼睛特别大,但又不如平常那么有神。难看就难看吧,她现在好好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

    好吧,我多多吃,好好睡,行了吧?

    李晓敏又伸手抱住她,小声道:我是真的吓坏了。我是在你抢救过来之后才得到的消息,要是你抢救的时候就知道了,我估计胆子都得被吓破。听你婆婆说,你家牧长官那么淡定的人,当时都吓得身体发抖。后来医生都宣布你已经脱离危险了,他还不放心,除了上厕所,就是寸步不离地守着你。

    这些向暖还真不知道。虽然不曾亲眼看见,但是刚醒来是牧野那副野人的样子她可是清楚得很……心里一时又酸又暖。

    大难过后必有后福,以后都好好地享福吧。说着,李晓敏将她一推,就扑过去看汤圆了。遗传的力量真是强大,看这小家伙,简直就是你家牧长官的小号版,是个人看了都知道这两是父子。

    向暖跟着笑了起来,也趴在小床那目不转睛地盯着汤圆看,越看就越觉得可爱,一颗心又要软化成水了。

    姐妹俩肆意地欣赏汤圆的睡颜,不时地伸出爪子吃点豆腐,好在汤圆睡得香,半点要醒的意思都没有。

    哎——李晓敏用手肘轻轻碰了向暖一下。看吧,我就说等你把这小家伙生下来,你就会觉得之前受过的所有的罪都是值得的。

    是啊。我就这么看着他睡觉,就觉得幸福源源不断地往心里注入,滚烫得我的心都要化掉了,整个人就跟瓢在云端上一样。看到牧野抱着他拍奶的画面,我特别想哭,特别想时间就停留在那一刻,不要再往前走了。

    李晓敏敲了她一下。停什么停?你的幸福还在后头呢。

    我就是那么一说。向暖嘟嘟嘴,笑了。

    李晓敏走了以后,牧野打来一桶白开水,晾到刚好入手的温度,然后亲自拧了毛巾给向暖擦身子。

    如今是冬天,几天不洗澡也不会像夏天那样一身粘腻的汗水,但还是会觉得不太舒服。这样擦拭了一遍,向暖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连失血过后的虚弱感都消散了不少。

    好爽!

    洗完澡,汤圆刚好醒了,向暖就撩起衣服给他喂奶。

    吃饱喝足,汤圆照例被牧野接过去拍奶,足足拍了将近十分钟才给面子打了个嗝。再仔细一看,小人儿早已经在爸爸的肩头上睡着了。

    牧野将他放进床铺里,然后亲了向暖一口,道:我去洗澡,你早点睡觉。

    不过等他从浴室出来,发现向暖还睁着眼睛。

    怎么还不睡?

    等你啊。向暖将身子往床沿挪了挪,空出半个位置。

    牧野没说什么,端起保温杯喝了两口水就往她旁边一躺,然后伸出手臂。

    向暖熟门熟路地抬起头,枕上他的手臂,然后心满意足地呵了一口气。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一起看着两个小家伙长大成人,看着他们结婚生子,好不好?

    嗯。睡吧。牧野吻了吻她的额角,收紧臂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