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87章 贱人,去死吧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下午五点ian’sh左右,警方的调查终于有了初步的结果。

    温暖幼儿园剩余的早餐和餐具都被送去卫生局做了检验,确认并没有任何问题。别说没有老鼠药,就连卫生标准也都是完全合格的。

    通过排查幼儿园的监控视频,也可以证实潘明昊不是在幼儿园吃的老鼠药。

    既然问题不是出在幼儿园,那就只能扩大调查范围了。

    最后,警方通过排查潘明昊上学路上的监控视频,发现在马玉凤带着他去早餐当买早餐的时候,有人在潘明昊衣兜里放了一颗糖。

    那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如果不是查看监控,根本发现不了。

    在快到幼儿园的时候,潘明昊突然发现兜里有一颗糖,就掏出来吃了。

    当时马玉凤在打电话,压根没注意到儿子的举动,更不可能发现糖有问题。

    潘明昊进幼儿园之后没多久,连早餐都没吃完,毒性就发作了。幸亏老师发现不对劲,立马就联系了主任和校医,并迅速将人送到医院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潘明昊身上疑似被虐打的伤痕,潘颂阳先前已经亲自向记者证实,那是孩子昨晚在家里摔倒导致的撞伤和刮伤,跟幼儿园没有任何关系。

    调查到这里,已经可以证明幼儿园的清白了。至于那些死活不愿意相信警方的人,就算所有的监控视频都摆在他们眼前,他们也还是会怀疑的。

    温暖幼儿园的嫌疑洗清了了,但如果那个真正的凶手没有被揪出来,很容易会造成人心惶惶的局面。每个家长都要担心自己的孩子走在街上会被人往兜里放一颗糖,而这颗糖上面沾了毒药!

    警方给出的说法是怀疑其与潘某有过节,伺机报复,但具体的细节有待进一步调查,虽然只是怀疑,却也安抚了大多数人的心情。有针对性的报复和无差别的伤害,相比之下,当然是后者要可怕得多。

    几乎是在警方公布这个消息的同一时间,苏清明揪着梁蓉上牧家去谢罪。

    梁蓉进门的时候耷拉着脑袋,但仍看得出来她的脸高高肿起,五个手指印清清楚楚地印在脸上,这伤是怎么回事也就明明白白了。

    向暖看到他们进门的时候,惊讶得眼睛都瞪圆了,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这也不怪她,之前梁蓉企图让人将温暖幼儿园虐童事件跟苏问心跳楼身亡的事情联系起来,只不过那个帖子刚发出来就被删了,向暖根本没看到。

    苏清明之所以这么生气,也是因为梁蓉做得实在太蠢了,只差明着来了。

    其实,梁蓉平常没这么蠢。一个在大院里生活了几十年的女人,不可能蠢成这样。如果她只是向要报复牧家人,动不了牧高峰,偷偷抓把刀子将向暖给捅了并不难。可她恨的不只是牧家人,还有苏清明。她这个计划根本谈不上高明缜密,她也不需要,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没能力真把他们怎么样,她只想将事情给闹大,最好能捅出一个大窟窿,让他们死活都补不上。哪怕不能伤筋动骨,也要让他们头疼恶心一阵子!

    从一开始,梁蓉就没有想过要找那些大的媒体平台,因为他们一定会拒绝她,而且第一时间通知牧家和苏清明。那些小媒体就不一样,只要她花点钱让人煽动煽动,他们就会像个傻子一样指哪里打哪里。

    但梁蓉没料到牧高峰的动作这么快,窟窿还没完全捅出来,事情就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向暖的身份和苏问心的事情甚至还没来得及完全捅出来……

    比起向暖的惊讶,牧高峰和罗筱柔则表现得一派淡定,像是早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出戏。

    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屋里的人,梁蓉捏在衣袖里的手微微颤抖。

    问心。

    她的问心死得那么冤枉那么惨烈,却没有人为她讨回公道……

    她要记住这些人,他们都是她的仇人,如果不是他们,她的问心就不会死得那样血肉模糊!他们都该死,都该去死!

    最后,她的视线落在了向暖的肚子上。这个孩子,应该是属于问心的。如果没有这个女人,牧野娶的就是问心,那么这个孩子就该在问心的肚子里……

    向暖刚好接触到梁蓉的眼神,被那里面强烈的恨意戳到了,差点儿没忍住瑟缩了一下。

    梁蓉立马低下头去,又恢复了那副做错了事不知所措的样子,只有袖子里捏着拳头的手不小心泄露了内心的真实情绪。

    牧高峰清了清喉咙,冷着脸招呼。坐吧。张妈,倒茶。

    是。张妈领命而去,端上茶水之后,她就将果果带到房间去玩了。

    苏清明就拉着梁蓉在沙发里坐下,脸色有些青白难辨。

    不说苏家后继无人,牧野却在部队里混得风生水起,就是牧高峰的成就也远在苏清明之上,苏家自然是不能跟牧家相比的。所以,苏清明极力支持苏问心追求牧野。在他看来,自己的女儿国色天香,没几个男人能够抵抗得了。只可惜,牧野偏偏就是个例外。他的完美计划也落了空。

    在牧高峰面前,苏清明本来就是矮了一截的,但像今天这样低声下气还是头一回。

    而这一切,都是拜这对愚蠢的母女所赐!母女两都一个样,帮不上忙就算了,还把他的老脸都给丢尽了!

    苏清明越想心头火气越盛,整个人都要炸裂了,但必须极力忍着。他现在已经够焦头烂额的了,要是牧家再施加一点压力,那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从问心去世之后,她的脑子就不太正常,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疑神又疑鬼……我知道她做出的事情太过分,也不值得原谅,但还是厚着脸皮,希望你们能看在她痛失女儿,伤心过度做事荒唐的份上,原谅她这一回……

    直到苏清明说明今天的来意,并逼着梁蓉道歉,向暖才知道背后捣鬼的人居然是梁蓉。

    痛失爱女,伤心过度……这样的理由再加上两张满是痛苦和歉意的老脸,轻易就能让人软了心肠,似乎说出不原谅三个字都是一种罪过,至少是得理不饶人。

    苏清明的眼泪或许有装的成分,但梁蓉是真哭得伤心欲绝、撕心裂肺。那场面,简直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姑且不管罗筱柔和牧高峰怎么想,向暖是真的心软了。

    不管苏问心在别人眼里如何,但对梁蓉来说,她都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宝贝疙瘩,兴许比自己的命都重要。

    向暖想起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还只是一个孕囊而已,除了检查数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ta的存在,可失去的时候,她也痛苦得感觉快要死了。

    梁蓉养了苏问心三十年,就是养个宠物都养出了深厚的感情,何况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苏问心死了,而且死得那么惨烈,梁蓉的心只怕也跟着死了。

    将心比心,向暖对梁蓉是真的恨不起来。但向暖不敢轻易发表意见,她想法简单,考虑问题不够周全。既然有公婆在,交给他们就好。

    更何况,真正的受害者其实是潘明昊,而不是她。

    潘明昊差点死在梁蓉的手下,从法律层面来说,梁蓉已经触犯了刑法,不该一句原谅就能把一切一笔勾销。

    ……我向你们保证,回去我一定让人严加看管,绝对不让梁蓉再乱来。你们看……

    毫无意外,最后这个难题交给了向暖,毕竟她才是受害者。

    我……公婆既然把决定权交给她,也就是说不管她选择原谅与否,都不会有太大影响。尽管如此,向暖还是求证地看向婆婆大人。妈,我……

    罗筱柔点点头,眼神里有着安抚。

    梁蓉!苏清明用力推了梁蓉一下,沉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跟向暖道歉?

    见状,牧高峰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头。他是个粗人,但是对自己的女人向来疼爱,自然很不待见苏清明这种粗暴的态度。换了他,自己的女人就是将天捅破了也得护着。

    这一点,牧野很像牧高峰,这便是父亲人格对子女的榜样性影响。

    梁蓉被苏清明推得脚下踉跄,差点让就跌倒了。她一张脸本来就被打得高高肿起,刚刚又痛哭了一场,这会儿眼睛也是红肿得厉害,看着狼狈又可怜。

    这……向暖正想开口说算了,梁蓉已经低着头移到她面前,只是嘴巴动了又动,还是没发出声音。

    毕竟是长辈,向暖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

    磨蹭什么?说话呀。苏清明又粗声催促,声音里明显有着压抑的火气,让人听出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向暖也皱了眉头,心里对这个男人充满了鄙夷。

    就算梁蓉做错了事,苏清明对她的态度也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做丈夫的,对妻子竟然没有半分的尊重,仿佛她只是一个佣人,呼来喝去。也对,一个连亲生女儿都不在乎的男人,对妻子又能有多少感情?恐怕除了他自己,别人在他眼里都只是谋取利益的工具,有用的时候好言好语,没用了就当垃圾一脚踹开。

    梁蓉嫁了这么一个男人,苏问心有这么一个父亲,真是悲哀。

    向暖……梁蓉终于开了口。

    其他人都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表现。

    梁蓉脸上的表情却倏然变得狰狞,双眼里的恨意再也不遮掩,一直缩在衣袖里的手猛地抬起,狠狠地划向向暖的脖子。

    贱人,去死吧!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