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94章 为什么这样糟蹋自己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也许是潘颂阳将向暖的话听进去了,又或者是马玉凤强烈要求的结果,最终潘明昊离开了温暖幼儿园,转到了别的幼儿园。

    具体去了哪个幼儿园,向暖不知道,也没想过要过问。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她想的是,以后应该再也不会有联系了。

    但愿我们都过得很好。

    就这样,各自安好吧。

    妈妈,你为什么笑啊?果果手里抓着玩具,歪着脑袋不解地望着向暖嘴角那抹笑容。

    向暖缓过神,笑得更灿烂,并伸手将她搂到怀里来。因为妈妈看到果果就很开心,所以才会笑啊。

    妈妈,我爱你!你最好了。

    向暖立马得到了一个散发着奶香的吻。妈妈也爱你,谁让你是妈妈的小宝贝呢。

    不对,我是大宝贝,弟弟才是小宝贝。

    向暖顿时笑得合不拢嘴,忍不住用力亲了她一口。是,你说得对,你是大宝贝。

    呵呵……

    这小家伙,怎么就能这么可爱呢!

    潘明昊转到了别的幼儿园,潘颂阳和马玉凤也随之消失在向暖的生活里。

    梁蓉也被苏清明送到了别的地方去静养,不再住在大院里。

    向暖的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每天除了想办法多吃一点,少吐一点,再多睡一会儿好觉,就没别的事情要操心了。

    随着胎儿的月份慢慢地大了,她的妊娠反应似乎轻了一些,虽然还是会吐,但比起之前已经有所好转了。最明显的就是,虽然每次吃东西胃里还是要翻滚,但吐出来的次数少了,能吃下去的东西自然就多了。

    家里几位老人见了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尤其是张妈,恨不得一天到晚就驻扎在厨房里,然后让向暖一天吃上十顿,把之前少吃的都给补回来。

    向暖再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甜蜜的烦恼。

    胎儿满三个月的时候,罗筱柔亲自陪着向暖去医院做了第一次产检,顺便建立档案。

    这也是向暖第一次听到孩子的心跳。

    噗——噗——噗——

    这心跳比常人明显要快一些,但是那样的生猛有力,每一下搏动,都像是强盛的生命力的体现。

    向暖听到第一声搏动的时候就觉得喉咙突然一紧,鼻子一酸,眼泪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涌了出来。

    这一刻,这两个月来受的所有的罪,包括之前吃了那么多苦涩的中药,那么多日日夜夜的提心吊胆,都值了。

    她的病历本上写着上一次流产的经历,还有这一胎出现两次先兆流产迹象,医生也能理解她的心情,并且好心地安慰了两句。

    孩子满了三个月就基本稳定了,只要不遭遇严重的撞击,它都会好好的。再过半年,你就能见到ta了。要每天保持好心情,孩子生出来才能更加漂亮。

    医生的话有如春日最明媚的阳光洒落在向暖的身上,心间,让她仿佛置身于一片繁花似锦里,微风拂过,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能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她本来想说,我不要求ta多好看,我只希望ta平安健康。可话到已经到嘴边了,又觉得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于是又笑着咽回去,只是含笑嗯了一声。

    听了胎心音之后就是一系列的检查, 从抽血到b超,虽然繁琐,但无损向暖的好心情。只要孩子安安稳稳地降生,就算每天都耗在医院里,她也甘之如饴。

    最后一项b超结果出来,今天的检查终于告一段落。

    医生看了一遍所有的检查结果,给了向暖一个振奋人心的反馈——母体和孩子都很好,接下来只要好吃好喝、安心地养胎就行了。

    妊娠反应可能还会维持一阵子,但一般不会超过四个月。你现在的反应已经明显减轻了,想必很快就能结束这种日子了。到时候别忘了让家里人多做点有营养的食物,但也别大吃大喝,免得胎儿营养过剩,生产的时候会比较麻烦。

    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向暖拿了自己的档案资料,步子轻快地出了诊室。

    罗筱柔在外面等着,见她出现立马起身走过来。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一切都好。再等半年,我们就可以跟ta见面了。

    太好了!

    b超影像打印出来之后,能看到的只是子宫某一块有一个颜色更深的胶囊一样的东西,别的根本看不出来。

    可几个老人对着那黑乎乎的一张图片看了又看,个个都眉开眼笑,就连牧高峰都看得出来喜上眉梢。

    向暖望着他们,既好笑又感动。等他们看够了,她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发给某个男人。

    呐,你儿子人生第一张照片,拍得还不错吧?

    晚上,某人给了回复:岂止是不错,简直帅得掉渣!

    噗——哈哈哈……向暖当场笑得毫无形象,在沙发里东倒西歪,跟不倒翁似的。

    帅得掉渣?亏他敢说!那黑乎乎的一团,跟帅得掉渣沾了点边儿没有?绝对没有!

    三老一小动作整齐划一地转过头,莫名其妙地瞪着她。

    这是怎么了?吃了笑笑果吗?

    妈妈,你笑什么呀?给我看看。果果跪在沙发上,伸手去抢向暖的手机。可她看不懂文字,还是不知道妈妈在笑什么。不过小家伙聪明,知道抢了向暖的手机去给奶奶看。

    噗——

    罗筱柔以为向暖看到的是什么搞笑图片或者段子,也没多想就看了,这才发现原来是儿子跟儿媳妇在微信上聊天。尽管没什么不能看的内容,可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就把屏幕给关了,让果果把手机还给向暖。

    她这儿子啊,对着谁都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响,对着媳妇儿倒是能说会道,还知道卖萌呢!

    牧高峰毕竟是个性子冷淡的男人,没什么八卦的心思,很快就低头继续看他的报纸了。

    张妈虽然好奇,但也不好追根问底。

    只有果果不死心地拿着手机按来按去,不一会儿就打开微信页面,熟练地玩起了那个叫跳一跳的小游戏。

    几天后,向暖有个问题想请教高逸尘,就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是高逸尘的秘书接的,说他得了严重胃溃疡,昨晚连夜住进了医院。

    麻烦你把医院地址和病房号发给我,谢谢。

    向暖挂了电话就盛了一保温桶的补汤和小粥,拎着出了家门,开车直奔高逸尘所住的医院。

    那是一所豪华的私人医院,环境优越,注重**,很适合有钱人。

    快到病房的时候,向暖碰到了高逸尘的秘书。两个人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笑容,谁都没出声。

    向暖走到病房门口时,高逸尘正靠在床头闭目养神,眼前还支着简易电脑桌。电脑屏幕上,一支无形的笔流畅地划着各种复杂的几何图案。屏保启动了,可见他眯了已经有一会儿了。

    向暖站在那一动不动,只是安静地望着他。

    高逸尘的脸色比平常苍白了许多,透着不健康的色泽,眉头也皱着,似乎睡着了仍感觉到疼痛难受。嘴唇抿成一道线,给人一种隐忍的感觉,仿佛在无声地忍耐着痛苦的折磨。

    明明拥有了数之不尽的财富,明明那么高高在上,明明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却偏偏活得这么寂寞,仿佛这让无数人羡慕不已的一切都不能叫他真正快乐和满足。

    到底是为什么?

    向暖实在不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她不在那个故事里,只能是雾里看花,终究不真切。

    你怎么来了?床上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嘴角微微上扬。

    向暖从自己的思绪里缓过神来,对着他笑了笑。听说你病了,所以过来看看。感觉怎么样?胃还疼吗?

    早就没事了。是他们大惊小怪,非要让我在医院住两天。

    严重胃溃疡还叫大惊小怪,那什么才叫严重?高总,我见过不把别人的身体当回事的,没见过像你这样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的。你是跟自己有仇吗,所以才可劲儿地糟蹋自己的身体?

    哪有这么严重?只不过是最近事情有点多,忙起来就忘了吃饭而已。

    其实这也是实话,他管着那么大一个公司,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忙起来确实连吃饭都顾不上。当然,归根到底他也确实不重视每日的饮食和作息,习惯了,也就麻木了。

    那就找个不会忘记的人准时准点提醒你。高逸尘,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的,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找。

    高逸尘像是没听懂。行了,我以后注意还不行吗?你给我坐下来。大着肚子的人,可别累着了。

    哪有这么娇弱啊?但向暖还是在其中一张单人沙发里坐了下来,并见带来的水果和保温桶一起放在小圆桌上。我给你带了汤和粥,要喝一点吗?

    好啊,我刚好有点饿了。

    高逸尘搬开电脑桌,掀开被子下了床,在向暖对面坐下来。

    向暖给他盛了一碗粥,小心地放到他面前。这粥很清淡,也很养胃,正好适合你。

    谢了。高逸尘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每一口都在嘴里细细地品味,直到化了才咽下去。热粥下肚,就像一只温暖的手,轻柔地抚摸着他昨晚还疼得死去活来的器官。

    向暖待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刚好高逸尘的秘书有事情要报告,她就识趣地离开了。抓住门把的时候,她突然又回过头去。

    高逸尘,你这样聪明能干的人,为什么在某些方面就不能大步地往前走呢?试试吧,我希望看到你很幸福的样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