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93章 我一辈子都不会跟他离婚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他离婚的,绝对不会离婚的,你别做梦了。

    马玉凤吼得声嘶力竭,吼得身体发抖,也不知道是想是要向别人示威,还是在安慰自己。

    她怕极了潘颂阳真的跟她离婚,怕得要死,却不敢跟别人说。

    向暖停下脚步,慢慢地转过头来,脸上扬起柔柔的笑。

    周围见了的人都觉得那笑如春风化雨,安静地滋养着万物,仿佛能将所有的躁动都拂去,只留下一份平和。

    那真巧,我也是。

    马玉凤一时大脑短路,直到瞪着向暖的身影消失在餐厅门外,她才反应过来向暖是什么意思。

    那真巧,我也一辈子都不会跟他离婚。

    但那个他跟她不一样,指的绝对不是潘颂阳。

    一个有了异心的女人,提起自己的丈夫时,绝对不可能露出那种幸福得让人醺醉的表情。只有深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提起他时,才能露出那样由内而外散发着幸福的笑容。

    当初自己跟潘颂阳热恋的时候,跟别人提起他时,每次不是都不由自主地露出这种笑吗?

    也许,真的是我多想了。

    马玉凤像是被什么东西抽去了力气,颓废地跌坐在椅子里。

    桌上,鸡汁小笼包正散发着腾腾热气和丝丝香味。

    在这热气缭绕里,马玉凤的视线慢慢失去了焦点,许久也回不过神来。

    记得刚跟潘颂阳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工资收入比现在要低得多,每个月都捉襟见肘,连吃个外卖都要斟酌一番。但那时候,他们很快乐。即便一日三餐都是番茄炒蛋和蒜蓉空心菜,也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相对一笑间,都是幸福。

    这些年,潘颂阳的收入一直都在增长,虽然不尽如人意,但比起当初确实要好了许多。起码他们可以租小区的房子住,起码一日三餐不用再勒紧裤腰带,起码买衣服偶尔也能去专卖店淘几件折扣品……

    是什么时候起,彼此之间越来越冷淡,即便坐在一起也没什么想聊天的冲动?是什么时候起,一言不合就会吵架,明知道不该却还是会拼命地戳对方的痛处?是什么时候起,明明曾经发誓要一起过一辈子的两个人,居然可以面不改色地将离婚挂在嘴边,仿佛它是多么具有威慑力的武器?

    是身边的朋友慢慢地都有了自己的房子、车子的时候?是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坐着好车,穿着名牌服饰,谈起自己的职位收入都神采飞扬、滔滔不绝的时候?是好几个同性朋友做了全职太太、每天都只管喝茶逛街的时候?还是……

    马玉凤记不起来了,好像不知不觉,一切就变成了这样。

    不知不觉,可也猝不及防。等发现的时候,好像已经太迟了。

    都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他们说了那么多的恶语,就像一把又一把刀子可劲地刺出去,早就将彼此的心都给伤透了吧,还能回去吗?

    还能吗?

    呜……马玉凤突然逸出一声抽泣,她忙一把捂住口鼻,拼命低下头,还借着撑腮的动作挡住别人的视线。

    眼泪一滴一滴坠落在桌面上,很快淡黄色的桌布上就多了许多褐色的小圆点,然后这些小圆点又很快地连成一片湿润的痕迹……

    向暖不知道马玉凤回去跟潘颂阳发生了什么,反正她晚上就接到了潘颂阳用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向暖,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道个歉。今天马玉凤是不是约你见面了?我不知道她都跟你说了什么,她最近有点神经质,想法乱七八糟的的,说话也难听,所以不管她说了什么,我希望你都别放在心上。

    我没放在心上。只是,如果你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很抱歉,以后就不要再跟我联系了,更不要在三更半夜发那种让人误会也让人瞧不起的短信。

    三更半夜?让人误会的短信?潘颂阳似乎很惊讶。我没有啊。向暖,除了挺久之前那条短信,我就再也没给你发过信息了。

    向暖听得皱了眉头,难道那信息不是他发的?可是,那明明是他的手机号码。除非,有人拿他的手机给她发的信息……

    我明白了,应该是马玉凤拿我的手机给你发的信息。向暖,我不知道短信具体的内容是什么,但我绝对没有给你发过那样的短信。

    马玉凤如果想要试探他跟向暖的关系,那她发的信息肯定是那种很暧昧甚至很露骨的内容。

    向暖接到那种信息,还不知道在心里怎么看他呢!

    潘颂阳顿时觉得脸面发烧,尴尬至极。幸亏是在电话里,不用直面向暖的眼神。

    向暖,我跟马玉凤之间确实出了问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除了争吵就是互相嫌弃。有时候我加班到很晚回来,回到楼下都不想进门,就怕一进门就看到她那张嫌弃的脸。可能正是因为最近的生活太糟糕了,所以我很怀念以前的日子,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重遇了你。说实话,我真的没想过要跟她离婚,然后跟你在一起。因为我不敢想,毕竟我已经有家有口了,再怎么样我也得对家庭负责。我之所以找你,只是因为我心里太苦闷了,所以忍不住像抓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你,但也只是想跟你说说话,没别的非分之想。也许你不相信,但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相信。

    向暖,你——

    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你合适的倾诉对象。以前不是,在你妻子知道我们曾经是恋人之后,就更不是了。如果你还想挽回你的婚姻你的家庭,那就不要再跟我有联系。

    潘颂阳沉默了很久,最后艰涩地吐出三个字。我知道。

    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或许是要说服自己,他又重复了一遍,用很低的有气无力的语气。

    向暖听了,心情也跟着复杂起来,但到底没说一句安慰的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只能自己去领悟参透,只能自己去调整适应,别人说再多做再多,也通常都是无补于事,甚至适得其反。

    向暖深吸一口气,结束了这段沉默。潘颂阳,就这样吧。无论如何,希望你能幸福。

    我……也希望你能幸福。

    再见。抛出这两个字,向暖就挂了电话。

    以后,应该不会再有联系了吧?

    向暖缓缓地吐出一口闷气,又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转身进屋。

    妈妈!妈妈,你看我画的小宝宝。

    向暖一进门,果果就抱着画板兴奋地跑过来,朝她展示自己刚刚创作的作品。

    画板上画的是一个娃娃的头部,虽然比例不协调,但基本的样子是有了,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果果真棒!画得真好看!向暖朝她竖起大拇指,又揉了揉她的脑袋。除了小宝宝,果果还会画别的吗?

    会呀。妈妈,你过来看呀。

    小家伙喜欢别人她,连画画的时候也喜欢有人在一旁看着她,然后每画出一点形状都可以炫耀一番。

    好,妈妈看你画。

    向暖握住她的小手,将她牵到沙发前坐下,然后看着她一边在画板上涂涂画画,一边在嘴里嘀嘀咕咕,小模样可认真了。

    不管心情如何烦躁,只要看着她这可爱的小模样,向暖就觉得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一颗心更像是雪花遇上了春日的暖阳,软得都要化了。

    妈妈,你看!

    哟,果果这画的是什么啊?

    这个是花花,这个是小鸭子,这个是蜗牛……

    除了花,别的东西都有点抽象,但仔细看又确实能看出她嘴里所说东西的影子。

    向暖自然是特别夸奖了一番,好让她更加兴致勃勃地继续画下去。

    暑假的时候,应该给小家伙报一个绘画班,好好地引导挖掘一番,不能浪费了这方面的天赋。倒不是指望她将来吃这碗饭,但技多不压身么。

    果果可不可以画一个爸爸呀?

    我不会。小家伙摇摇头,略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突然眉头一舒眼睛一亮。妈妈,你来画吧。

    好吧。

    向暖只好将画板接过来,动用自己那惨不忍图的绘画技术在画板上涂画起来。她已经很努力了,可画出来的效果实在是不忍直视,只勉强看得出来那是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停下笔的时候,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这技术,简直不能太丢人。

    哇,妈妈你画得真好看!果果小盆友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而且一脸真诚。

    向暖臊得想捂脸。臊完之后,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给某人发过去,附上文字:果果说我画得很棒,牧长官以为如何?

    给某人发完,她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眨眼间就收获了好几条评论,清一色的2333,一点都不给面子。

    一直到果果睡着之后,向暖终于收到了某人的回复。

    嗯,媳妇儿在抽象画领域的造诣果然无人能及。

    噗——向暖直接笑喷了。

    确实够抽象的!

    向暖笑得不能自已的时候,又来了一条信息。

    过段日子,爷让你在写实领域也历练历练,到时候好好表现,甭叫爷失望。

    咦?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过段时间要回来,站在面前让她画吗?可是,离他休假的时间还远着呢。

    向暖失笑摇头,笑自己太过较真,他估计就是逗她玩儿呢。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句话不是单纯的玩笑。

    算了,不想了,睡觉!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