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32章 她永远是被抛弃那个人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玉林的心脏跟随着向暖的步子,又一点一点地回到了心窝里。这番起起落落的情绪再一次抽干了他的力气,让他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向暖将他的反应全部看在眼里,心里又是一阵酸楚。

    语音系统响起下一个号的提示,正是排在向暖前一个的号码。

    爸,将你的银行卡给我吧。

    向玉林赶紧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

    这个过程中,向暖看清了他钱包里的情况,只剩下几张散票子,连张五十的都找不到。想来若不是山穷水尽,他也不会来找她。

    又过了两分钟,提示音再一次响起。

    向暖起身走到柜台那,将相关的证件都递了过去。

    转账的过程挺顺利,很快就办理好了。

    走出银行的时候,向暖问:爸,那你是打算现在直接回湘城吗?

    对,我马上回去。秀清她一个人在医院,我不放心。

    其实刘秀青根本没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程度,只不过她意志很消沉,一天到晚就跟个躯壳似的躺在床上,眼珠子都不爱眨动。

    算起来,向玉林出来已经三天了,他也不知道刘秀青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配合医生治疗,早就心急如焚了。只是拿不到钱,治疗的事情就是一句空话,他这才按捺住立马跑回去的冲动。

    向暖完全能理解他的心情,所以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拿手机给他在网上买了最快的高铁票,然后让小吴送他们去高铁站。

    向玉林本来想跟向暖一起坐后面的,却被小吴的一条手臂拦住,示意他必须坐副驾驶座。这种极度防备的态度让他很难堪,但也无可奈何。

    向暖也觉得这样很伤人,刚想跟小吴说两句,小吴已经动手一把将向玉林推进了副驾驶座。她嘴唇动了动,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赶紧起了另一个话题。

    医院和医生都已经选定了吗?这方面需不需要帮忙?牧野认识的人多,回头我问问他是否可以介绍更加权威的医生来帮忙诊治。

    不,不用了。现在这个医院挺好的,是湘城最好的肿瘤医院了。医生也很不错,你放心吧。向玉林一方面是忌惮牧野,另一方面实在没脸继续给向暖添麻烦,要了三十万已经够厚脸皮了。

    向暖点点头。那就好。

    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爸,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不提,你也别放在心上。以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对了,我把电话号码给你。

    两个人先后掏出手机,互相存了电话号码。

    向暖看着通讯录里的这一页,突然有些想苦笑。曾经,她恨不得将向家三个人的号码都给拉黑才好,如今又主动要求保存起来……也不知道该觉得讽刺,还是该高兴终于跨过了心上的一道坎。

    去高铁站走的大部分是高速,一路畅通无阻。

    小吴开车更是又快又稳,半个小时就到了高铁站,距离向玉林那趟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你们回去吧,不用再送了,我自己进去就行了。

    向暖最后还是决定下车,将人送到安检入口。自己那复杂的感情到底是不舍,还是担心,还是别的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那,我先进去了。向玉林急着赶回湘城,明知道就算现在进去了,火车也不会立马就开,但还是想早早地进去排队等着,免得误了车次。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

    向玉林点点头,加入到安检的队伍当中。

    向暖找了个没什么人走动的角落站着,静静地看着人群中的向玉林。他一直低着头,缓慢地跟着队伍移动。那单薄的身形,有些伛偻的背部,花白的头发……都让向暖心里发酸,鼻子发酸。

    记忆中那个温润但意气风发的男人老了,真的老了,也被生活摧残得一塌糊涂……想到这里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功劳,向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本该是和乐融洽的一家人,为什么要彼此抓着刀子朝对方狠狠地捅过去呢?相煎何太急?

    胡思乱想间,向玉林已经过了安检,他拿起行李之后,到底还是回过头,视线在人群中搜索起来。

    向暖赶紧举起手来,朝他用力地挥了挥。

    可也许是人太多了,又或者向玉林是真的很着急回到湘城,所以并没有看到她,而是很快就收回了视线,迈着大步朝候车厅走去。

    向暖挥动的手僵硬地停在了半空中,半晌之后,她突然苦笑了一下,慢慢地将手放下来。

    她此刻的心情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小时候也是这样,她一次又一次地怀着奢望,奢望他们能够回到看一看她,然后伸出一只温暖的大手来。可她得到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们眼里永远只看得见向晴,那两只温暖的手永远都只牵着向晴。至于她在后面能不能追得上,甚至是否会走丢了,根本没有人在乎。

    从前是这样,现在也还是这样。她永远是自作多情,只能望着他们渐渐走远的那个人。

    向暖又苦笑了一下,收回视线,朝门口的方向转过去。我们回去吧。

    不过,向暖没有直接回大院,而是去了李晓敏那。

    李晓敏公公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两人前几天被郑魁送亲自回老家去了,她的日子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向暖就提了刘秀青生病和向晴吸毒的事情。

    这就叫报应!李晓敏可没向暖那么好的心肠,想到刘秀青母女做过的那些过分至极的事情,她就对她们生不出同情来。自作孽不可活!这说明,老天还是有眼的!

    向暖摸了摸鼻子,她不能说李晓敏错了,但刘秀青与向晴已经那么惨了,她总不能还落井下石。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她们也没到十恶不赦,非死不可的地步。

    李晓敏撇撇嘴,不以为然。大概因为她是旁观者,没有掺杂任何感情,所以不会像向暖那样纠结复杂。

    你就是心软!她们之前做出的事情,你要是运气差一点,早死过八百回了。不过,你就是个老好人,要是真跟她们死磕到底,那也就不是你了。

    这么多年的朋友,李晓敏对向暖实在太了解了。就算人家拿刀捅她个半死,她照样好了伤疤忘了疼,人家但凡付出一点代价她就能选择原谅。向暖这性子,说好听叫善良,说不好听就叫烂好人。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作为她的朋友或者亲人,定然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只是觉得,恨一个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能不要就不要。何况,她们都已经落魄至此,也算受到惩罚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反正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不是吗?

    是是是,知道你是泡在蜜罐里的女人,所以就别炫耀了行吗?

    向暖笑着戳她的腰。说都好像你不是一样!

    我哪能跟你比啊。我这种没房子没车子也没票子的人,别提多不容易了。话说,你对仇人都能出手就给三十万,那我怎么也是你的好朋友,你不甩手给我三百万都说不过去啊。来来来,拿钱来!

    向暖还真从包里掏出钱包,放她手上。全副身家都在这了。你要是还觉得不够,就把我卖了吧。买一送一,应该还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李晓敏扑哧一声笑了。拿着她的钱包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然后丢给贝贝。宝贝儿,这是你干妈给你的零花钱,赶紧拿着吧。

    贝贝伸出两只小胳膊抱住钱包,对钱包上的装饰和花纹十分感兴趣,小手指头这里戳戳那里抠抠,直接把它当成了新玩具。

    我的宝贝儿,你可给我悠着点,别抠坏了。你妈穷死了,可赔不起!

    向暖但笑不语,看着贝贝白里透红的圆脸蛋,还有那红艳艳的小嘴儿,忍不住搂住她猛亲了两口。

    贝贝这小东西精明着呢,知道这是喜欢她的意思,立马咯咯地笑了起来,露出那几颗可爱到爆的小米牙。

    看你这蠢样!李晓敏伸出一根手指头往贝贝额头一戳 ,稍稍一用力,贝贝就抱着钱包往后躺倒在沙发,两只小脚丫高高地翘起,伴随着小鸭子一样的笑声。

    向暖看得笑了起来,抬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之前那些郁闷的情绪就这么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从前她没能真正成为向家人,现在,她不可能成为向家的一份子。不同的是,从前她很在乎,很渴望。而今,她有了自己真正的家,也过得很幸福。向家三口之于她,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仅此而已。

    即便如此,向暖还是掐着火车到达的时间,特地给向玉林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安全到达了,正在走出高铁站。

    哦。向暖应了一声,然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向玉林似乎也是一样的心情,所以同样沉默着。

    他们之间,本来就隔着一道墙。无论向暖怎么想要推倒这道墙,抹去它曾经存在的痕迹,都改变不了它客观存在着的事实。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不一定都能帮上忙,但我会尽我所能。

    好。

    那个,替我向她问一句好。无论如何,我祝愿她早日康复。你,也要好好的。

    向玉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艰难地带着哽咽吐出一句谢谢,挂了电话。

    向暖握着手机,半晌之后才轻轻地吐出一口气,释然地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