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85章 不接受这样的侮辱!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虽然老鼠药的事情还没有完全查清楚,但孩子的妈妈对着记者说的话,明显是故意的。她恨你。

    同为女人,罗筱柔一下子就看穿了那个女人眼里压抑的恨意,而且绝对不是因为孩子的问题。

    她恨你。

    向暖被这三个字给吓得懵了,半晌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我……我跟潘颂阳真的没有什么……

    就算他们从前有过什么,也是八辈子之前的事情了,吃点醋可以理解,但恨,是不是太过了?

    但人家认为有。

    向暖不说话了。她问心无愧,别人却不相信她是青白的。对有些人来说,真相不重要,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

    如果马玉凤就是这类人,她就是怎么费尽心思去解释,恐怕也是没用的。

    牧高峰和罗筱柔动用了人脉关系,尽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件事给压下去。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次搅和进来的媒体都是一些没什么名气也没太大影响力的报纸杂志,大的报社电视台一个也没有。

    知名的媒体平台往往都有一定的背景,也有自己的关系网,领导人心里更是有一本谱: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什么时候该开口,什么时候必须闭嘴……他们心里都清楚得很。

    牧家的人都很低调,行事不张扬,甚至开的车子都很低调,看着就像极为普通的有钱人,还不是特别有钱那种。

    向暖和牧野没有举行盛大的婚礼,没有在媒体面前抛头露脸,甚至向暖很少跟牧高峰、罗筱柔他们去见什么重要人物。但知名的媒体负责人都有自己的路子,自然知道向暖是牧家的儿媳妇。

    温暖幼儿园的事情,除非已经证据确凿,他们才会谨慎斟酌和报道。可现在事情的来龙去脉还完全不清楚,他们根本不会随便搅和进来。

    摆平这些小媒体平台,对牧高峰和罗筱柔来说不是什么难事,问题的重点在于网络。

    报纸杂志要发刊,电视节目要播出,都需要足够的时间,也必须通过审核。可网络平台不需要,谁都可以在上面发表言论,而且只需要按一下鼠标就行。事后或许会有审查,有问题的内容会被删掉,但在这之前,这些言论已经进入公众的视野,已经被大家所知晓了。

    温暖幼儿园这件事在有心人的操控下,几乎是在潘明昊被送进医院之后就立马被发布到了网络上,再经过热心群众的转发评论,知道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所有的网络平台都将相关的内容删掉,也已经来不及了。

    泼出去的水,是不可能收回来的。就算拿毛巾拼命擦拭,短时间之内也会有明显的痕迹。

    事情闹得这样人尽皆知,幼儿园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在罗筱柔的安排下,幼儿园方面做出了公开回应,声明的内容分为三个部分:一是道歉,真诚的道歉,但这道歉无关真相,而是态度;二是幼儿园都会先垫付所有的医药费,并且密切孩子的身体状况;三是幼儿园会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尽快还原真相,如果问题真的出在幼儿园,幼儿园绝对不推卸责任。

    当然,这样一个声明不可能马上并且彻底解决问题,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要的就是一个态度,一个不逃避问题、肯配合调查、愿意承担责任的态度。

    继幼儿园之后,警方也发表声明,称案子已经立案侦查,也已经调取了幼儿园的监控录像,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查明真相。

    很多人因为这两个声明而冷静下来,不再跟着以讹传讹,而是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同样的,还有很多人根本不买账。

    虽然愤慨已经超出正常的范围了,但是我们也知道需要证据,所以我们愿意等待调查。

    世界上怎么会有着这样的人渣!应该把满清十大酷刑都拉出来,挨个给他们上一遍!

    他们也是为人父母,怎么就能对别人的孩子下这样的狠手?禽兽不如!天理难容!

    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渣根本生不出孩子,生了也是没屁眼的东西!这种人渣根本就不配有孩子,他们就该断子绝孙。

    正是因为孩子们需要讨回公道,所以才不能冲动,要理性对待。

    警察?在有钱人的面前,警察不过是他们手里的工具而已。真相?能够公布出来的,仅仅是人家想让我们知道的部分而已。

    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是社会的希望,如果我们连他们都保护不了,这个国家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希望?必须严惩那些人渣!

    发个不痛不痒的声明算什么?要是心里没有鬼,立马公开监控视频啊。我们不想看人玩文字游戏,我们要的是证据!

    楼上的不知道吗?事发当天,摄像头刚好出了问题,什么都没拍到啊。别问爷是怎么知道的,爷就是这么未仆先知。

    楼上真相了。这是一贯的把戏,把我们当猴子一样耍着玩儿。这个腐烂的社会,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了。

    ……

    妈,我想去一趟医院,看看潘明昊。不管怎么说,孩子遭受了这么大的罪,我作为幼儿园的园长,总该去看看的。

    这一点,牧高峰和罗筱柔都是赞同的。不管什么时候,出了问题都不能一味地逃避,该是自己的责任就要扛起来。

    我安排一下。但是向暖,你得小心点。

    向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听话地点点头。妈,我会保护好自己,不会让孩子有事的。

    罗筱柔安排了两个人陪着向暖一起去了医院,顺带给她当司机兼保镖。

    向暖第一次出行摆这么大的阵仗,还真的很不习惯,总觉得别人在盯着自己看。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喜欢带着一帮人高调地招摇过市,不觉得像耍猴的吗?

    幸运的是,医院门外并没有一帮记者围堵在那。

    穿着打扮无比低调的向暖很顺利地混在人群当中进了医院,一路来到潘明昊的病房。

    那是一个单人病房。

    人多口杂,要是普通的病房,事情会被搅和得更复杂,也会影响孩子休养。

    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潘颂阳和马玉凤都在医院里守着。

    潘明昊也早已经醒了,只不过受了这么大的罪,人不像平常那么活泼好动,乖乖地躺在病床上看电视呢,有点无精打采。

    向暖瞧着他发白的脸色,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她最看不得小孩子受罪。

    你来干什么?马玉凤首先发现了向暖,立马双眼圆瞪,扭身就扑了上去。你把我孩子害成这样,你还有脸来这里!我打死你!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

    陪向暖来的两个人动作一致地伸出手臂,将她阻拦在够不着向暖的地方。

    马玉凤拼命地想冲破他们的阻拦,嘴里不停地破口大骂,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往外吐,十足一个街头撒泼的泼妇。

    潘颂阳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往回拽。你冷静一点行不行?骂人打人能解决问题吗?

    在向暖来之前,夫妻两已经吵过一架了,只差打起来。

    冷静?你叫我怎么冷静?我儿子都成这样了,我怎么冷静?要是运气再差一点,他可能就——潘颂阳,孩子不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不心疼是不是?还是在你心里,儿子根本就没这个女人重要?

    潘颂阳脸色一僵,下意识地望了向暖一眼,还有她身边那两个人,心里说不出的尴尬和难堪。向暖嫁了个好男人,过得如此幸福。他去却娶了马玉凤这样在人前也不知道收敛的泼妇,实在丢脸至极。

    你——马玉凤,你到底胡说什么?他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不心疼?

    对,你心疼儿子,但你更心疼这个女人!马玉凤的手指直直地戳向向暖,如果不是近不了身,这根手指会直接戳到向暖的脸上。不,她其实更想撕烂向暖的脸。更心疼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

    肚子里的孩子?

    向暖愕然地瞪着马玉凤,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认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跟潘颂阳有什么关系吗?我——

    马玉凤,你在胡说什么?向暖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然有她的男人来心疼,关我什么事?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潘颂阳,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瞒着我,你怎么不去死!马玉凤像是被刺激到了,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疯癫。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你的初恋情人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那些龌龊的事情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你的种吗?

    你——潘颂阳也被她的语出惊人给吓着了,一时张口结舌。他实在没想到,马玉凤居然会认为向暖肚子里的孩子跟他有关系!马玉凤,你真是疯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你吃错药了!

    潘太太!向暖实在听不下去,冤枉她别的她都能忍,但不能污蔑她肚子里的孩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作为一个母亲,我能理解你在孩子受到伤害之后的心情。在这件事上,你怎么骂我,我都可以接受。但是,我不能接受你在男女作风问题上对我的谩骂和污蔑。我从来没有做过破坏你们家庭的事情,我不接受这样的指控,也不接受这样的侮辱。

    向暖拼命地捏着拳头,否则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动手打人。幸亏牧野信任她,否则被马玉凤这么一说,她恐怕要去做亲戚鉴定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侮辱?你敢说你跟潘颂阳没有藕断丝连?你敢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潘颂阳的?

    我当然敢!潘太太,我跟我丈夫感情很好。就算哪天我跟他真的过不下去了,我也会选择离婚,而不是背叛他。我不敢说我这个人有多高尚,但对婚姻的忠诚还是可以保证的。至于孩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但是我的孩子跟潘颂阳没有半点关系!

    向暖的声音不自觉地拔高,语气也严肃得吓人,甚至表情也有些凶。为母则强,事关自己的孩子,没有哪个母亲可以冷静。

    马玉凤一时被震住了,睁圆了眼睛瞪着她,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见她这样,向暖也跟着冷静了下来。潘太太——

    你闭嘴!你以为说几句义正词严的话,我就会相信你吗?要是这样,大家都发发毒誓就好了,还要什么证据?有哪个婊子会承认自己是婊子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