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20章 疯了!真是疯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挂了电话,向暖一把抓住牧野的手,一脸慌乱。牧长官,贝贝被马玉凤绑架了,我——

    我已经听到了。妈,你来照顾果果,我跟向暖出去一趟。牧野将果果往屋里一推,一把抱起向暖大步走出家门。

    妈妈,等等我!等等我呀!果果在后面狂追,但追了没几步就被罗筱柔一把拉住,好说歹说才总算把她给劝住了。

    牧野单手利索地操控方向盘,一边给朋友打了个电话。郑魁有句话说对了,他们不能完全被马玉凤牵着走。

    等他放下手机,向暖嘴巴动了又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这会儿脸色发白,嘴唇发白,连脑子都是空白的。心跳又快又乱,肚子里的孩子似乎也被吓到了,不安地动着。

    贝贝如果因此有什么意外,晓敏和郑魁肯定会一辈子痛苦,他们也不会原谅她的!

    贝贝不能有事!千万不能有事!

    牧野的右手越过中控台,将向暖柔软的小手握在掌心里,轻轻地捏了捏。不会有事的。

    热度从那宽厚的手掌传递过来,从手心开始一路飞窜,直到心脏,最后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奇迹般让她如雷的心跳平静了许多。

    早知道……我就不去医院了……昨天向暖就有点后悔了,这会儿更是后悔莫及。我知道她恨我,但我没想到她这么疯狂,居然绑架了贝贝……

    向暖,听着,这不是你的错。我知道你很自责很内疚,但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何况,事情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我知道,我只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的感觉,实在让人无力。

    大院离贝贝所在医院有点远,荣城的交通又向来不是那种四通八达的顺畅,即便牧野车技再好也没办法缩短多少时间。何况向暖在车上,还怀着孩子,他也不敢有任何闪失。

    好在他们在路上的时候,牧野就接到了电话,孩子已经被他特警队的战友给救下来了。

    没事了,孩子已经救下来了。

    向暖愣了一下,然后喜极而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牧野静静地看着她将脸埋在掌心里,眼泪从指缝间渗出来,没有开口。这个时候,她需要用眼泪来宣泄先前堆积在心底的恐惧。

    等他们的车子赶到医院,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围观的人群也都散了。

    马玉凤被警方带回了警察局。

    向暖顾不上马玉凤,抱着肚子就往贝贝的病房跑。

    牧野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侧,双手微微张开呈保护的姿势,确保不会有人不长眼地撞到她身上。

    晓敏!一到病房门口,向暖就急得大叫一声,然后靠在门框上喘着粗气。

    病房里,李晓敏抱着贝贝。郑魁站在她身边,两个人一起看着怀里的小宝贝。

    贝贝被马玉凤抱到天台,马玉凤从头到尾都在大吵大叫,把贝贝给吓得哇哇直哭,大概是哭累了,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向暖的一声叫喊惊到了贝贝,小小的身子一个激灵,嘴巴一瘪,眼看就要醒了。

    你小声一点!李晓敏严厉地瞥了向暖一眼,似乎是责怪她吵到了贝贝,然后赶紧低头哄贝贝,手也轻轻地摇晃。

    贝贝不安地动了动,最终又在妈妈摇篮一样的臂弯里睡着了。

    向暖被李晓敏那一眼看得浑身僵硬,还有点发冷。她就那么站在门口,像是被点了穴道似的,半天都没动一下。

    牧野伸手揽上她的腰,让她往自己身上靠,手掌揉弄着她的头发。

    郑魁注意到了向暖的反应,歉意一笑,说:向暖,你别怪晓敏,她也是心疼贝贝,不是故意针对你。

    向暖拼命挤出一抹笑,却是比哭还难看。我……对不起……

    我们都知道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那个马玉凤就是个疯子。好在贝贝没事,否则……总之,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别太自责。再说了,贝贝之所以能安然无恙,也是你先生叫来了他的战友,否则事情不会这么顺利。

    当时特警队的人是趁着马玉凤不注意,从大楼外墙由下而上去将马玉凤制服的。这种高难度的任务,可不是一般的警察能够完成的。救人那位警察的身手,一看就是军人出身,动作干脆利落且出手如电。

    那个……贝贝没有受伤吧?

    郑魁看了一眼李晓敏怀里的孩子,眼里满是心疼。没有,只是受了点惊吓,睡一觉就没事了。

    向暖点点头,望着从头到尾用侧脸对着自己,眼睛只看着贝贝的好姐妹,半晌说不出话来。她想起那天牧野说过的话——

    如果贝贝有什么意外,很可能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

    此刻她不得不承认,牧野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

    现在已经没事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向暖,晓敏现在很不冷静,你别跟她计较。

    向暖见李晓敏仍没什么表示,只能点点头,黯然离开了医院。走到车子旁边,她就扭身直接扑进了牧野怀里,紧紧地抱住他的腰。牧长官,我难受。

    贝贝才刚被烫伤,接着又被马玉凤抱走吓得不轻,李晓敏作为母亲自然是心疼不已。她不出声不是因为怪罪你,而是她的心情很糟糕,这个时候谁都不想理会,包括郑魁。也许比起怪责别人,她更多的是自责,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贝贝。

    我知道。何况,虽然我是无意的,但贝贝确实因我飞来横祸。她就算真的怪我,也是应该的。

    向暖什么都明白,可心情还是很差。这种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事情却越来越糟糕,甚至脱离了控制的感觉,实在糟透了。

    先回家吧。有什么想法,等明天李晓敏冷静下来再说。

    向暖趴在他胸口,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起头。我想去警察局见见马玉凤。

    牧野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

    没这个必要。一个钻进死胡同里的人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再多的证据摆在面前,她也不会相信一分一毫。你去了,除了刺激她的情绪得到她的破口辱骂之外,并不会有任何的改善。

    想起这两天马玉凤疯癫的样子,向暖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可马玉凤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今天抱走贝贝威胁她,明天还不知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这种后患无穷的因子,难道就由着她一起存在吗?

    走吧,先回家再说。

    嗯。

    比起来时的一路飙车,回去的路上,牧野将车子开得缓慢而平稳,仿佛是在给向暖更多的时间来平复情绪。

    回到大院,果果和张妈都已经睡了,牧高峰和罗筱柔坐在沙发里,看样子像是特地在等他们。

    情况怎么样?贝贝没事吧?

    罗筱柔还挺喜欢贝贝的。

    牧野回道:没什么问题,就是受了一点惊吓。向暖,你先回房去洗澡睡觉吧?

    好。爸,妈,那我先回卧室了。

    等卧室的门关上,牧野才在父母对面的位置坐下来。他随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角,但是没点着。自从向暖怀孕之后,不需要谁来特地提醒,他就尽量不在家里抽烟了。

    这事得处理好。那个马玉凤是个祸害,不能任由她继续疯下去。

    牧野点点头,半眯着鹰目缓缓地吐出一口烟圈。我知道,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这事儿就到此为止,你们也别再跟向暖提起。

    提起马玉凤,就等于提起潘颂阳,如果话是从公婆的口中说出来的,向暖很容易胡思乱想。

    我们又不是老糊涂!罗筱柔不满地瞪他一眼。

    牧野挑了挑剑眉,又吐了一口烟圈。

    父母子三人又聊了一会儿,罗筱柔就回房休息去了。

    牧野被牧高峰要求陪着下了一盘棋。父子两一边在棋盘上挥戈厮杀,一边聊上几句,直到棋局分出胜负。

    牧高峰看着白子已经无力回天了,这才将手里的白子放回棋篓里,眼睛却一只盯着棋盘上的棋局,越看越觉得满意。

    行了,回房去看看向暖吧,她心情恐怕不好。

    牧野点点头,放下手里的棋子就直接回了卧房。

    向暖早已经洗了澡,正靠在床头发呆,两眼都是涣散的。门开了,她才用力眨眨眼睛,侧头对着他笑了笑。时间不早了,我估摸着你也不想泡澡,所以没给你放水。

    牧野走近去,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两口。给我两分钟。

    向暖便忍不住笑出声来,开玩笑道:你确定能洗干净?

    一会儿你检验一下不就知道了?这话他故意贴着向暖的耳朵说,声音压得很低,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向暖不争气地红了耳朵,然后是脸颊。

    他低笑两声,在她的面红耳赤里,施施然地进了浴室。

    流氓!

    向暖无声控诉,在她脸上的热度还没完全退下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浴室走了出来。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让人口水直流的好身材暴露无遗。尤其是某个傲人的部位,即便还是安静状态也极具侵略性。

    向暖很想表现得淡定一点,但效果明显不佳,随着他长腿交叠靠近来,她顿觉气温又升了好几度,让她甚至怀疑空调是不是调错模式了。

    之前有一次午睡,她不小心调成了制暖模式,结果睡着睡着就热醒了,被他笑话了好久。

    男人单膝跪床,两手撑在她的身侧,似笑非笑地俯身凑近,脸与脸近在咫尺,呼吸交融。舌尖一扫,就扫过她敏感的耳朵。

    不是要检查吗?动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