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14章 龙精虎猛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到底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新婚夜,被肩头有伤仍龙精虎猛的新郎官折腾了半宿才被放过。第二天,她更是睡到了日上三竿。

    醒来之后,向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勒令牧野躺在床上休息,理由:病号就该好好地躺着,不许四处蹦跶!

    牧野本来就有几天假期,所以也乐于配合她。两个人退了蜜月套房,直接回了锦绣园的小窝,在家里过了几天蜜月。

    除了出门去采购和回医院换药,两个人基本就在家里窝着,主要地点就在床和沙发之间来回移动,倒也逍遥自在。

    自从向暖能够感觉到胎动之后,两个人腻歪在一起的时候,牧野总是习惯性地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不时就能感受到掌心下的动静。感受的次数多了,自然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激动,但每一次都会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连到了他的心上,扯得他的心脏也跟着微妙地颤动。

    向暖喜欢他这样。每次他从后面抱住她,手放在她小腹上,都会让她觉得她和孩子都是他最珍视的宝贝,被他捧在心尖上。这个时候她身体里每一个懒散细胞都会被调动起来,靠在他怀里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所谓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不就是这样么?

    几天假期一晃而过,牧野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

    向暖自然也回到了大院里,继续被母爱泛滥的张妈和婆婆大人当猪一样养着,每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埋头品尝各种美食。

    这样大吃大喝,很容易造成胎儿营养过剩不说,孕妇也很容易体重超标。可每次向暖想要少吃点,两位妈妈就各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她觉得不全部吃下去就是在犯罪,于是只能听话地照吃不误。

    但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向暖加大了运动量,每吃一顿都要在大院里溜达上几圈,直到消化得差不多了才停下来。

    顺产对大人和孩子都好,而孕期多做运动对顺产最有帮助,所以罗筱柔和张妈倒也没拦住她,偶尔还陪着她一起溜达。

    这样一来,向暖的身材倒也没有怎么走形,只是肚子隆起得越发明显,皮肤也越来越好了。

    偶尔罗筱柔也会笑嘻嘻地轻掐她的脸,说:“看这小脸粉嫩的,比十八岁的小姑娘还要滑,难怪那小崽子一回家就往你身上黏。”

    向暖被她调侃得面红耳赤,偏偏又不知道怎么反击,只能傻傻地受着,脑子里不可避免地想到某个男人夜里折腾起来总没完没了的画面。

    罗筱柔见她含羞带娇的模样,顿时笑得更加开怀。儿子儿媳妇感情好,她这个当妈的看着也高兴。

    八月下旬的某一天,李晓敏带着贝贝一起来大院玩。

    贝贝一进门就被罗筱柔接了过去,然后就带着果果一起进了家里那个小游乐场,祖孙二人一起陪贝贝玩儿去了。

    张妈送来茶水点心之后,也跟着进了游乐场。

    人上了年纪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含饴弄孙,哪怕是别人家的小孩子也乐在其中。

    客厅只剩下向暖和自己,李晓敏不再正襟危坐,而是靠在沙发里,露出一副疲惫的样子,只差再加个唉声叹气。

    向暖拿起一块哈密瓜送进口中,然后拍了一下好友的膝盖。“没这么严重吧?”

    前不久李晓敏的公公病了,在老家那边看不好,郑魁就让他来荣城的大医院就诊。她婆婆田桂香理所当然的也跟了过来,毕竟郑魁要上班,李晓敏要照顾贝贝,而且儿媳妇照顾公公也多有不便。

    李晓敏和郑魁住的是一室一厅,床也只有一张,多了两个人根本住不下。他们原本是想着在医院附近找个便宜一点的酒店让田桂香住下的,毕竟天天在医院的折叠床上睡也挺受罪的。可田桂香死活不愿意,说是这样太浪费了,一定要住他们那里。

    郑魁和李晓敏都没有办法,只好临时买了一张沙发床,白天当沙发用,晚上就做床,勉强也能将就。

    离他们住处不远就有一家大医院,郑魁和李晓敏当然不会舍近求远。一线城市的医疗资源自然是小城市所不能相比的,郑爸爸在老家的医院住了半个月也没查出个病因来,到了荣城很快就查了个清楚明白,然后开始接受治疗。

    郑魁不可能真的将照顾爸爸的任务都交给母亲,最后就变成了他白天去上班赚钱,晚上去医院照顾病人。

    这样一来,郑魁比较辛苦就不说了,李晓敏和田桂香的相处时间多了,本来就不亲近的婆媳二人就更是矛盾重重。

    在田桂香眼里,李晓敏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幼师,自然是配不上自己做老板的儿子的。她到现在仍固执地认为郑魁是个老板,什么破产不过是说辞而已。

    郑魁破产,和李晓敏结婚,这两者的时间相差很近。破产之后,郑魁寄回家的钱没以前多了,田桂香也认为这都是李晓敏唆使得儿子不要父母。上次被儿子“赶”回老家丢尽脸面的事情,她更是全部怪罪在李晓敏身上。而对于重男轻女的她来说,李晓敏生了个女儿更是没用……总而言之,李晓敏在田桂香眼里近乎一无是处。

    一个不好相与的婆婆,一个不讨她欢喜的儿媳妇,这样两个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可想而知生活是多么的鸡飞狗跳乱七八糟。

    李晓敏为了不让郑魁难做,已经百般忍让了,无奈田桂香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处处给她气受。

    郑魁在家的时候,田桂香很会做人,虽然偶尔说几句难听的也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可郑魁若是不在家,她就完全原形毕露,专捡难听的话来说,十句话有九句是戳人心窝的。

    李晓敏心疼丈夫白天要上班晚上还要熬夜照顾病人,一直忍着没在郑魁面前戳破田桂香的面目,所以郑魁还傻傻的以为婆媳二人相处得挺好。

    不能跟丈夫抱怨,李晓敏只好找好姐妹向暖来诉苦。打电话怕被田桂香听到,只能在微信上发文字。一来二去,她刷手机的时间就多了一些,又被田桂香逮住好一通数落,差点儿没把她给气哭。

    总之,自从田桂香来了之后,李晓敏的幸福生活就彻底跑远了,直接变成了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简直有苦说不出。

    “相信我,真的有这么严重,我绝对不是无病呻吟。哎,我现在就巴望着他爸爸能尽快康复,然后赶紧回老家去。”

    李晓敏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口气,身体更加往沙发背上靠去。她这些日子是真的身心疲惫,在郑魁面前还得装做若无其事,也只有在好姐妹面前才敢这么毫不遮掩地表露出来。

    向暖听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挪动身体靠近她,将她的脑袋揽到自己肩上。“那你公公的病情怎么样?医生有说大概要多久才能康复出院吗?”

    李晓敏轻轻摇头,更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的,没到那一步,医生是不可能给你确切答案的。”

    也对,医生说话都是有所保留的。

    想到自己之前的经历,向暖深有感触地点点头。

    “那如果你公公还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康复,你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要不,你还是跟郑魁商量一下,想办法在医院附近给你婆婆租个房子?”

    再租个房子只是花点钱,可婆媳两继续这么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最后没准会影响到李晓敏和郑魁的夫妻感情。因为婆媳矛盾而导致夫妻矛盾频发,甚至最后闹得要离婚,这种事情可是屡见不鲜。

    “再说吧。这段日子,最累的人就是大叔,人都明显瘦了。我还是再忍忍吧。”

    提到郑魁,李晓敏的语气里难掩心疼。

    向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背,让她继续在自己身上靠着。

    沉默了一会儿,李晓敏又笑声地说:“亲爱的,我可真羡慕你啊。房子车子票子都不愁,老公把你当宝贝一样宠着,公婆也把你当女儿一样疼着,什么都不需要担心,简直称得上是无忧无虑啊。一个成年人可以无忧无虑,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别胡思乱想,你这点困难只是暂时的。等你公公的病痊愈了,他们也就回去了。”

    李晓敏苦笑。“我现在对此表示怀疑。以我婆婆的行事作风,没准最后要死皮赖脸地留下来。我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唉,愁人啊!”

    “你也别想这么多。真到那个时候,自然也是有办法解决的。你看,上次你婆婆跟你舅妈他们一起闹,最后你家大叔不也顺利解决了吗?你要相信他!”

    李晓敏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你不懂。我不是不相信他,我是不想把他逼到那个地步。平常他一个人赚钱养家,回来还要帮忙做饭照顾孩子,就已经很辛苦了。这要是他爸妈再添点麻烦和负担,他怎么扛得住?我最近很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把贝贝送到托儿所,然后我回去继续上班。”

    可是,贝贝才一岁多,她怎么放心把她丢给托儿所?

    “小敏,我有个办法。你看,我反正还没这么快就生,你把贝贝放我这怎么样?就算我生了,家里除了我也还有我婆婆和张妈,多照看一个孩子应该不是问题。等贝贝满两岁,你再让她去幼儿园读小小班。”

    “这样真的可以吗?你婆婆不会同意吧?”

    李晓敏不是不心动,但是张妈和罗筱柔再空闲,那也是别人家的保姆和婆婆,她这个外人怎么好麻烦她们?

    向暖皱着眉头想了想,也觉得自己一口答应了不太好。“要不,我晚上跟她们商量一下吧。反正贝贝已经一岁多了,时间也不是很长。”

    “这……那先说好,她们要是不同意,你也别多说。我可不想因为我,闹得你们婆媳之间有隔阂。”

    向暖笑着掐了一下她的腰。“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难说。一孕傻三年,你现在可不就是傻子吗?”

    “那你也是!”

    “得,两傻子凑一起了。”

    向暖大笑。

    原本,向暖想留李晓敏吃了晚饭才回去的,结果下午田桂香就打电话过来,话里话外就是她躲到外面去偷懒,也不知道回来给丈夫做饭。

    李晓敏忍着没在电话里发作,挂了电话跟向暖诉说了几句,最后还是抱着贝贝回家去了。

    向暖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去。看着车子消失不见了,她才轻轻叹一口气。

    在征求婆婆的意见之前,向暖想要先征求牧野的意见,所以等牧野下班进门喝了几口茶,她就把他拉进房间去了。

    牧野不明所以,一进门就将人搂到怀里来,先是一个深吻,然后摸着她敏感的腰肢,声音略显沙哑地问:“怎么,想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