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13章什么?新婚夜又出状况?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后面又玩了几个小游戏,婚礼仪式部分就算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吃吃喝喝的时间。

    向暖换了一身大红色的礼服,以水代酒,跟着牧野一起给亲戚朋友们敬酒。亲友们大多都知道她怀孕了,所以在这个环节上并没有多加为难。

    唯一例外的,就是牧野那帮要好的兄弟围成了一大桌,他们平常没少被他削,今天终于逮着机会报仇了,着实灌了他好多酒。就算牧野酒量不错,也差点儿喝得趴下。

    亲朋好友散了以后,牧高峰和罗筱柔就将他们两给赶走,余下的工作都由他们来接手。

    牧野自己开车,直接载着向暖去了酒店。

    罗筱柔做主给他们定的蜜月套房,说他们虽然是老夫老妻了,可毕竟是新婚夜,到底要有点不一样的回忆。

    反正也不缺那点钱,牧野也就没跟她唱反调,欣然接受了。

    车子驶出庄园门口,向暖才想起梁蓉自杀的事情。她仔细地看了庄园门外的地面,没看到什么血迹,想必是已经清理过了。

    梁蓉怎么样了?

    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至于具体怎么样,与我们无关。

    话虽然这么说,但向暖想想还是觉得挺郁闷的。如果不是今天的安保工作很到位,没准婚礼就要被梁蓉给彻底搅和了。

    虽然今天她没能成功捣乱,但她认定了我们是害死苏问心的凶手,执念如此之深,还不知道下回又会想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法子来给我们添堵。

    放心吧,她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向暖不知道他打算怎么做,但既然他没有细说的意思,她也只好忍着不去问。何况今天是他们的大喜日子,实在不该多提这些惹人心烦的角色。

    牧野最终也没告诉向暖,梁蓉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已经有点疯了。以后的日子,她恐怕要在精神病院里度过。

    时间是下午三点多,离下班高峰期还有一个多小时,路上交通相当顺畅。

    牧野驾着黑色的轿车,一路飞驰到了预订的酒店。进了房间,他就直接将向暖推进了浴室。你也累了,先洗个澡,然后睡一觉。

    怀着孩子忙碌了这么大半天,向暖确实累了,两条腿都酸软打颤,于是简单洗了个澡就钻进被窝里睡着了。

    等他睡沉了,牧野才悄无声息地离开酒店,直奔医院。

    换药的时候,医生很不客气地将他数落了一顿,觉得他太不将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可也应该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而不是刚取出子弹就四处蹦跶。

    ……你这是玩命的行为,知道吗?

    牧野沉默地听着他念,等换好了药,一言不发就大摇大摆地离开医院。回到酒店,向暖依然还睡得香甜,连姿势都没变过,大概真的累坏了。

    倒了白开水服了药,牧野换了干净的衣服,也钻进被窝里一起睡了。

    这一觉睡到了晚上七点多,两个人才先后从梦里醒来,

    向暖闭着眼睛伸了个舒服的懒腰,随即感觉到落在腰上的手往上移动,贴上她的后脑勺轻轻地揉了揉。她扬起嘴角,将脸埋进了近在咫尺的胸膛,贪恋地蹭了蹭。突然,一股奇怪的味道窜进了鼻子内,也刺激得她立马睁开了眼睛。

    牧野吻了吻她的额头,沙哑着嗓音问:怎么了?

    你身上有味道,好像是药的味道。从实招来,你去哪里了?向暖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扒他身上的t恤。他向来喜欢裸睡,顶多穿一条内裤,现在却穿着t恤,一看就有问题。

    什么叫欲盖弥彰?这就是!

    牧野也没想一直瞒着她,反正现在婚礼已经顺利结束,她知道了也不要紧,所以没多加阻拦。

    向暖将t恤的领子往下一扯,立马就看到了他肩头处的白色绷带。她先是一愣,接着眼泪就涌了出来。什么时候受的伤?为什么不告诉我?

    别哭,只是一点小伤而已。牧野直接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泪水。之所以没告诉你,是怕你胡思乱想。我这点小伤根本不影响今天的婚礼,但你要是知道了,没准就要求把婚礼给退后,至少也是一整天都提心吊胆。

    婚礼根本就不重要!我只要你好好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知道。这次只是一个小意外,以后我会小心的。别哭了,小心以后孩子生下来就是一个爱哭包。

    爱哭包就爱哭包,你不许嫌弃他。

    牧野哭笑不得,但这个时候也只能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好,我不嫌弃他。

    是不是很疼?向暖吸吸鼻子,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精瘦的腰,头部靠在他没有受伤那边肩头。嗅着空气里药物的味道,她的眼泪又有些控制不住了。接着她松开一只手,慢慢地往上来到绷带包扎的地方,轻轻地碰了碰。

    不疼,早就不疼了。

    骗人!向暖含着眼泪控诉他的谎言。他总说她报喜不报忧,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就连九死一生的时候,他也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口气,仿佛天塌下来也是小事一桩。

    牧野轻叹一口气,将她揽入怀里,一边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一边亲吻她的脸颊。好了,别哭了,真没事。你看,今天一整天下来,我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若是真疼,哪里能忍得住?

    忍不住的那是别人,不是你牧长官!

    向暖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只想紧紧地抱住他。虽然很心疼,可她其实也很庆幸,子弹若是再往下一些,恐怕他们这会儿就不能这么搂在一块儿争论疼不疼的问题了。

    这一次很幸运,可下一次呢?

    向暖越想越觉得后怕,可始终无法说出那句我们能不能不要干这么危险的工作。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她爱的,不就是这样铁骨铮铮、热血忠诚的他吗?他如果因为怕危险而放弃了自己钟爱的事业,选择做个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或者是推杯换盏算计利益的生意人,那还是牧野吗?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从来就是如此。

    嗤——两个人安静地靠在一起好一会儿,向暖突然含着眼泪笑了。

    牧野不解地摸了摸她的脸,又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傻笑什么?

    我突然怀疑,我们两恐怕是跟‘洞房花烛夜’这几个字八字不合,否则为什么每次洞房都出状况?上次是我,这次就轮到你了。恐怕还不止这样,我们兴许还跟蜜月套房八字不合。

    牧野笑了笑,翻身将她压在床铺里,一只手从她睡衣下摆探了进去,覆上她最敏感的地方。小笨蛋,你该不会以为这么点小伤就能让爷错过洞房花烛夜吧?那你也太小看你家男人了。

    你别闹了!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向暖红着脸想将他推开,却又怕碰到他的伤口。我是认真的,你别闹了,你的身体还要不要了?

    要,怎么不要?他低笑两声,对着她敏感的脖子吹了一口气,然后张嘴轻轻啃咬。身体我要,洞房花烛夜,我也要……

    向暖身体倏然紧绷,落在他没有受伤那边肩头的手用力推了两下。不行!你这样伤势会加重的!牧野,你别闹了!

    嘘——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向暖的睡衣被直接撩起,最敏感的地方落入他的口中,酥麻战栗的滋味瞬间窜过每一个角落,让她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

    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