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33章 她最需要的时候,他想守着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晚上,牧野难得正常下班。

    一家人一起吃了个热闹的晚饭,因为有果果在饭桌上卖乖卖萌,气氛无比轻松愉快,笑声不断。

    饭后一如往常的是一家三口的散步遛弯时间。

    白天在电话里,向暖只是三言两语地把事情给简单交代了,这会儿才能详细地跟他叙述一遍,包括向晴吸毒的事情。

    你说,他们是否有后悔过,从小那样骄纵着向晴,让她变得如此任性妄为、自私自利,以至于害了她一辈子?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他们是否有后悔过,小时候没有把向晴的骄纵分一点给她?那样她就能成为家里的一份子,向晴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说到底,她还是存了一点奢望。明知道是自讨苦吃,却控制不住。

    这大概是人的略根性。

    也许有过吧。但事已至此,后悔不后悔,都没什么意义了。重要的是,他们是否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为此做点什么。

    在遇到困境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反思,然后产生后悔的情绪。但很多人只要走出了困境,立马就将什么都忘记得一干二净,从前怎么现在还怎样。只有少数人会真正吸取教训,摆正方向,不再重蹈覆辙。

    向暖深吸一口气,接着缓缓地吐出去。是啊,人的情绪最是循环往复,这一刻后悔,下一刻可能又故态复萌。

    钱你已经给了他,能做的你已经做了,就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可不想我儿子生出来之后,没事儿喜欢皱着眉头。

    向暖被他说得笑了出来,脑子里想象着一个婴儿号的牧野眉头紧锁的样子,忍不住笑得更加欢腾。

    跑在前头的果果脚步一顿,接着撒腿折回来。妈妈,你为什么要笑啊?

    因为爸爸给妈妈讲了一个笑话啊。

    果果眨巴眨巴眼睛,看看牧野,又看看向暖。什么笑话啊?

    让爸爸告诉你吧,笑话是爸爸讲的。

    果果一听,眼睛立马巴巴地望着牧野,专注又热切,就跟看着她爱吃的点心差不多。

    向暖也笑眯眯地望着牧野,看他怎么给自己解围。

    牧野屈指轻轻弹了一下向暖的额头,然后一把将果果抱起来,甩手丢向空中,然后在她的尖叫声中将人稳稳接住。

    果果自然是立马就把什么都给忘了,兴奋地嚷嚷着再来一次。

    牧野体力爆表,陪她玩上半天这种游戏都不是问题,最后小家伙当然是心满意足,双脚一落地就往前跑开了。花圃里发出虫子的叫声,她就好奇地在那探头探脑,试图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向暖笑着挽住牧野的胳膊,道:牧长官果真是足智多谋啊。不过对付果果这小东西,这一招简直就是百试百灵。希望将来我肚子里的小家伙也这么好对付。

    牧野认真严肃地点点头。如果像你的话,那是挺好对付的。

    又拐着弯骂她笨!

    向暖冷哼一声,用力掐他的腰。当然,这个用力是她自认为的。

    你说,癌症是不是真的能治好啊?自从有了轻松筹之后,我三头两天的就在朋友圈、qq空间之类的平台看到发起求助的信息,大多数都是癌症。现在怎么癌症患者这么多啊,听着怪可怕的。

    向暖自认是个怕死的人,自然也是个谈癌色变的人。每次看到这样的轻松筹信息,就算不能确认真假,她也会尽自己所能捐助一些。若是假的,那点钱也不会影响她的生活。若是真的,那么积少成多,也许真能帮上忙。

    两方面看。一,如今的生存环境确实恶劣化了,生存的压力也大了,各种病变确实多了,这是客观存在的;二,如今网络发达,一有点风吹草动就能通过网络传播开来,给人们造成了一种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的错觉。其实仔细想想,咱们国家就有十几亿人,跟这个基数一对比,你就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恐怖。

    是这样没错,但是每次看到还是觉得很吓人。大概是因为,我很怕死的缘故吧,所以我实在不能理解有人居然敢去死。

    怕死的不只有你一个,所有人都怕死,包括那些轻生的人。想死只不过是一刹那的冲动,一旦冷静下来,谁都想好好地活着。

    向暖点点头,人确实是很容易冲动的生物,一冲动就什么事情都敢干。

    牧野摸着她的脑袋,小心地揉乱她的长发,然后又慢慢理顺。行了,别想这些沉重的话题。本来就多愁善感,再想下去,就要变成爱哭包了。

    我才没有多愁善感!

    牧野但笑不语。

    向暖不满地戳戳他的腰,很快又眉开眼笑。我觉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我们都好好的,每个人都平安健康。

    尤其是你。

    嗯。

    回到湘城之后,向玉林没再给向暖打过电话。

    向暖几次想给他打,可又觉得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事情做起来很没意思,最后也没拨出去。

    眨眼间,时间来到了十一月。

    苏清明的事情渐渐落下帷幕,最终的结局是,苏清明被判了死刑,梁蓉也要蹲很长一段时间大牢。曾经也算是名动一时的苏家,就这么渐渐地淡出了荣城人的视线。

    一个家族的发展史像极了挖个坑种上一颗小苗,要让小苗变成参天大树,需要不停地浇灌施肥,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可要将参天大树毁于一旦,不过是一刹那的事情。

    仗着有点权势就嚣张跋扈,甚至违法犯罪,终究是会付出代价的。

    苏家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锒铛入狱的梁蓉曾经要求见向暖,但罗筱柔不同意,向暖也没那个兴趣。她不认为梁蓉会幡然醒悟,见了不过是挨一顿辱骂,她可没自虐的嗜好。

    进入冬季,天渐渐地冷了。

    向暖的肚子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嗜睡,腿脚浮肿得厉害还抽筋,夜里也睡不好,前几个月吃好睡好的状态是一去不复返了,一家人既心疼又期待。

    牧野本来就警觉,夜里向暖只要动一下,他就会立马睁眼醒来。

    偏偏进入孕后期,向暖起夜的次数明显增加,腿脚还不时抽筋,每天夜里都要醒来三四回。

    这样一来,牧野自然也跟着睡不好。

    向暖担心他白天那么辛苦,夜里还休息不好,身体肯定会撑不住的,于是提出分房睡的决定。

    这个决定刚刚提出来,就被牧野毫不留情驳回了,并且严令禁止她第二次提起。

    你怀胎十月这么辛苦都没什么怨言,我偶然睡不好算什么?何况,我出任务的时候几天几夜不睡都是常有的事情,这算得了什么?

    向暖知道说服不了他,也只好不再提这件事。只是夜里若是抽筋,她会尽量忍着不发出动静,咬着嘴唇等那阵疼痛自己过去。

    抽筋不是什么大病,但疼起来也是很要命的。

    人在疼痛的时候气息会有变化,一般人察觉不了,却逃不过牧野的耳目,所以他还是每次都会醒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帮她**。

    向暖彻底放弃继续在这方面动心思,反正都是无用功。

    又一次夜里疼得醒过来,等牧野帮她揉完了,向暖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我生孩子的时候,你会陪在我身边的吧?

    其实不是不知道他就算应了也未必能够做到,却还是想听他许下承诺。进入怀孕后期,她多少有点产前焦虑,总忍不住胡思乱想,下意识地想从他这里寻求安慰。

    闻言,牧野吻了吻她的额角。当然。

    他也是真的想陪着她。生产对女人来说是一道大坎,他帮不上忙,可至少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能够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向暖心满意足地窝进他怀里,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上。

    牧野顺势移动掌心,低头又吻了吻她的脸。快睡吧。

    为了能够顺利地生产,向暖每天都会抱着大肚子在大院里一圈接一圈地溜达,还要爬几趟楼梯。这沉重的身子让她爬得非常吃力,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这点辛苦比起在肚子上划一刀实在不算什么。

    偶然果果也会跟着她一块爬楼梯。但是小家伙手脚灵活,体力也好,一溜烟就窜上去了,还要趴在护栏那大声喊:妈妈,你快点啊!你怎么这么慢啊?

    向暖只能抱着肚子摇头失笑,继续以蜗牛一般的速度往上挪动。

    不过小家伙还是很体贴的,每次都会在上一层的楼梯口那等着向暖,等她爬上来了,才又继续往上窜。

    十一月中旬,离向暖的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她终于接到了向玉林的电话。

    向玉林带着刘秀青一起回了荣城,说是希望能够跟向暖见一面。

    向暖不排斥见向玉林,但是刘秀青……最终,她还是同意了。无论如何,她喊了他们二十多年的爸妈,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如论如何,向暖这个名字,是他们给她的。她也相信,当初给她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们也是真的希望她能够一辈子过得好的。

    见面的地点在以前向家那个小区附近,因为向玉林他们就住在小区附近的酒店,这次回来大概有点回归故土的意思。

    得了重病的人,都会想要回到故乡,就像电视里的台词那样——就算死,我也要死在这个地方!

    难道,刘秀青的情况不太好?

    向暖被这个猜测刺激得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法复杂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