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00章 明知故犯,忍痛割舍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在去缉毒大队报到前,牧野有一个星期的假期。

    罗筱柔果断地将他跟向暖一起赶出家门。你们去旅游也行,去锦绣园呆着也好,总之别在我们眼前晃。

    向暖跟牧野站在门外,看着无情关上的大门,齐齐失笑。

    我们回锦绣园看看吧,我也有好久没回去了。家具估计都落了灰尘,得好好打扫一番。

    自从确诊怀孕之后,她一天到晚不是在吐就是快要吐了,罗筱柔哪里敢让她一个人回锦绣园?于是,他们的小窝一空就是两个多月。

    走吧。牧野弯腰一把将她抱起,大步迈进车库。

    车子在开进锦绣园之前,他们先去了超市和菜市场,把需要添置的东西都买齐了。

    家里果然落了一层灰尘,连空气里都是没有人住的那种空寂的味道。

    牧野先收拾了沙发和茶几,然后洗了一盘水果,最后将向暖安置在沙发里。你的任务就是把这盘水果给吃了,其他的跟你没关系,懂?

    向暖笑眯眯地点头,顺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遵命,我的牧长官。

    要是以前,向暖大概不能这样心安理得躺着让他伺候。不过现在她肚子里揣着一块肉,偶尔恃宠生骄是应该的。

    呵呵……

    牧野抓着抹布看过来。傻笑什么?

    向暖将一颗圣女果丢进嘴里,眨巴眨巴漂亮的眼睛,问:你猜?

    牧野便忍不住笑了,但也没追问下去,由着她自己偷着乐。

    房子本来就不大,牧野又是内务高手,前后也就半个小时就让整个家恢复了窗明几净的状态,就连被单和窗帘都拆下来换了新的。

    牧长官,你过来!斜躺在沙发里的皇后娘娘笑眯眯地发号施令。

    牧野拿了毛巾擦干手上的水迹,然后才走到沙发前,俯身弯腰。怎么了?

    向暖趁机往他嘴里塞了一块哈密瓜,然后搂住他的脖子。甜不甜?

    牧野凑过去含住她水润的嘴唇,趁机将那块汉密瓜又送到她嘴里。

    好了,乖乖躺着,我去做饭。

    向暖望着他宽肩窄腰大长腿的身材,嘴角嚼着清甜的哈密瓜,觉得这日子简直比神仙还要快活。直到一盘水果快要扫荡完的时候,她才猛然想起什么,眼睛倏然瞪大。

    牧长官!牧长官!十万火急的语气。

    牧野吓得丢下手里的东西就奔了出来。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不是。向暖一把端起茶几上的果盘。你看,我都快把这些水果吃完了。

    没吃够也不能再吃了,留着肚子吃饭。

    不是。我居然没有吐,连恶心都没有,还一口气吃了这么多!这不科学啊!

    牧野忍不住笑了,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小笨蛋,你也太后知后觉了吧?

    他从一开始就发现问题了,之所以没提出来,是怕他一提,她没准就又觉得恶心反胃了。

    这么说,我的反应已经彻底消失了?向暖简直乐坏了,为了验证这个结论,牧长官,你给我找点味道很冲的食物过来,我要确认一下。

    牧野从善如流,很快给她拿来了一根大蒜。没错,是一整根大蒜,叶子贼绿的那种。

    向暖一脸黑线地望着送到面前来的大蒜。你这是让我一口咬下去?

    那也好歹洗一洗,脏兮兮的怎么下口?也不怕吃坏了你儿子!

    牧野逸出一声笑。你只需要闻一闻味道就行了。

    也对哦。向暖果断地将白色的梗撕开一点,一股刺鼻的酸味立马劈头盖脸地冲了过来,盈满整个呼吸。好像真的完全好了耶。天啊,我居然真的解脱了!怎么办?怎么办?我好想双手叉腰,然后仰天大笑三声啊。

    牧野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正常了,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就拿着大蒜回了厨房,留她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兴奋得差点儿没上蹿下跳。如果不是肚子里有一块肉,她肯定会那么干!

    向暖一个人躺在沙发里乐了一会儿,忍不住又蹭进厨房,兴奋不已地继续分享她的心得体验,一刻不停地吱吱喳喳,十足一只呱噪的小麻雀。

    在牧野这里发泄了一通,她又拿起手机拨通李晓敏的电话,继续宣泄她激动的情绪,最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我向汉三又活过来啦,哦耶!

    五分钟之后,这条朋友圈成功地收获了一堆评论,清一色的都是惊叹号、问号和惊恐的表情。

    向暖躺在沙发里,边刷边乐呵。

    牧野在厨房里游刃有余地忙碌着,抽空侧头朝沙发的方向瞅上那么一眼,眼里总能多沾上一些笑意。

    带着点补偿的心理,牧野特地多做了两个菜,五菜一汤,三荤两素,分量还很足。

    明明已经吃了那么多水果,可向暖还是吃了一碗白米饭,还有不少的菜,直到撑得快受不了才放下碗筷,然后摸着小腹哼哼。终于又可以继续做个吃货了。这种敞开肚皮胡吃海喝的感觉,简直不能太幸福!

    放纵的结果就是,她必须大中午的拉着牧野在小区里散步,足足走了一个小时才不再撑得难受。刚刚吃饱喝足,又运动了一个小时,困意很快就汹涌澎湃地袭了上来。

    牧野见她走路的时候眼睛都微微眯起,干脆一把将她抱起,扛着回了家,简单洗了个澡就一起倒进了床铺里。

    向暖沾了枕头就沉沉睡去,嘴角还带着满足的笑。

    确定她睡沉了,牧野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过两天就要到缉毒大队报到了,他还有些准备工作要完成。就像父亲说的那样,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要做到最好。

    向暖醒来的时候,夕阳已经西斜。

    房间的沙发上,面容英俊严肃的男人正拿着一叠布满文字的a4纸看得十分专注认真。夕阳从没有完全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间洒进来,落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因此而变得软和了许多,颇有点居家好男人的意思。

    向暖陷在柔软的床铺里,半眯着眼睛,就这么看得失了神。

    醒了?

    向暖这才反应过来,笑眯眯地应了一声,双手举过头顶舒服地伸着懒腰。

    晚上他们说要请客吃饭,要不要一起去?你要去的话,咱们可以早点回来。

    牧野每次回来,他那帮兄弟都要给他接风洗尘,向暖早就习惯了这个固定节目。她一边坐起来,一边笑着道:咱们哪次不是提前走的?

    说起来,她已经两个月没什么娱乐活动了,还真的有些心动。

    饿不饿?饿的话先在家里吃点东西。

    向暖揉了揉肚子,摇头。吃点水果就好了。

    深色俱乐部的服务非常全面,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当然饭菜也是很可口的。

    来的男人都是认识的,因为牧野交好的兄弟来来去去也就那些人。但每次来的女人都有新面孔,毕竟有钱有势的男人通常都不会太专情,像牧野这种极度洁身自好的更是屈指可数。

    这些女人大多是出来混的,各个都很有眼色也很识趣,所以每次聚会的气氛也都很融洽。

    但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的。

    这回不长眼的女人名叫艾莉,她既是其中一个人的女伴,也跟苏问心交好。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的风,居然妄想为苏问心出头,对着向暖说了几句夹棍带帮的话。

    一开始艾莉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向暖没放在心上,她脾气向来好,更不爱跟拎不清的人较真,只当是没听懂。可这个女人在喝了两杯酒之后,居然提到她的孩子,还说些什么积德之类的话,她的火气蹭地就上来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之后,整个包厢都安静了下来。

    其他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发现动手的人居然是向暖之后。

    艾莉则迅速地做出一副被人欺负的样子,捂着半边脸,眼泪扑簌簌地掉。

    向暖瞪着她,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以群分。你要为你的好姐妹抱不平,我能理解。你在背地里怎么编排我,我也能容忍。但是,谁都不能拿我的孩子做文章,哪怕只是口头上说几句难听的话也不行。

    她千万辛苦才怀上这个孩子,待ta如珠如宝,绝对不容许任何人伤害ta,哪怕是并不会造成实质伤害的咒骂也不行。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大多数人也都知道艾莉跟苏问心要好,更知道苏问心对牧野的那点心思,立马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猜中了七八分。

    将艾莉带来的男人郑长天黑着脸站起来,先是郑重地跟向暖道了歉,然后就粗鲁地把艾莉给揪出了包厢。

    包厢里的人都清楚,以后这样的场合,这个叫艾莉的女人不可能再出现了。

    向暖拿起湿纸巾擦了擦手,从面前的水果盘里拿起一颗圣女果送入口中。

    其他人很快就恢复状态,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不会多嘴问一个字,仿佛刚才这个小插曲压根就不曾发生过一样。

    不一会儿,郑长天又回到了包厢,也是闭口不提刚才的事情,只是明显带着一点讨好地跟牧野喝酒。

    向暖远远地看着,不免心潮起伏。如果牧野在这帮人里的地位排得并不靠前,那她刚才那一巴掌甩出去之后,恐怕就要承担后果了吧?

    这个现实的社会,世故的人心。

    如果牧野继续留在部队,他的成就只会比现在更加卓越,可他偏偏放弃了。他不会不明白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什么,只不过她和孩子在他心里的位置更重,所以他明知故犯,忍痛割舍。

    婆婆总是笑骂他心里有花也开不出来,那是因为他长出来的根本就不是花,而是看着朴实无华实则甘甜至极的果实。

    向暖突然心里一紧,跟着鼻子一酸,很想就这么冲过去,拥抱那个不动如山的男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