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34章 死性不改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陪向暖一起出门的,照例是小吴。

    从坐进车子那一刻起,向暖就侧头静静地看着车窗外,视线放空,脑子里却是无数的画面飞来飞去,像在播放一场电影。直到车子停在餐厅门外,她依然没能将自己纷乱的思绪给理清楚。

    那是一家环境还不错的咖啡厅,因为是上班时间,人不多,所以整体很安静。

    向暖一下车就从玻璃窗里看到了向玉林和刘秀青。

    刘秀青戴着一顶帽子,捧着杯子,低着头。

    向玉林则看着她,嘴巴在动,似乎在温柔地跟她说着什么。

    这一幕堪称温馨,如果忽略刘秀青得了癌症的事实的话。

    向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迈步走进了咖啡厅。

    小吴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虽然没有一身黑派头的西装,但也看得人暗暗心惊,本能地敬而远之。

    向暖,你来啦!

    向玉林先发现了向暖,然后刷地站起来,无措地望着她,笑得谄媚又尴尬。他甚至还看了刘秀青好几眼,希望她也能给点反应。

    向暖望着他小心翼翼的表情,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这么大的动静,刘秀青却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依然抱着杯子低着头。唯一的变化,就是捧着杯子的手指比刚才用力了许多,泄露了些许情绪。

    向暖不得不承认,她是幻想过刘秀青能够幡然悔悟的,但如今看来,这恐怕又是一次可笑的奢望了。大概在刘秀青看来,她对自己有养育之恩,这份恩情大于天,所以她做什么都不过分!

    向暖,坐。快坐吧。

    向暖点点头,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坐下来。

    气氛沉默而尴尬。

    好在服务员马上殷勤地走上来,问:太太,请问需要点什么?

    给我来一杯鲜榨果汁就行,谢谢。

    好的,请稍等。

    等服务员走开了,向暖才将视线缓缓地对准刘秀青的脸。刚好刘秀青也朝她看过来,两个人的视线一下子就对上了。

    即便如今已经完全脱离了向家的束缚,即便如今他们已经完全奈何不了自己,可向暖对上刘秀青的眼睛那一刻,心里还是瑟缩了一下。有些惧怕已经深埋到了骨子里,恐怕终此一生都很难彻底消除。

    眼前的刘秀青跟向暖的记忆中大相径庭,生活的挫折和病魔的折磨让她整个人形销骨立,仿佛只剩下一层皮覆在了骨架之上,叫人看了不免心惊。唯有那双眼睛还跟记忆中一样,还带着挥之不去的刻薄和锋利。

    向暖强忍着错开视线的冲动,静静地跟她对视。对着向玉林,她能喊出一声爸爸,但对着刘秀青,她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一声妈妈的,于是就这样沉默着。

    向玉林急了,忍不住在桌子底下碰了碰刘秀青的大腿,催着她说点什么。他也实在不明白,见面的事情明明是秀清自己要求的,怎么见了人又这副样子?真是急死个人!

    刘秀青还是没吱声,只是将视线从向暖的脸上缓缓地移动到站在向暖后面的小吴身上,但很快她就收回了。小吴那种锋利的眼神,不是一般人能够挺得住的。

    我想吃话梅,你出去帮忙我买一点回来吧。

    这话是对向玉林说的。

    这……向玉林不愿意让刘秀青和向暖单独相处,他怕刘秀青控制不好脾惹恼了向暖。如今的向暖,绝对是他们招惹不起的。要是秀清不小心做了什么,站在向暖后面那个男人不知道会对她做出什么来。看他那个样子,掐死个人只怕都是毫不费力的事情。

    刘秀青冷哼一声,道:怎么?我生病了,指使不动你了?

    向玉林满腹担忧,但还是乖乖地出了咖啡厅,找地方买话梅去了。

    刘秀青看着他的背影不见了,才又将视线定在向暖的脸上,然后,她嗤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对着你痛哭流涕地忏悔,然后说些感恩戴德的话?

    没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

    面对这样的刘秀青,向暖也懒得好言好语。她不欠她的,凭什么到现在还要受这种窝囊气?

    你——

    不过我承认,我原本真的以为你会有所悔悟,但现在看来我错了。像你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认为自己有错,错的都是别人。这个事实,我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却总是忍不住生出那么一点非分之想,大概是因为得不到一样东西总是容易形成执念吧。好在,我现在已经不需要靠你们来施舍才能得到一点温暖了。

    说完,向暖垂下眼眸,手在高高隆起的小腹上缓慢移动。掌心下的小家伙在动着胳膊腿,因为月份大了,她被撑得有些不舒服,但心里是欢喜的。

    刘秀青顺着她的视线,将眼睛固定在向暖那桌子都遮挡不住的肚子上。眼前垂着眼眸抚着肚子,嘴角含着笑的向暖实在太幸福,幸福得刺痛了她的眼睛。她脑子里出现的,却是向晴毒瘾发作时眼泪鼻涕直流,跪在地上求她,甚至疯了一样拿脑袋去撞墙的画面。

    明明向晴才是她捧在她手心里的宝贝,明明她费尽心思想为向晴谋取一个好的未来,可为什么得到幸福的偏偏是向暖?

    这个问题,刘秀青想了几百个日日夜夜也想不出答案。每一次去想,都像是有一把钝刀子反反复复地捅进她的心脏又抽出来,折磨得她快要疯了。

    其实,向晴沾染了毒瘾,刘秀青的精神就被摧毁得七七八八了。结果自己又被检查出这么个病,她更是觉得没有一点盼头。如果不是向玉林执意不肯放弃,她早就回家等死了。

    说到家,他们如今哪里还有什么家?湘城没有,荣城也没有。但如论如何,他们到底在荣城这个地方生活了大半辈子,所以刘秀青还是回到了荣城,有点叶落归根的意思。

    为什么要见向暖?其实,刘秀青自己也弄不清楚。有些感情糅杂了太多的东西,早已经让人理不清了,只能循着本能去做事。

    要说后悔,刘秀青对着向暖不肯承认,但她心里确实有过。只不过,这份后悔并不是因为对向暖的愧疚,而是出于对向晴的心疼和心有不甘。作为一个溺爱孩子的母亲,她把导致向晴不幸的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于是她会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对向暖做得太过分了,所以报应到向晴的身上?

    所以,你今天肯来赴约,是为了来跟我耀武扬威,是吗?

    向暖刚要回答,她点的果汁就送上来了。她端起来喝了一口,等服务员走开了,才回应:你要这么想,我也无所谓,反正我人都在这里了。不过,我答应了家里人要回家去吃晚饭,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赶时间。

    有了靠山果然不一样,脾气都见长了。

    那是自然的。若是有了靠山还要被人欺负得很惨,那岂不是很窝囊?不过,你要是想说的只有这种冷嘲热讽的废话,那恕我不想听了。再见!

    如果知道刘秀青还是这个样子,向暖今天就不会出现。有些人秉性难移,就不该对她抱有任何一丝希望!

    好在,这是最后一次。

    等一下!

    向暖停下迈步的动作,但没有坐下来。你说。

    刘秀青望着她没了遮掩的腹部,双手用力地握紧手中的杯子。她跟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也曾盼望着自己的孩子生儿育女,一生幸福。可如今,向晴瘸了腿,沾染了毒瘾,人也消沉得一塌糊涂……这辈子只怕是完了。

    对于向暖,刘秀青确实从来没盼过她好。至于为什么要这样恨一个并没有仇怨的孩子,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好像不知不觉就这样了。

    这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我不想承认,但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你那三十万,花了也白花。而且,我不会还给你的。

    前面一句话让向暖心里一酸,后面那句却又让她很无语,但她还是忍住没有出声,反正她也没想过把钱要回来。

    我跟你之间的这些恩恩怨怨,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有一点,这么多年,玉林他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恨我就行了,不要怪他。我死了以后,如果可以,希望你可以偶尔来看看他,关心一下他。

    向暖很意外,完全没想到刘秀青会说出这番话。我答应你。

    刘秀青一愣,也许是觉得向暖应得太爽脆了。

    还有,我不恨你,也不恨向晴。无论你觉得我虚伪也好,什么都好,我还是希望你好好配合治疗,好好地活着。爸他需要你,对他来说,你跟向晴才是他的亲人,我不是。

    点点头,向暖直接迈开步子,没有等她的回答。

    向暖?怎么就走了?是不是秀清说了什么惹你生气了?她生病以后情绪不稳定,控制不住自己,你别跟她计较。

    在门口,向暖跟向玉林迎面碰上。

    没有,只是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爸,你好好照顾她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可是——

    向玉林想追上去,却别小吴的一条手臂拦住了去路。

    秀清,你跟向暖说了什么?她怎么走了?

    说什么?当然是告诉她,我把她养这么大,她拿三十万给我不算什么。说起来,还是她欠我的。要是这三十万花完了,我还得问她要。

    向玉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怎么……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