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86章 不动手你就不是男人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深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现在怀着孩子,不适合动气。

    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或者你可以说出来,你凭什么会认定我跟潘颂阳不清白?我自认没有过任何可以让人误会的举动。

    马玉凤还没开口,潘颂阳先说话了。向暖,你别理会她,我看她是疯了。她就是个疯子,不可救药的神经病!

    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这就是证据!如果你们没有什么勾搭,他怎么会当着我的面维护你?

    马玉凤,你放屁。我不是维护她,我是受不了你像疯狗一样见人就咬。昊昊出了事,你就事论事就好,扯这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我跟向暖以前是在一起过,但那都是八辈子之前的事情了。你在跟我结婚之前也谈过恋爱,而且不止一次,我要是也这么翻旧账,日子还过不过了?

    潘颂阳也是气急了,直接用吼的,吼得额上的青筋都突突直跳。房门虽然关着,但向暖带了两个人来,这种在人前跟老婆吵架的感觉实在丢脸。更丢脸的是,向暖就在一旁看着,让前任看到自己现在过得这么糟糕,感觉就像嘴里被人塞了一把排泄物,那滋味糟糕得根本没有词语可以形容。

    向暖也觉得很尴尬。如果可以,她也想直接转身走人。别人的家事,她一点都不想掺和进去。

    倒是向暖那两个保镖依旧一脸面无表情,眼珠子都不怎么眨巴,仿佛他们只是两个木桩子,什么都听不懂。

    我是谈过恋爱,那又怎么样?我跟人家藕断丝连了吗?我跟人家生孩子了吗?

    我跟向暖也什么都没做!到底是谁告诉你,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马玉凤,我可以用我的命来跟你保证,我潘颂阳迄今为止就一个孩子,就是他,潘明昊!其他的,你别想栽赃到我的头上!如果我有在外面拈花惹草甚至四处撒种,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潘颂阳声嘶力竭地吼着,彻底被马玉凤给气疯了。他活了三十多年,就没这么丢脸过!

    这个曾经让他觉得无比温暖和感动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只会带给他难堪。

    哇——潘明昊被这阵势给吓着了,突然眼睛一闭就大声地哭了起来。

    几个大人如梦初醒一般看向床上的孩子,心情都无比复杂。

    潘颂阳比马玉凤先一步反应过来,走过去俯身抱住潘明昊,轻声细语地哄着,大手笨拙地在他背上拍打着。

    那一幕,透着温暖。

    马玉凤依旧瞪圆了眼睛,粗声喘着气,但脸上的表情没刚刚那么疯癫了。望着娃娃大哭的儿子,她的手慢慢地捏成拳头,喉咙上下滚动了两下,最终什么都没说。

    谁都没出声,只有潘明昊的哇哇大哭。

    向暖看着孩子一脸的泪,心里也充满了歉意,才刚受了那样的罪,又要看着自己的父母吵成这样,真是为难他了。

    潘颂阳勉强将儿子安抚好之后,抬眼看着向暖,道:向暖,你先回去吧。昊昊的事情,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再好好谈。

    好。无论如何,我都要向你们说一声抱歉,更要跟孩子说一声对不起。等调查结果出来,如果有需要幼儿园承担责任的地方,我们绝对不会推卸。

    她留在这里,局面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不行!马玉凤突然重重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吓得潘明昊一个瑟缩更加靠进潘颂阳的怀里。我不同意。谁不知道你嫁了个有钱有势的丈夫?谁知道警察是不是已经被你们收买了?

    这……

    那你想怎么样?你不相信向暖,不相信我,也不相信警察,那你相信谁?还是你就相信自己的胡思乱想、无理取闹?马玉凤,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就当我求你了,行吗?咱们冷静点,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有话好好说话,行吗?

    潘颂阳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疲惫。儿子突然出事,他吓得魂都快没了。好不容易人没事了,又被记者给围堵轰炸,这会儿又要忍受马玉凤的无理取闹……简直焦头烂额,身心疲倦。

    你看,你又为了她求我。潘颂阳,我只是说几句难听的话而已,你就心疼得不行了,是吗?我要是给她一巴掌,你是不是就得跟我拼命啊?

    马玉凤,我跟你真的沟通不了。你这么喜欢闹,那你就去闹吧,召集一帮记者来采访,大声告诉全世界你是怎么想的。狠狠地闹一场,没准咱们可以一夜之间蹿红,到时候会有人出钱请咱们拍广告拍电视呢。这么一想,还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就算闹得在这个城市呆不下去了,咱们就回老家种田,也算是衣锦还乡,挺好的。

    刚刚潘颂阳和向暖好说歹说,马玉凤都听不进去。这会儿潘颂阳的一番反话,倒是让她冷静下来了。她想在这个城市生根发芽,而不是灰溜溜地回老家去,那实在太丢脸了。

    向暖趁机离开。

    出了医院,上了车,向暖才抬手揉了揉额角。她真不知道马玉凤到底是怎么想的,误会她跟潘颂阳藕断丝连就算了,怎么会认为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潘颂阳的?

    婆婆说背后有人在捣鬼,那个主谋绝对不是马玉凤,她没这么大的能耐。那会是谁呢?

    正想着,手机突然响起。

    向暖掏出来一看,发现是高逸尘。喂?

    还好吗?

    你都知道了?向暖随即苦笑。也对,这事儿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你不知道才是怪事。

    一直在开会,刚刚才知道的。你还好吗?

    向暖轻叹一口气,侧头望着车窗外掠过的景物。我人挺好的,就是闹心啊,不知道这件事什么时候才能平息。不过,你说我这算不算是一夜爆红?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啊。

    放心吧,很快就会解决的。他的声音冷静沉稳,语气也带着保证的味道。

    向暖却没注意到这些,只是皱着眉头回道:希望是这样吧。

    回到家里,牧高峰和罗筱柔都在。

    罗筱柔虽然派了人跟着,但是见向暖安然无恙地回来,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没出什么问题吧?

    没有。向暖一想到马玉凤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就觉得头疼。这些话要是传到公婆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流言蜚语这种东西经常无凭无据,但杀伤力往往惊人的可怕。那个孩子也没什么事了,只是需要休养两天。

    那就好。

    向暖应了一声,心情忐忑地走到沙发坐下来。妈,警察局那边有进展了吗?

    快了。

    向暖听了,既激动又不安。她也想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可又怕真是幼儿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等结果了。若真是幼儿园真的出了问题,她也只能一力承担后果了。

    张妈一见向暖回来,二话不说,先把吃的给端上来,生怕饿着她的小小少爷。

    一碗卖相好看的绿豆粥。

    向暖嗅到那股甜味就有点难受了,但还是抓起勺子吃了几口,在胃里翻涌得快忍不住的时候停了下来。沉吟了一会儿,终于抬眼望向罗筱柔。妈,这件事会对牧野有影响吗?……

    啪——苏清明气得一巴掌甩在了梁蓉的脸上。他妈的,谁让你这么做的?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该死的蠢女人!

    苏清明一脸的凶神恶煞,像是恨不得要把梁蓉给吃了。

    啊——梁蓉被打的踉跄几步,差点儿没摔倒在地上,脸上被打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站稳之后,她抬起头来,狠狠地瞪着苏清明。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还说错了吗?你想死我不拦着,可你他妈的别拖累了老子!

    这个蠢女人,简直蠢到了家!如果凭这么一件事就能将人给拉下来,还用等到今天吗?早就有人争着动手了!

    更可恶的是,做了就做了,居然用的是这种蠢得人家一下子就能揪出把柄的方式!

    苏清明最近本来就有点焦头烂额的意思,偏偏梁蓉在这个时候还给他惹麻烦。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想毁灭证据、嫁祸给别人都无从下手。

    牧高峰只怕已经掌握了如山铁证,就等着跟他们算账呢!

    该死的蠢货!

    面对他的怒吼,梁蓉一言不发,只是冷笑。那笑里还满是讽刺,刺得人心头火起那种。

    苏清明差点儿没忍住又给她一记耳光。他掏出烟,点了一根,猛吸两口才将那股气压下去一点。

    我就是想死,怎么样?梁蓉突然开口了,表情逐渐变得扭曲、疯癫,眼里是掩盖不住的哀伤。苏清明,不怕告诉你,问心没了,我也不想活了。

    那你就去死啊。你要死就痛痛快快地死,整这么多幺蛾子干什么?苏清明不仅没有丝毫心疼,说出来话简直比刀子还要锋利,字字见血。

    我会痛痛快快地死的,等那些害死问心的畜生都付出代价之后。也包括你,苏清明!梁蓉歇斯底里地大吼,像是彻底疯了。牧家那帮畜生该死,你也该死!如果不是你,问心就不会死。她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自杀,她根本不想死,是你把她害死的。你根本就不是想救她,你是想逼死她——i

    啪——

    苏清明见她越说越不像话,甩手又给了她一记耳光。你他妈的疯够了没有?她也是我的女儿,我有什么理由逼死她?你疯也要有个限度!

    你别想不承认!苏清明,你骗得了别人,你骗不了我!她在你眼里,就只是帮助你事业高升的工具。有用的时候,你往死里宠着,没用了顺手就扔。她出了车祸不能有孩子了,你觉得她没用,又怕她对牧野痴缠不休丢了你的脸坏了你的事,所以你把她逼死了。你明知道就那么冲过去会把她吓着,可你还是那么做了,你根本就是故意的。苏清明,虎毒不食子,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你给我闭嘴!梁蓉,你再不闭嘴,老子就让你永远都没办法胡说八道。

    梁蓉一脸的泪,闻言呵呵地笑,手用力地拍了拍胸口。来啊,有本事你把我杀了呀。我知道,你早就想这么做了。那就来呀!你来呀!苏清明,你今天要是不动手,你就不是男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