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23章 你有什么资格指控我?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他们一家三口幸福快乐,我只有羡慕的份。我拼了命地表现,努力做一切自己能做的事情,就是希望他们能看到我的好,从而能够把我当成他们的孩子。可惜,一直到我成年了,这个愿望也没能够成真。中考的时候,我发挥得特别好,本来可以上那个片区最好的高中。结果我养母二话不说给我改了志愿,给我报了一所技校,让我读了幼师,那样我就能早早地出来赚钱养家了。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自己也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幸福,可提起这些,向暖仍旧会忍不住鼻子发酸,眼眶里泪花打转。

    认识潘颂阳的时候,也可以说是我最难的时候,所以我很感激他曾经给了我那么多的温暖和照顾。我曾天真地以为,我会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于是,我把他带回家去见我的养父母,想跟他们商量结婚的事情。结果他们提出了要20万彩礼,酒席也由男方全权负责……其实,他们知道潘颂阳根本拿不出这些钱,所以故意狮子开大口,就是不想让我嫁出去。在饭桌上,他们对潘颂阳各种出言侮辱,过分至极。因为他们不仅要我嫁不成潘颂阳,还想要他恨我!我跟潘颂阳没有如他们所愿的那样立刻分手,他们就三番四次到潘颂阳单位去闹,直到潘颂阳受不了离开……这些,你都不知道吧?你觉得,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潘颂阳还能对我有多少感情?

    我、我不知道……

    马玉凤确实不知道向暖的身世,也没听潘颂阳提起过这些前尘旧事。想想也是,那么屈辱的历史,谁愿意去提?又不是自虐狂!

    这次,轮到向暖苦笑了。

    可我知道。如果不是潘明昊恰好选了温暖幼儿园,潘颂阳这辈子或许都不会再联系我。至少自打我们分开之后,他一次也没找过我,哪怕是一通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我想,那个时候他应该遇见了你,有了他想要守护一生的人,所以他不可能会记得我这个带给他那么多屈辱和难堪的前任。如果他现在有那么一点觉得我好,那只是因为他在你这里受了挫折。马玉凤,你完全是杞人忧天。又或者,你其实是不愿意承认你们之间出了问题,所以才把一切都归罪到我的头上……

    最后那句话让马玉凤紧紧地握住拳头,双眼瞪得眼珠子都往外突出来了。

    很显然,向暖那句话直接戳中了真相,由不得她不肯承认。

    你——你放屁!如果不是你,我们之间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都是你,是你勾引他,他才会越来越看我不顺眼!都是你的错!

    如果你到现在仍这么认为的话,那你今天叫我来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只是为了再一次将我劈头盖脸骂一顿吗?难道这么做,你跟潘颂阳就能回到当初了吗?

    马玉凤双手握拳,用力地捶打着桌子,眼珠子瞪得又大又红。你——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质问我?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很聪明,什么都知道吗?

    向暖难得咄咄逼人一回,直接给了她一个不屑的冷笑。我是没什么资格,我也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你满意了吗?

    你——

    马玉凤,人活在世上,谁没有自己的烦恼和痛苦?你说我没有资格,可你又有什么资格把自己的痛苦都怪罪到别人身上,甚至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孩子?就算你认定是我破坏了你跟潘颂阳的感情,那你至少要捉奸捉双吧?你凭什么仅凭自己的胡乱猜想就定我的罪?我又凭什么要为你的胡思乱想买单?我欠你的吗?

    欺善怕恶是人的本性。

    马玉凤面对好言好语解释和劝说的向暖反倒不买账,这会儿向暖冷着脸劈头盖脸地骂一顿,她反倒冷静了。

    诚如你所说,我丈夫对我很好,我过得很幸福。我年少的时候过得艰难,好不容才得到幸福,我珍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作死地去毁了它?我就是再蠢,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情吧?换了你,你会吗?所以,马玉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凭什么把你不能接受的事情强加到我的身上?要说冤枉,我才是最冤枉的那个人。我好好地过我的日子,忠于我的丈夫我的婚姻,凭什么要被你扣上一个红杏出墙的罪名?我好心好意相办一所好的幼儿园,凭什么要被你泼脏水诋毁?我朋友的孩子,又凭什么被你当成威胁我的筹码?如果当时有个什么闪失,你可能就会杀了一个无辜的孩子!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指控我?

    马玉凤被反驳得哑口无言,只有身体越绷越紧,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向暖这一番话,无疑是将她剥得一丝不挂,不得不以最羞耻的面目来示人。她想要狠狠地反击,张嘴却不知道怎的居然发不出声音。

    马玉凤,说句难听的,你是恨我也好,怨我也好,在心里诅咒我也罢,对我来说都是不痛不痒的。我的日子照样过,幸福指数并不比从前少一分一毫。可你呢?因为你的执念,你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害得你的孩子不能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害得你的父母一把年纪了还要为你伤心落泪,甚至潘颂阳都有可能离你而去,值得吗?你自己好好想想,这样值得吗?

    值得吗?当然不值得!

    可事已至此,她还能怎么样?她能杀了向暖吗?她杀不了!就算她真的杀了向暖,这一切也已经成了定局,甚至她还得赔上性命!

    值得吗?

    怎么会值得呢?

    只可惜,她明白得太晚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马玉凤再次双手捂脸,肩头耸动了几下,接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也许你会觉得我说得太轻巧,甚至认为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我今天既然来了,有些话我还是想说。马玉凤,你应该庆幸贝贝没事,所以你没有铸成大错,要付出的代价还不算太惨重。只要你真心悔过,好好表现,很快你就能重获自由了。以潘颂阳的性格,他就算真的跟你离婚,也不会教唆潘明昊不认你这个妈妈。甚至,他也许根本不会真的跟你离婚。你们的感情或许真的在这些日子的争吵和猜忌里耗尽了,可你们毕竟曾经同甘苦共患难,又共同养育了潘明昊这个孩子,一切就还有挽回的余地。但前提是,你得知道自己错了,错在哪里。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不骗我?马玉凤仿佛从向暖的话里看到了希望,她甚至下意识地想抓住向暖的手,可是隔着桌子她根本够不到,而且小吴也不允许她那么做。颂阳他真的会原谅我吗?

    我不能给你写保票,但我敢保证,如果你还是这样执迷不悟,你不仅会失去潘颂阳,失去潘明昊,甚至还有可能永远失去幸福的权利。孰轻孰重,你自己好好地琢磨吧。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我走了。

    马玉凤没有出声,甚至没有看向暖。她就那么呆呆愣愣地盯着桌面,似乎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维世界当中,根本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存在。

    走到门口的时候,向暖停下脚步,回头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确定马玉凤不会有反应,她这才一路走出警察局。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牧野下班的点了。

    向暖于是给牧野打了个电话,问他是否能够正常下班。如果可以的话,她去接他。

    其实牧野自己开了车去上班的,哪里用得着她一个孕妇去接人?但她难得心血来潮,他也就没拒绝。

    车子停在缉毒大队办公楼门外时,下班时间已经到了,但牧野还没见人。

    向暖也不催,拿着手机安静地刷着新闻,直到车门被拉开。终于出来啦?

    牧野抓住她的手,半牵半抱将她带出车子,然后让小吴自己回去了。

    我们不回家吗?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啊?

    吃饭,看电影,怎么样?

    向暖甜甜地笑。棒棒哒!

    牧野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牵着她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然后拉开车门扶着她坐进去。

    他们没有去大餐厅,而是选择了一家小小的港式茶餐厅,既有甜心甜品也有炒菜,甚至还有牛扒三明治之类的西餐。

    牧野点了几个炒菜和一份黑椒牛扒,又给向暖要了一份椰果西米露。

    先上来的是椰果西米露,温热香甜的味道。

    向暖抓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吃的心满意足。

    这个时候,他们旁边那桌来了两个三四十岁的女人。两个人一坐下来就开始控诉自己的男人,什么钱赚得不多,对孩子不管不问,脾气还大,真把自己当大爷……

    大概是太气愤了,两个人都没怎么控制音量,坐在旁边的向暖和牧野一字不落地听了去。

    牧野对此没什么想法,脸上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只有看着向暖的眼睛藏着不易觉察的柔情。

    向暖则几次听得想笑,又必须忍着。她想发表点感想,又怕被对方听见,于是拿起手机给牧野发了一条微信,并朝他眨了眨眼睛暗示他赶紧看。

    牧野只得掏出手机,打开微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