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17章 你说谁是疯子?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还没反应过来,她的司机就已经抢先一步挡在她面前,大手钳住马玉凤的肩头将她牢牢地固定在半米远的地方。

    马玉凤够不着向暖,只能动用嘴巴。向暖,你这个贱人!都是你!都是你把我儿子害成这样的!贱人,你不得好死……

    潘明昊离开温暖幼儿园之后,潘颂阳和马玉凤将他转到了另一所幼儿园,并且搬了住址。

    那家幼儿园跟温暖幼儿园相比,别的不说,单说放学时间就早了将近一个小时。而且幼儿园要求放学后一个小时之内必须将孩子接走,晚了要补交费用不说,还要挨批评。不像温暖幼儿园,就算偶尔去得晚了,老师也会把孩子照顾得好好的,甚至一句难听的话都不会说。

    新住址离潘颂阳的工作单位比较远,接孩子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马玉凤身上。可即便是她一下班就赶过去,也通常都过了最晚接孩子的时间,为此她没少被幼儿园的人教育。

    昨天晚上,马玉凤又去晚了。她手头上的工作差一点儿就干完了,可是幼儿园一再打电话催促,她只好先去把孩子接了。等孩子吃了晚饭,她就将孩子留在家里,自己去公司把剩下那点工作给忙完。因为怕潘明昊自己跑出去,她犹豫再三才把门给反锁了,谁知道就这么出了意外。

    直到现在,潘明昊还在重症监护室里,尚未脱离危险。

    潘颂阳也怪罪她,认为她把孩子单独留在家里简直愚蠢至极,而且极度不负责任。

    为此,夫妻两人在医院狠狠地吵了一架,差点儿还动手了。

    直到现在,潘颂阳还不肯原谅马玉凤,连一句话都不想跟她说。

    马玉凤又憋屈又担心儿子,被折磨得都快疯了。如今见到向暖,她已经不想讲什么道理,理所当然地认为如果不是向暖,潘明昊就不用转到别的幼儿园,也就不会有今天的灾祸。

    向暖也知道这会儿跟马玉凤说什么都是白搭,所以没打算为自己辩解,直接留司机断后,她先一步走出了医院。

    司机也不敢耽搁太久,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马玉凤就撒腿追上去,生怕向暖出了什么差错。

    坐在车子里,向暖心里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却又不知道该找谁说一说。都已经翻出牧野的微信了,可最后还是退出界面,继续沉默地望着车窗外。

    下午,李晓敏特地给向暖打了电话,让她不要再跑过来了。

    向暖也知道自己除了送点吃的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真的没有再往外跑。

    晚上,牧野下班回家,特地告诉向暖潘明昊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真正脱离了危险。

    向暖听了很高兴,但对于在医院被马玉凤纠缠的事情,她半个字都没提起。她理所当然地认为,如今潘明昊脱离了危险,马玉凤应该就不会再惦记着找她的麻烦了。

    晚饭,向暖难却两位妈妈的盛情,一不小心就吃撑了,只得拉着牧野一起出门去遛弯。

    果果白天出门去玩耍,这会儿累得睡着了,就没跟去。

    出了院子的门,牧野摸了摸向暖的肚子,道:吃不下就别吃,撑坏了也不好。

    没事,多溜达两圈就好了。而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不小心就吃撑了。

    别不好意思拒绝妈和张妈,肚子是你自己的,饱还是饿,她们又不清楚。你要是真吃不下了,就直接跟她们说,她们不至于为这个不高兴。

    我知道啦。向暖笑呵呵地将尾音给拉长,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不过你放心,就算吃撑了也没事,我每天都有勤快地遛弯,不会长成大胖子的。

    牧野轻弹她的额角。我又没担心这个。

    真的没有吗?真的没有吗?有就说出来,别不好意思啊。她故意的。

    牧野在她的腰上挠了两下,吓得她立马求饶,这才不再整蛊作怪,老老实实地挽着他散步。走着走着,不可避免地又聊到李晓敏家的事情。

    如果你是郑魁,你会怎么办啊?

    那我从一开始就不会让她们有机会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像当初他知道母亲不喜欢向暖,所以宁愿让她一个人住在锦绣园。当然,一旦涉及感情,不管是亲情、爱情还是友情,都是很难理智对待的。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容易被感情左右,做出不理智的决定。说实话,郑魁已经做得挺好了。

    向暖立马点头表示赞同。起码他不是那种愚孝的男人。要知道,现在多少男人处理不好婆媳之间的关系。要么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听媳妇儿的唆使,对父母不管不顾。要么就是一味地迁就父母而让自己的媳妇儿一忍再忍,最后忍无可忍,一发不可收拾。

    郑魁很疼李晓敏,对父母也孝顺,但他知道田桂香不喜欢李晓敏,所以并没有一味地要求李晓敏去容忍。

    如果李晓敏早点把田桂香的行为告诉郑魁,没准事情不会走到这一步。有时候我以为的为你好,其实不见得真是那样。

    可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都会做这样的事情:以爱为名,或许也从爱出发,结果却适得其反。

    所以,夫妻两之间贵在坦诚,不要好心办坏了事。

    嗯。

    向暖想起自己留下一纸离婚协议书离开的事情,到现在仍觉得自己愚不可及。幸亏高逸尘把真相告诉她,否则她真跟牧野错过此生,那还不后悔死啊。

    这么一想,她忍不住紧紧地抱住近在咫尺的胳膊。

    怎么了?冷?

    向暖忍不住笑了。现在是八月份,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冷?没想到一向聪明绝顶、惊才艳艳的牧长官也会问这种傻问题啊。

    没办法,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不是骂她笨吗?

    我掐!我掐!我掐掐掐!

    好了,别闹了。牧野哭笑不得地捏住她的手,包在掌心里轻轻。

    在大院里足足溜达了一个多小时,向暖才打着哈欠回了家。

    我还有点资料要看,你先洗澡睡觉吧,不用等我。

    向暖知道他忙得很,就算不出任务也有很多案子要查,所以体贴地不去闹他,自己洗了澡就钻进被窝睡了。

    牧野查完资料已经十二点过了,洗了个战斗澡就熄灯钻进了被窝。

    向暖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立马自动自发地凑了过来,整个贴到他怀里,还咕哝了一句什么。

    牧野收紧臂弯,吻了吻她的脸,然后放松身心沉入梦乡。

    第二天,向暖醒来的时候,牧野已经出门上班去了。连果果都被爷爷奶奶带出去玩儿了,只剩下张妈在等她起来。

    向暖一个人吃了一顿美美的早餐,然后带了张妈特地给贝贝准备的美食出发去医院。

    大概是伤口已经不疼了,贝贝今天明显活泼了许多。

    向暖还在病房门外就听到了她银铃一般的笑声,惹得她也跟着笑了起来。贝贝小公主,干妈来看你了哦。

    贝贝对向暖很熟悉,也知道向暖对她好,所以很亲近向暖,见了立马笑得眉眼弯弯。

    向暖爱怜地亲了一口她香香的小脸蛋。干妈带了好吃的,贝贝要不要吃啊?

    贝贝一听,立马两眼发亮。

    这个小吃货。李晓敏笑骂。

    向暖一边打开保温桶,一边给李晓敏解释:张妈特地给贝贝做的儿童餐,色香味俱全,而且特别有童趣。

    张妈的原话是:孩子不舒服的时候更要把食物做得漂亮一点,这样他才能有兴趣。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你跟着跑来跑去就算了,还连累你婆婆他们。

    闭上你的嘴!跟我还分这么清楚,你是讨打是吗?你是我的好姐妹,是我的亲人,我婆婆和张妈爱屋及乌是理所当然的。就像我有什么需要帮忙,你家郑大叔会推辞吗?绝对不会!

    李晓敏笑着趴到她背上,看着她从保温桶里端出来的儿童美食。果然做得很精致,大人见了都觉得很有食欲。

    贝贝高高兴兴地吃了不少,吃得肚子都滚圆了。最后还是李晓敏怕把她撑坏了,不敢再给她吃。

    向暖趁机拿出玩具分散她的注意力。

    两个女人陪着贝贝玩了很久的游戏,等小家伙睡着了,向暖逼着李晓敏去睡觉,自己则离开了医院。

    在走廊上,她遇到了潘颂阳。

    好巧。想到自己此刻灰头土脸的样子,潘颂阳觉得有些尴尬。你来医院看朋友?

    我朋友的孩子烫伤了,过来看看。你……潘明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昨天下午脱离危险。但是伤得很重,需要将养很长一段时间。

    而且租的房子也烧得乱七八糟,甚至祸及了隔壁的人家,还不知道要赔多少钱呢。

    想到这些,潘颂阳就一个头两个大,却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没有危险就已经很好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自责,好好照顾孩子吧。我本来想过去看看的,但是……可能不太方便,所以……

    向暖也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毕竟两个孩子就在同一家医院,从这个病房到那个病房不过是几步路的距离。事实上,她也有心去看看,只是想到马玉凤的态度,她到底没敢去。她被骂一顿倒没什么,就怕闹得鸡飞狗跳的,吓到孩子。

    她昨天找你麻烦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她现在就是个疯子,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提到马玉凤,潘颂阳的语气里都带着怨念。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跟马玉凤的感情就更加糟糕了,但不得不为了孩子继续容忍。可出了这次的意外,他已经不确定是否还要忍下去了。

    向暖还没接话,身后就传来一声河东狮吼。

    你说谁是疯子?潘颂阳,你他妈的说谁是疯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