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25章 牺牲,殉职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在门口站了几秒,然后反锁了家门,走回餐桌旁。

    牧野吃饭的速度很快,桌上的菜基本上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只有烤鱼还剩了一些。

    向暖想了想,抓起筷子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吃完了就麻溜地将餐桌和碗筷给收拾干净。劳动了一会儿,肚子里的食物也消化了大半,正好可以放水洗澡。

    在整个过程中,向暖都极力地控制着不要去想牧野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赶回对里,不去想他接下来几天要做点什么,有多危险,否则她今晚恐怕就得失眠了。嫁了一个常年在枪林弹雨里拼命的丈夫,她得学会控制自己的脑子,需要停滞的时候就果断地停滞。

    有些日子没住这边了,向暖洗了澡出来,又动手换上了新的被褥床单,只留下牧野那个枕头的枕套没换。

    搞定了这一切,向暖果断地钻进被窝里,抱着牧野的枕头乖乖闭上眼睛,脑子竭力放空。躺了一会儿发现效果不佳,她又将手机和耳机拿过来,打开了一个自己喜欢的cv主役的广播剧。她特意将声音调得比较小,必须很认真地竖着耳朵才能听清楚cv都说了什么,听了十多分钟终于如愿地意识模糊了。

    第二天,向暖睁眼的时候,牧野还没回来。她看了一下手机,广播剧循环了一晚上,都快没电了,当然也没有未接来电和未读信息。

    在床铺里赖了一会儿,伸了几个舒服的懒腰,向暖就果断起床给自己准备早餐,顺便将换下来的被单衣服都给清洗了。

    等做完这一切也吃饱喝足,向暖这才走出家门,下楼来却发现小吴居然在门外等着她,而且明显来了不只一会儿了。

    “牧先生让我开车过来接你,说你要去哪里都行。”

    “哦。他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今天一早吗?”

    “昨天夜里。”

    向暖有点失望,点了点头,就坐进了车子里。

    “去温暖幼儿园吧。”她也有好几天没过去看看了。

    “是。”

    幼儿园早已经上了轨道,而且她这个园长一向很少出现,大家早已经习惯,也早已经摸索出一套没有园长的管理办法了。向暖来与不来,对他们来说基本上没什么区别,除非有什么必须园长亲自出场的场合或者必须园长亲自签字的文件,但这种情况极少。

    今天也是一样,向暖到幼儿园的时候早过了上学时间,孩子们或在室内画画、唱歌、跳舞,或者在室外做运动玩游戏,总之一切井然有序、生机勃勃。

    向暖挺着肚子溜达一圈,仿佛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尤其是看到那些天真烂漫的笑脸,她心底油然而生出一份自豪感。

    她虽然来得少,孩子们倒是记性好,基本都认得她,甜甜地喊着向园长。不记得的小朋友则喊她阿姨,但无一不是带着最甜美的笑容,叫人看了就有好心情。

    有个小女娃盯着她的肚子,突然好奇心大起,撒腿跑了过来,问:“向园长,你肚子里有小宝宝吗?”

    “对啊,我肚子里有小宝宝。”

    “那ta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

    “我也不知道呢。那,你觉得ta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呢?”

    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最后老实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呢。”

    向暖被她给逗乐了,忍不住摸了摸她可爱的小脑袋,夸奖了她漂亮的裙子和辫子,夸得小家伙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那个小家伙跑开了,又有几个小朋友凑过来,都对向暖肚子里的孩子很好奇。甚至有人的妈妈已经怀了二胎,奶声奶气跟向暖分享他的经验。

    向暖被他们逗得东倒西歪,差点儿没笑岔气。只是看着眼前这些无忧无虑的孩子,她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潘明昊,那个可怜的孩子……

    从幼儿园出来之后,向暖终于还是忍不住去了一趟医院。

    记者因为马玉凤的事情蹲守了两天,终于肯放过这对可怜的父子,不再天天到医院来骚扰他们。

    向暖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医生刚好从里面出来。

    小孩子都是害怕医生的,尤其是一个刚重伤入院,受了不少折磨的孩子,见到医生更是十分恐惧,恨不能逃之夭夭。所以潘明昊这会儿正躲在潘颂阳的怀里,委屈地哭着,不是哇哇大哭,是那种可怜巴巴的一抽一抽的哭。

    潘颂阳抱着他,一手拍打着他的后背,一边轻声细语地哄着,十足一副好爸爸的样子。

    父子沉浸在共同的温情世界里,谁都没注意到向暖的出现,直到潘明昊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

    “向暖?你怎么来了?”潘颂阳很意外。

    “我来看看昊昊。”

    没想到的是,潘明昊居然还记得向暖,并且很高兴地喊了一声“向园长”。

    “昊昊好呀。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你看看喜欢吗?”

    向暖买的是一套超人积木玩具和一辆遥控车,这都是男孩子喜欢的玩具,潘明昊也不例外,顿时就欢天喜地尖叫起来。只是他那欢天喜地的表情与他瘦得厉害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莫名心酸。

    向暖将玩具拆了包装,然后交给他,让他自己玩儿。

    “谢谢你,让你破费了。”

    向暖笑了笑。“孩子开心就好。他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有说,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吗?”

    “伤筋动骨一百天,可能还需要一段日子。到时候,马玉凤的判决应该也下来了,事情也算了结了。然后我就带昊昊回老家,希望他在那里能够忘掉这些不愉快的经历,健康地成长。”

    “会的,一定会的。”

    潘颂阳微微一笑,深深地吐纳了一口气。事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心里有太多的感慨,同样也有许多的悔恨和内疚。马玉凤有错,他又何尝都对?一段婚姻出了问题,从来就不会是单方面的原因……

    “那天……他没有生气吧?”

    向暖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指的是哪天。“没有啊,他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何况,他很了解我是个什么人。”

    她可以选择分手或者离婚,但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婚内出轨的事情。

    “也对。以你的品性为人,别说夫妻感情和睦,就算真的有什么问题,也做不出红杏出墙的事情。”

    “谢谢。”

    “我只是实话实说。”

    “那个,我想去买点饭菜回来,要不你帮我陪昊昊玩一会儿?”

    “没问题。”

    潘颂阳摸了摸潘明昊的脑袋,交代他要听向暖的话,然后就出去了。

    向暖陪着潘明昊玩积木。她本来就是个幼师,引导孩子玩玩具对她来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她很有耐心,声音也特别温柔,所以潘明昊很喜欢跟她一起玩。

    后来潘颂阳提着吃的回来了,潘明昊还不肯停下来,拉着向暖要继续玩。

    向暖又陪了他一会儿,然后就连哄带讲道理地让他放下玩具,先吃午饭。

    “我先回去了。如果……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联系我。”

    “谢谢,我会的。”

    向暖点点头,又哄了潘明昊几句,这才离开医院。牧野不在家,她也就没回锦绣园,直接回了大院,否则公婆他们该担心她了。

    果果隔了一天一夜没见她的弟弟,所以一进门就直接扑到向暖怀里,将耳朵贴在高高隆起的肚子上去跟弟弟交流。刚好肚子里的小家伙很配合地动了几下,她兴奋的尖叫声差点儿没将房顶给掀了。

    “妈妈,弟弟他说他喜欢我!”

    向暖轻笑出声。“那是自然。我们果果这样既漂亮又可爱的小公主,哪个不喜欢啊?”

    “呵呵……”

    晚上,牧野依然没有回来,甚至连电话或者短信都没有。

    向暖下意识地等到了十一点多,最后实在熬不住了,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但是一整夜都睡得不太安稳,三点多的时候醒了一回,直到天亮才又昏昏沉沉地睡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毫不意外地已经日上三竿了。

    牧高峰和罗筱柔出门去了,只有张妈做好了丰盛的早餐等她醒来。

    向暖边吃东西边听广播剧,正陶醉的时候,突然接到了李晓敏的电话。

    “亲爱的,你们家牧长官在家吗?”

    “前天晚上接了个紧急电话,应该是出任务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怎么了?有事需要他帮忙吗?”

    “不是……”李晓敏的语气明显有些犹豫,给人欲言又止的感觉。

    向暖突然意识到什么,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亲爱的,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如果不是有事情需要帮忙,李晓敏不可能特地打电话来询问牧野的行踪!

    “我刚刚看到一条新闻,说在昨天的剿毒匪任务中,一名警察牺牲了……”

    什么?

    向暖惊叫一声,感觉心脏都不会跳了,浑身开始冒寒气,连呼吸都喘得厉害。

    “你把那条新闻转发给我,立刻!马上!”

    张妈也被她激动的语气给吓到了,一边问“怎么了”,一边快步地凑了过来。

    “晓敏,你快发给我!”

    “好。你也别太紧张,我觉得那个人不可能是他的,你千万别自己吓自己。好了,我已经在微信上转发给你了。”

    向暖的手指颤抖得厉害,一连操作了三次才成功地打开了那条新闻链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