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18章 你就不怕我杀了她?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潘颂阳一听到这个声音就皱眉头,听到她爆粗口,更是想挖个洞钻进去,免得一会儿丢人现眼。

    向暖,你快走吧。

    走?走哪里去?潘颂阳你这个王八蛋,我就知道你对她没死心,我就知道你背着我跟她勾搭在一起,王八蛋,贱人,不得好死……

    在潘颂阳的阻拦和司机的保护下,向暖低头匆匆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坐进车子之后,她决定这几天不要再过来医院了,还是等贝贝出院了再去家里看她吧。情况特殊,晓敏肯定会理解的。

    没想到的是,李晓敏很快就打来了电话。

    原来向暖离开之后,马玉凤还在医院里闹腾,闹得人尽皆知,连安保人员都出动了。

    贝贝的病房离得不算太远,就算李晓敏想要两耳不闻窗外事,多少也听到一点消息。更何况,马玉凤还满含怨恨地喊着向暖和潘颂阳的名字,她想不知道都难。

    对于潘颂阳和向暖的事情,李晓敏也是知道的。只不过她认识向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分手了,她也没见过潘颂阳真人,倒是见过照片。

    在向暖的口中,潘颂阳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曾经给过她许多的温暖和照顾,最后是因为刘秀青棒打鸳鸯才不得不分了手。

    李晓敏还记得,向暖不止一次提到过,她希望潘颂阳能够幸福。只是谁都没料到,潘颂阳居然娶了这么个老婆。大庭广众之下跟个泼妇似的破口大骂,甚至对丈夫动手,丑态百出,自己丢脸,丈夫也跟着丢人。

    她还在闹吗?

    保安来了之后,已经安静了。不过,没准这会儿正在她儿子的病房里继续发脾气,只不过声音小了而已。我这里离那边有一段距离,她只要不是尖叫,我也听不见。当然,我巴不得听不见呢,那女人骂得实在太难听了。

    李晓敏跟向暖关系好,自然是听不得马玉凤这么辱骂自己的好姐妹。她比谁都清楚,向暖跟牧野的感情好得蜜里调油,怎么可能跟潘颂阳有什么瓜葛?

    向暖一时百感交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只是叹了一口气。

    向小暖,你别又胡思乱想啊。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别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可当初我要是早知道潘明昊是潘颂阳的儿子,直接拒收了,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了。

    李晓敏不客气地翻了个大白眼,完全不以为然。你得了吧。城堡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没听过从外面炸开的。他们夫妻两要是恩爱甜蜜,谁又能破坏得了?就比如你跟你家牧长官,就算跳十个八个前任出来,肯定也不会有任何影响,该甜蜜还是甜蜜。

    十个八个前任?晓敏,你当我们两是感情骗子吗?向暖哭笑不得。她就潘颂阳这么一个前任,牧野还一个都没有呢,哪里来的十个八个?

    假设,什么叫假设,需要我给你科普吗?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少给我胡思乱想。你跟潘颂阳之间什么都没有,他那老婆就能闹腾出这么多事情了,摆明了感情早有问题。说起来,你也是运气不好,怎么就这么巧撞枪口上了呢?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

    向暖也觉得自己挺冤的。当初审核学生资料的时候,潘明昊那份不是从她手里过的,否则她看到了潘颂阳的名字,肯定会避开这颗炸弹。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没有早知当初。

    大概这就叫孽缘吧。对了,这几天我就不过去看贝贝了,免得又碰上他们。等贝贝出院了,我去家里看你们。还有,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一定要跟我说。

    知道啦。我跟谁客气也不能跟你客气啊!安啦安啦,好好在家养胎,别四处蹦跶了。

    好,那我先挂断了。再见。

    拜拜。

    挂了电话,向暖想象着马玉凤大闹医院,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对自己破口大骂的情景,当真一个头两个大。

    自从跟潘颂阳分手,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他们一次也没碰见过。怎么如今去到哪里都能碰上?当真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命运的轮盘,怎么躲也躲不过么?

    向暖无声地叹一口气,抬手揉了揉额角。

    这时,肚子里的小家伙突然动了几下,似乎在抗议,又似乎在以这样的方式安抚她的情绪。

    向暖将手放在腹部,感受着里面的动静,很快就笑了。跟这个大宝贝相比,那点烦心事真不算什么。

    相比于向暖这边的重新归于平静,潘颂阳和马玉凤那边仍旧鸡飞狗跳。

    尽管因为医护人员的劝说和安保人员的严肃批评,马玉凤已经不再站在走廊又叫又闹,可进了病房关了门,她也没打算就这么善罢甘休。

    潘颂阳一言不发地坐在凳子里,由着马玉凤劈头盖脸地数落和谩骂。这些日子,他对这样的咒骂早已经习以为常,甚至有些麻木了。他和马玉凤的最后一点情分,也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咒骂里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疲惫和厌恶。

    马玉凤浑然不知道潘颂阳的想法,只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发泄心里的负面情绪。可她越是骂得难听骂得凶狠,潘颂阳就越是不吭声。潘颂阳越不吭声,她就越生气,骂的就越难听……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唯一庆幸的是,潘明昊重伤后身体很虚弱,精神不足导致他长时间都在昏睡状态,马玉凤的大吵大闹都没办法让他苏醒,否则他只怕又要吓得哇哇大哭。

    事实上,这些日子夫妻两个人之间三头两天爆发这样的战争,对潘明昊的伤害是最深的。比起之前,他现在要沉默很多,声音大一点就会露出惊弓之鸟一般的可怜神色。

    潘颂阳注意到了,并且不止一次跟马玉凤沟通,希望她能够收敛自己的脾气。可马玉凤情绪一上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儿子也不在眼里,照样闹得天翻地覆。

    潘颂阳焦头烂额、身心疲惫,于是加班的时间就多了。他以前在网上看到,有些网友说到了家门口,宁愿在车子里坐上几个小时也不愿意踏入那个门。当时他不懂得那是怎样的心情,甚至觉得对方无病呻吟,没事找事。

    如今他却感同身受,因为他也开始做这样的事情了。就算工作忙完了,他也更愿意在公司呆着,直到不得不离开。回到小区楼下,他会找个安静的地方默默地抽烟,而不是回去吃口热饭洗个热水澡再好好睡一觉。

    自从马玉凤变了个人之后,除了洗个热水澡,其他的都是奢望了。甚至偶尔她难得做点好吃的,可吃着吃着就会发疯,最后又是食不下咽,不欢而散。

    潘颂阳最近抽烟抽得越来越凶了,每当他皱着眉头沉默地抽烟,马玉凤就认定他是在想向暖,话越说越难听,然后又开始吵。

    这样的两个人,再过下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即便有个孩子,潘颂阳也不认为继续维持这样的家庭是为了他好,所以几次跟马玉凤提出离婚。

    离婚就是马玉凤的逆鳞,提一次就爆发一次,每一次都闹得鸡犬不宁。她甚至对潘颂阳放话,如果他敢离婚,她就死。

    看着她拿着菜刀就要割自己,潘颂阳只能冲过去把刀夺过来,然后又一次妥协。

    两个人就这么恶性循环似的反复上演着以上的戏码,直到潘明昊这次出事。

    潘颂阳终于坚定了离婚的决心。再这么下去,他们一家人都得死!

    呼——呼——呼——马玉凤骂得口干舌燥,气息都喘了起来。

    潘颂阳也没给她递一杯水,而是沉默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样的眼神让马玉凤心头火又一次熊熊燃烧起来,她张嘴正要发作,却被潘颂阳抢了先。

    骂够了吗?骂够了我想出去一下。

    你——你去干什么?去找那个贱人吗?潘颂阳,你这个王八蛋!你要是敢去找她,我就杀了她!我一定会杀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