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35章 这时候把她交给别人,他不放心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跟刘秀青见面这事,向暖也没特地跟牧野提起,反正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至于小吴是否会跟牧野报告,她也懒得去想。

    随着预产期越来越接近,向暖的产前焦虑症也越来越明显,经常生出些无厘头的担忧来。孩子太安静了,她忐忑不安;孩子动得厉害一点,她又惊慌失措。而她最恐惧的,就是生产的过程中出现什么意外,她不想舍大保小,也不想保大弃小,她想好好地陪着牧野变老,陪着孩子长大……

    进入怀孕后期,身子越来越重,夜里本来就不容易睡着,再加上这份焦虑,向暖就更加难以入睡了。好不容易睡着了,也总是会做噩梦,不是梦到怎么都生不出来,就是梦到孩子生下来不见了,要么就梦到生下来的是一只妖怪……每次都被吓得魂不附体,尖叫着惊醒。

    向暖睡不好,连带着牧野也跟着没办法好好休息。好在他在部队多年来养成了习惯,哪怕只是闭目假寐也能养精蓄锐,否则还真熬不住。

    要不你还是去楼上睡吧?反正也就半个月,还是分房睡吧。

    他若做的是普通的工作,向暖反倒没这么担心,就算出了差错也不过是失业扣钱的事情。可他的工作本来就危险,要是出了差错,那很可能就是丢命的事情。她可不想他在出任务的时候因为精神不足而发生意外!

    牧野抱紧她,不以为意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你也说了,就这半个月的事情,那还分什么?而且你也看到了,我的精神没有任何问题。你把心放回肚子里,我不是逞强的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行还不行,我心里清楚得好。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做的就是放松心情,好好地睡觉,而不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向暖把自己的烦恼跟李晓敏说了。

    李晓敏拍了拍她的肩头,淡定,我当初就是这么过来的。那时候我也想跟大叔分床睡,可他死活不愿意。白天要上班,夜里睡不好,黑眼圈都跟熊猫差不多了。好在这段时间不长,否则长此以往,身体真的会受不了。而且,你家的情况比我好多了。我们家就我两,孩子生下来了,不是我照看就是他照看。而且房子也小,有点什么小动静都得惊醒。你就不存在这种担忧,几个老人一起照顾孩子,还要请月嫂,除了喂奶,根本没你什么事儿。哎,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

    她配合着一副苦哈哈的表情,哀怨无奈的眼神,简直演技炸裂。

    向暖听得乐了。怎么听你这意思,我好像只要负责生出来就可以了,其他的都跟我没什么关系呢?

    差不多。

    向暖笑着挠她敏感的侧腰。

    李晓敏立马双手一起按住她的爪子,然后坚定地拨开。

    贝贝看到了两人的互动,估计以为她们是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于是也兴致勃勃地伸出肉嘟嘟的手指头去抠妈妈的侧腰,小表情认真可爱到爆。

    哈哈哈……

    向暖和李晓敏都忍不住乐开了。

    宝贝儿,你咋就这么可爱呢?真是爱死你了!

    被妈妈抱抱亲亲,贝贝立马乐得嘎嘎地笑了起来,外带手舞足蹈,惹人爱极了。

    向暖看着母女两的互动,越发期待肚子里的小家伙赶紧出来。再撑半个月,我就可以解放了。

    所有人孕妈都是这么想的。然后生完了才发现,那才是真正的开始,以前都不算什么!

    你可别吓唬我啊。

    我这是给你打预防针。不过,你根本就不存在这种烦恼,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女人啊!

    以牧家的条件,只要向暖愿意,她完全可以做一个甩手掌柜。

    向暖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拜托,我养的是孩子,又不是宠物,怎么可能全部假借他人之手?那样的话,我还这么辛苦生他干什么啊?

    生儿育女,不就是为了孕育一个美好的小生命,然后参与它的成长并从中得到快乐和满足么?

    不不不,我不是说你生下来就不管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你不用像一般人那么辛苦,是不是?孩子刚生下来的一年之内,很多人每天夜里都要醒来五六次,算下来其实还没睡着就又得爬起来了。像你这样有月嫂有婆婆,还有张妈,只要解决了奶源的问题,你想睡个好觉不是难事吧?

    好吧。向暖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打转,就算她们是最好的姐妹,在某些问题上也很难达成一致。贝贝,让干妈抱一个好不好?

    贝贝立马从李晓敏怀里探出半个身体,肉嘟嘟的双臂更是热情地朝前伸出。

    你小心点,别让她踹了你的肚子。

    我知道。为了避免小家伙没轻重,向暖只将她抱在身侧,逗她玩了一小会儿就将她放在沙发上,让她自己玩儿去了。

    李晓敏伸手抹了抹她眼底的青黑,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不会有事的。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而且你的产检数据一直好得很,不可能有问题的。你在新闻里看到的那些案例,基本上都是没有好好配合做产检,要么就是吃错了东西或者遭受了撞击,好好地也能突然出问题的基本上是没有的。

    其实我知道的,但就是忍不住胡思乱想。也许是因为,这个孩子来得不容易了,我太过期待他的降生,所以……

    你呀,就是太闲了!回去多看点有趣的书或者节目,少动用脑子。

    是是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滚!

    向暖的预产期是十二月十八号。

    进入十二月,罗筱柔和张妈就再三检查了待产包里的东西,并且将包放在客厅里显然而方便的位置,出门的时候拿起来就能走。

    当然,医院那边也早早地打好了招呼,负责帮助向暖生产的是医院妇产科的绝对权威。

    罗筱柔也征求过向暖的意见,看是不是要提前住到医院里去。反正他们家有关系也不缺钱,提前半个月住进医院待产也不是难事。

    向暖果断拒绝了,就算是因为生孩子这样高兴的事情,她也不想在医院里待太长时间。即便是高级病房,那也不可能跟家里相比。再者住在医院里,闻着消毒水的味道,再听到别人疼痛的叫喊,她更加睡不好。

    牧野也不赞成,人住在医院里是很容易焦虑不安的。向暖的情绪本来就有点紧张,再加上医院的氛围,只会雪上加霜。

    夜里,向暖靠在牧野怀里,忍不住问:我是不是很没用啊?生个孩子都这么焦虑?

    不是,是我做得不够好。他若是能够多点时间陪在身边,她肯定不会这样焦虑不安。

    这关你什么事啊?我的脑子长在我身体里,又不是你可以控制的。我倒是想让你来控制,那样我就跟你一样聪明啦。

    牧野吻了吻她含笑的眉眼,心脏又柔软了许多。我要是能控制你的脑子,我就让你什么都想不来,只管做个吃了睡睡了吃的傻瓜。

    你这分明是养猪!我就知道你嫌弃我年老色衰,所以特地把我养成一只大肥猪,然后好找借口休了我再娶个青春美少女。

    牧野哭笑不得,慢慢地将她的身体放平在床铺里,侧身半压上去。谁要什么青春美少女?爷就喜欢像这样熟透了的美-艳少-妇……

    说着,手往某个妙不可言的地方伸去。

    向暖臊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地掐他的腰。你还要不要脸了?

    要脸干什么?要你就行了。

    向暖被撩拨得混身发软发麻,偏偏她马上要生产了,想做点什么也不行,气得用力瞪他两下。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下一秒,某人将脸埋进了她的脖子,粗重的呼吸里满是隐忍,身体也绷得跟拉满的弓弦似的。

    该!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她嘴上这么说,到底还是心疼的。可是主动帮忙的话,她又说不出口。

    接着,她的手就被人抓住,拉往某个地方。宝贝儿,帮我。

    流-氓!不要脸!嘴上这么骂,最后却还是如他所愿。

    结束以后,向暖两只手酸得抬不起来,再看某人餍足的神情,气得想拿脚踹他。

    牧野自知理亏,赶紧将人搂在怀里,手法熟练地给她揉-捏着手腕。

    两个人就这么靠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偶尔能从这个话题一下子跳到另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话题,但无损这温馨幸福的气氛。

    向暖慢慢地合起眼皮,又咕哝着回了两句,终于熬不住沉沉地睡了过去。

    牧野小心地动了动身体,让她窝得更舒服一些,另一条手臂揽住她变粗的腰身,掌心贴上高高隆起的腹部。掌心下的小家伙轻轻翻了个身,然后也跟着妈妈一起安静睡去。

    马上就到生产时间了,向暖心里焦虑,他又何尝完全没有?听说女人生产是个大坎,存在着不可预知的风险。更紧要的是,他不能保证向暖生产的时候,他一定可以寸步不离地陪在身边。这个时候将向暖交给别人,哪怕是自己的父母,他也没办法放心。

    但愿事情不会这么巧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