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37章 不好,产妇大出血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又陆陆续续疼了一天,还是没有要生的意思,好在疼痛的程度一直都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又到了晚饭时间,向暖的疼痛突然变得剧烈起来。她忍到吃完了晚饭,又洗了个澡,这才告诉罗筱柔。

    我们马上去医院。张妈,你留在家里照顾果果。

    起先果果不乐意,但是在罗筱柔一再地跟她解释之后,小家伙终于被说服了,只是还有点委屈巴巴的感觉。

    张妈趁机把她带进她专属的游乐场,哄着她玩游戏,不一会儿她就高兴起来了。

    向暖,咱们走吧。

    罗筱柔陪着向暖坐在后座。

    牧高峰亲自充当司机。

    医院离得不远,开车不到十分钟就安全抵达了。

    向暖一到,医生就直接安排做了胎监检测,已经开始宫缩了,但还不强烈,恐怕还要不少时间才能生。

    牧高峰一个大男人留在这里不方便,而且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办好了住院手续之后,他就先回家去了。

    时间也不早了,你要是能睡得着,就尽量睡一会儿,养足精神。

    向暖知道这是过来人的经验,自然是乖乖照做。阵痛虽然比之前强烈了许多,可好歹还能忍受。她住的又是豪华房,将房门一关,外面就算有动静也很小了。

    房间里有两张床,床上的被褥柔软而干净,还散发着洗衣液清洗过后再被阳光曝晒的味道。

    妈,你也早点睡吧,不用担心我。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会喊你的。

    好,我洗个澡就睡。

    从浴室出来之后,罗筱柔很快就躺在另一张床上睡着了。

    向暖因为被阵痛困扰着,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干脆靠在床头刷手机,刷到十一点左右才再次睡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迷迷糊糊地失去了意识,夜里又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中惊醒过来。

    这疼痛已经有点超出承受范围了,向暖躺着觉得难受,就干脆坐起来,垫着枕头靠在床头上。她对着钟表观察了半个小时,发现疼痛的频率已经到了五分钟一次了。

    不确定是否真的到了时间,又见罗筱柔睡得正香,向暖也没叫醒她,自己悄悄地起床出门去找护士。

    门外的走廊上,好些孕妈都挺着大肚子在那走来走去,有人轻松自在,也有人疼得惨叫出声,但都在为了能够顺利生产而坚持运动。

    护士给向暖做了个宫口检查,得到的结论是宫口还没开,让她回去继续等着。

    向暖知道睡不着,干脆也加入了爬楼梯的队伍。每当阵痛袭来,她就扶着墙深呼吸,等疼痛过去了,又继续爬上爬下。

    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向暖才疲惫地回到房间。

    罗筱柔睁开眼睛,见她站着,吓得立马坐起来。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

    没有,我只是起来上厕所。妈,你继续睡吧。

    疼得厉害吗?还受得了吗?

    向暖果断点头。还受得了。要是受不了,我会跟你说的。

    那就好。快躺下来好好休息吧。

    向暖刚躺下,阵痛就袭了上来。她怕被罗筱柔发现,只得背对另一张床侧身躺着,咬着嘴唇忍耐。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阵痛越来越强烈,向暖实在躺不住了,只得又坐起来,就这么对着墙上的钟表熬到了天亮。好几次,她疼得都差点哭出来了,却还是死死地咬住嘴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疼得神智迷糊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含着眼泪,在心里默默地问:牧长官,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快疼死了!

    天刚蒙蒙亮,罗筱柔就起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坐到床沿,伸手去摸向暖的肚子。疼不疼?

    向暖想说不疼,可是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倒是眼泪先渗出来了。她只得实话实说,还挺疼的。做妈妈真不容易,呵呵……

    是不容易。罗筱柔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委屈你了。

    她这么说,向暖顿时就觉得不好意思了,忙摇了摇头。结果刚摇了一下,剧烈的疼痛就袭了过来,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忍着疼痛完成了洗漱,向暖又在罗筱柔的陪同下做了一次宫口检测。本以为疼痛如此频繁而激烈,该是快生了,谁知道宫口才开了一指。

    你宫口开得慢,建议还是多走动走动。

    听到这个答案,向暖差点儿没渗出委屈的眼泪来。她独自忍受了一整夜激烈的疼痛,结果才勉强开了一指。可陪在身边的人是婆婆而不是丈夫,她只能咬牙将那份脆弱咽下去。

    他们回到房间,张妈已经带着丰盛的早餐过来了。

    因为阵痛频繁,向暖只能趁着疼痛的间隙往嘴里塞东西,根本顾不上细细品尝就咽下去了,但求尽快把肚子给填饱。

    天亮了以后,在楼梯间爬上爬下的孕妇越来越多,反倒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大多数人都由丈夫陪着搀扶着,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走上走下,画面看着分外的温馨。阵痛袭来的时候,妻子就趴在丈夫的怀里哼哼,丈夫帮不上忙,只能一脸心疼地望着她……

    向暖见了,恨不得立马给牧野打个电话让他赶回来,可也只是想想,根本不可能付诸行动。这个时间,他或许正在跟那些可怕的毒匪搏杀,任何外来的干扰都有可能给他带来危险。虽然无比希望他能够马上出现,可她更希望他安然无恙。

    罗筱柔注意到了向暖的情绪,却没有安慰。这个时候,她越是安慰,向暖就越是脆弱。要是累了,咱们就回房间去躺一会儿。

    不用了,还是再走走吧。躺着也是疼,还不如走走,还能对产程有点帮助。妈,你当初生牧野也这么难吗?

    女人生孩子,如果是头胎,十个有八个是难的。我跟你一样,痛点低。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只是比较疼,到了我这里就是疼得死去活来。可是没办法,不想挨一刀的话,只能咬牙坚持下来。其实挨一刀也疼,听剖腹产的朋友说,麻醉药失效之后也疼得要人命,而且还不如顺产恢复得快。

    向暖笑了笑,还没出声就被一波疼痛给冲撞得低叫出声。待疼痛过去,她眼里已经渗出了泪水。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向暖感觉到疼痛已经到了一个空前可怕的程度,原本还挺坚强的她也受不住了,趴在枕头里委屈地哭。

    罗筱柔没办法,只得把医生给叫过来,询问有没有什么办法。

    没有办法。就算要接受无痛分娩,现在也还没到时间。忍着吧,哪有生孩子不疼的?以为做妈妈那么容易吗……

    医生劈头盖脸地将向暖痛骂了一顿,骂得她都不敢继续哭了。

    难得的是,罗筱柔也没对医生的态度有任何意见,由着她骂够了走出病房。

    人在脆弱的时候,来自别人的痛骂往往比安慰更有效果。

    向暖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所以她才没有觉得委屈,在医生面前甚至没有半句反驳的话。爬楼梯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躺在床上拼尽所有的力气和意志去抵抗疼痛,却仍是疼得冒冷汗,疼得想要痛哭一场。难怪电视里那些女主角都要哭着喊不生了……

    妈,等牧野回来,我能不能把他臭骂一顿?

    能,你要揍他一顿我都没意见。这么关键的时候不见踪影,确实该揍!到时候不用你动手,我让你爸揍他,家法伺候!

    向暖牵强地笑了笑,下一秒就急急地将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吸气,咬牙忍耐。疼到后来,她的脑子都已经迷糊了,只是本能地在疼痛袭来的时候咬紧牙关做深呼吸。

    向暖!熟悉的声音突然在房门口响起。

    闭着眼睛的向暖自嘲地笑了一下,以为自己疼得产生了幻觉,直到自己疼得麻木的身体被人抱住,而那个强势的怀抱正散发着她熟悉的气息。

    宝贝儿,对不起!

    向暖紧闭的眼帘被湿热的吻贴上,她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幻觉,于是拼命地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这张脸,不是牧野又是谁?

    你回来了?你怎么才回来啊?你这个坏蛋!

    先前还很坚强的人,突然就哭了,哭得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罗筱柔笑了笑,起身走出病房,将空间让给小两口去腻歪。

    牧野回来了,向暖的疼痛不仅没有消减,反而更加剧烈频繁。可是只要自己的手被他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只要他的手疼惜地帮她揉着疼痛的后腰,她就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向暖终于可以进入产房,然后打无痛分娩了。药效发作得很快,好像前一秒还疼得撕心裂肺,这一秒就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见她不疼了,牧野趁机喂她吃了不少东西,吃完了又抓着她没有扎针的手,陪着她天马行空地聊。

    晚上九点左右,向暖的宫口终于全开了。无痛针一停,撕裂的疼痛就排山倒海地席卷过来,她就是再坚强也忍不住惨叫出声。

    不要喊,一喊就泄气。来,跟着我的指令做,深呼吸,用力……

    九点五十六分,向暖终于顺利产下孩子。

    是个儿子,重六斤八两。

    真的是个儿子!

    虽然五官还没长开,但一眼就能看出牧野的痕迹,尤其是眉眼。

    牧野不顾医生护士在场,郑重地在她额上吻了一下,并贴着她的耳朵说出了那三个字。

    我也爱你!

    向暖喜极而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在高高兴兴地跟牧野讨论儿子的小名的向暖突然眉头一皱。

    牧野发现了,问:怎么了?疼?

    不是,我下面好像有很多水流出来。

    牧野闻言往她下 身一看,下一秒,这个向来淡定从容的男人变了脸色。医生!

    不好,产妇大出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