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29章 人心是个无底洞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萧铮出殡之后没几天,前来牧家拜访的人突然就多了起来。

    向暖很是莫名其妙,但也不好过问。她也不喜欢跟人客套寒暄,干脆每天早早起来,要么往幼儿园跑,要么去李晓敏那。即便如此,早晚也有躲避不及的时候。

    后来向暖终于忍不住,逮着机会犹豫着问牧野,这才知道苏清明出事了。苏清明在军中也是有一定分量的人物,谁知道心术不正、贪生歪念,居然勾结毒贩谋取私利。如今他人已经被军方控制,就等着送上军事法庭审判呢。

    俗话说得好,拔出萝卜带出泥。

    苏清明出事了,那些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瓜葛的人可都着急了,就算没有参与到这事儿里来,可也怕因为跟苏清明有过私交而身陷囹圄。他们一方面急着跟苏清明撇清关系,另一方面则四处走动、上下打点,就想着尽快从这个泥潭里脱身。

    牧家父子就成了他们想要抱上的大腿,或者说是救命的稻草。明知道牧高峰和牧野都是刚直不阿的人,他们还是费尽心思跑这一趟,许诺了各种好处但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牧野每天都去缉毒大队报到,早出晚归,那些人要逮住他可不容易,总不能直接冲到缉毒大队去堵人吧?

    相比之下,牧高峰就没这么幸运了,不堪其扰之下,他干脆带着罗筱柔和果果出门玩儿去,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给扔到脑后。

    他们出门之后,还有人来过家里,几次扑空之后,也就消停了。

    这些跟苏清明有牵连的人都脱不开干系,梁蓉作为苏清明的妻子更是逃不掉。她原本在某疗养院里过着闲云野鹤一般的日子,苏清明一倒台,警察立马找上门来。她之前所犯过的事,都要一件件地翻出来重新审理,然后定罪。

    苏清明意气风发的时候,不乏人锦上添花。如今他落魄了,同样不乏雪上加霜、落井下石之徒。苏清明和梁蓉以前但凡做过什么不合律法的事情,这会儿都被人抖了出来,甚至有些不是他们做的事情也都推到了他们的头上。

    总而言之,苏清明和梁蓉这辈子算是彻底完了。诚如牧野当初所说:做错事情的人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时间问题。

    夜里,向暖躺在牧野怀里跟他聊天。你说,苏清明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了,怎么还这么贪心,居然做出这种自毁前程的事情?

    人心不足蛇吞象,向来如此。牧野见多了这样的事情。

    自古以来,多少名门贵族都是因一个贪字毁了百年家业。但纵然有这样的前车之鉴,许多人仍是控制不住重蹈覆辙,因为名利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向暖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腹部上轻轻移动。是啊,人心就是个无底洞,无论往里面填多少东西都是塞不满的。所以,人不管处在什么位置,若是管不好自己的贪欲,最后都不会有好结果。

    又要伤春悲秋了?牧野点了点她的鼻尖。

    向暖直接抓住他的手,塞口中咬了一口,然后歪着脑袋斜睨他。这怎么叫伤春悲秋?这叫——

    叫什么?牧野似笑非笑。

    向暖被他这勾人的样子看得心脏扑扑跳,脑子都不好使了。想了一会儿没想到合适的词语,于是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凑上去咬他的嘴唇。

    欲-火一触即发,瞬间便泛滥成灾。

    两个人再也没什么心情与空暇谈论什么贪与罪的问题,双双沉入这叫人迷醉的世界当中,锦被翻浪不停。

    一场纠缠之后,夫妻两双双沉沉睡去,外面的风风雨雨再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身正不怕影子歪,夜半不怕鬼敲门……

    前面28年,向暖的所有痛苦都来源于向家人,她做梦都想着摆脱向家的束缚,过上逍遥平稳的日子。

    自从向晴入狱之后,她跟向家的联系就很少了,到最后更是断了个彻底。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遇到过向家的人,不管是偶遇还是有意的寻上门来。甚至于向家人如今是否还在荣城,她也完全不知晓。

    刘秀青和向晴就是她的噩梦,如今终于从噩梦中解脱,她自然不会傻得再去自找苦吃,连想都很少会想起他们。

    向暖甚至以为,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有再见的一天,却怎么也料不到,向玉林会再次找上门来。

    上次温暖幼儿园的事情之后,向暖的电话号码被泄露得很彻底,为了省去这许多的麻烦,事后牧野让向暖换了一个新的手机号码。这新号码也只告知了那些交好的亲朋好友,像向家这样的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向玉林大概是打电话找不到向暖,只好直接去军区大院门口堵人。蹲守了两天,倒真让他等到了向暖出现。

    暖暖!

    除了李晓敏,别的人都不会这么称呼向暖,可此刻喊她的分明是个男人,所以向暖一下子就愣住了。顺着声音飘来的方向找寻,就看到一个男人脚步急切地朝自己跑来,再定然细看,顿时就惊呆了。

    居然是向玉林!

    向暖还没回应,跟在身侧的小吴已经抢先一步拦在她面前。

    小吴可不是普通的司机,而是名副其实的军人出身,虽然不能跟牧野那样的人形兵器相比,可身手也是一等一的好,否则牧野不会安排他来保护向暖。

    小吴这会儿往向暖面前一站,向玉林立马吓到了,匆匆来了个急刹,身体剧烈摇晃了两下,差点儿没摔个大马趴。

    向、向暖……向玉林说到底就是个小老百姓,对于小吴这种戾气重的人自然是心存恐惧,不敢再往前靠近,只能求助地望着向暖。

    向暖也愕然地望着他,嘴巴开合了几回,最后还是小声地喊:爸……

    向玉林的眼睛倏然瞪得更大,似乎没料到向暖还肯这么喊他,一时不知所措地搓着手,好一会儿才犹豫着应了一声,同时怯懦地看了小吴一眼。

    向暖默默地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突然觉得心脏像是塞了一块大石头似的,说不出的难受。

    眼前的向玉林跟向暖记忆中的大相径庭,若不是五官没有变,她差点儿都认不出来了。以前的向玉林虽然有点懦弱,但看着还是很精神的一个人,眉眼之间也有神采。可眼前这个人,仿佛被生活的重压给榨干了一样,整个人无精打采,干瘪得厉害。以前他是在刘秀青面前才比较懦弱没主见,如今却是整个人看起来都畏畏缩缩的,怕狼又怕虎的样子……

    这一两年时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向暖不止一次说过,从此她跟向家人再没有任何瓜葛。可现在看到向玉林这个样子,她还是会心软。

    暖暖,我、你……我能不能跟你谈谈?

    向暖点点头,带着他去了大院斜对面的一家餐厅。因为不是饭点,餐厅里没什么人,这样安静的环境倒是适合谈话。

    小吴没有跟他们坐一桌,而是在邻桌找了个位置,然后就跟一头狼似的目光犀利地锁住向玉林的一举一动。

    向玉林本来就很怕他,被他这么牢牢地盯着,都快不会喘气了,恨不能站起来落荒而逃。可是想到今天来的目的,他到底还是咬牙忍了下来。

    你看看,想吃点什么?

    不、不用了,你做主就好。

    向暖看着他战战兢兢的样子,无声地叹一口气,将菜单拿了回来,点了五个菜一个汤,还有一道开胃小菜。暂时先这样。

    好的,两位请稍等。

    等服务员离开了,向暖将视线转移到向玉林的身上,看着他苍老的面容、花白的头发、好像怎么也无法挺直的腰杆子,心里一阵阵发酸。

    人总是这样,处境艰难的时候对伤害自己的人心生怨恨,巴不得捅几刀才好。可一旦日子转好,就能够轻易原谅,记着的都只是对方的好。

    向暖对向玉林就是这样。此刻她早已经不记得从前所受的委屈,只记得这个人也算是把她养大成人,也曾给过她一些温情。

    不过,向暖并没有主动询问向玉林找上门的目的,而是等着他自己开口。她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小心地放到向玉林面前。喝口茶吧。

    向玉林干巴巴地道了一声谢谢,端起茶杯猛喝了一口,下一秒却被滚热的茶水烫得噗一口吐了出去。

    对不起,我忘了提醒你,茶水很烫。

    其实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特意提醒,端起陶瓷杯的时候就该知道了,只不过向玉林过于心不在焉,这才没发现茶水的温度很高。

    向玉林哪里敢怪向暖,一边忍着嘴里火辣辣的疼,一边用力地摆摆手。

    向暖喊来服务员,叫她拿来一块冰,让向玉林含在嘴里。好点了吗?

    向玉林点点头,又含了一会儿,就将嘴里的冰块吐了出来。动了动舌头,好像真的不怎么疼了。

    你……

    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同时开口,又同时收住。

    爸,你先说吧。

    向玉林抱着手里的茶杯,大拇指无措地搓了杯身几下,表情尴尬,声音紧巴,问:你……这些日子过得好吗?

    向暖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鼻子更是酸得厉害。我挺好的。

    对向暖而言,与向玉林别后重逢,求的也就是这么一句问候了。她知道向玉林肯定是有事求她,可在说出自己的请求之前,他至少还记得问她一句是否还好。哪怕肉眼可见她过得很好,可问与不问,到底是不同的。

    她求的不多。

    这就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