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81章 这个孩子是谁的?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相比于向暖这些日子的水深火热度日如年,潘颂阳和罗玉凤的日子却是久违的舒心。那些没完没了的争吵就像是冰块,一下子都被一笔奖金和一次升职的热度给烧融了。

    至少表面是这样。

    那笔奖金还没到能够买车买房的程度,可是加上他们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积蓄,也勉强可以凑个小两房的首付了。

    罗玉凤跟所有女人一样,就想在这座大都市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只是小小的两房都好。可是两个人赚钱的能力有限,这么多年存下来的那点钱对买一套房子来说仍是杯水车薪。去看房子的时候,哪一套都觉得好,偏偏哪一套都买不起。久而久之,她心里就生出了许多的不满和怨言,尤其是看到别的朋友同学都有了自己的房子甚至车子以后,她更觉得这是因为自己嫁了一个没用的丈夫。

    罗玉凤当初对潘颂阳也是痴心爱慕,看哪里都觉得好,所以才愿意跟着他从零开始打拼。可夫妻之间,一旦对对方有了不满,那么对方所有的优点都会被缺点给遮盖起来,逐渐变得面目可憎。

    人和人相处,力是相互的。

    罗玉凤对潘颂阳百般挑刺,心情好的时候给个好脸,心情不好的时候就黑着脸,甚至用言语去戳他的心、羞辱他。

    相对的,潘颂阳也觉得她早已经不复当初的温婉可爱,活脱脱一个不可理喻的泼妇。别人的老婆能辅助丈夫成大事,再不济也能让男人回家可以放松地吃一口热饭,可他的老婆只会给他添堵!

    如果不是还有个儿子潘明昊,两个人也许早就一拍两散了。

    这次成功拿下逸飞集团的竞标,潘颂阳一下子成了公司的大功臣,在家里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之前被遮盖起来的那些缺点,一下子就全都显露出来,而且被瞬间放大了。

    总之,潘颂阳如今在罗玉凤眼里,就像是蒙着珍珠的那层灰尘被擦去,露出里面耀眼的莹润光泽。

    罗玉凤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热恋的时候,看丈夫哪里都好,比谁都好。她甚至欢天喜地幻想,丈夫升了职,薪酬待遇都涨了,也许不久他们就可以有房有车了。

    只要有了房有了车,他们就算是在这个大都市扎根了。他们还可以把户口迁过来,儿子就可以上公立学校,再也不用怕贵得吓死人的赞助费了……

    想到这些,罗玉凤简直睡着了都能笑醒。对着潘颂阳也像从前那样温柔体贴,只差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了。

    潘颂阳倒也没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跟她斤斤计较,毕竟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次喜从天降完全是得益于向暖的帮忙。他虽然升了职,但逸飞集团的这个项目不可能吃一辈子,如果他以后做不出成绩,一样要完蛋。他自认不是那种混吃混喝的员工,可压力也是有的,要怎么乘胜追击更上一层是他迫切需要考虑的。

    这些心思,潘颂阳自然不会跟罗玉凤去说,也认定她不会懂。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罗玉凤在他心里早已经不是那个开心可以跟她分享,难过可以向她倾诉,累了可以暂时靠着她歇一歇的女子了。

    他们的感情就像曾经重重摔在地上的镜子,就算碎片全都捡起来也费尽心思粘好,可终究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而潘明昊就像那些胶水,因为有它,这些碎片才能粘在一起连成整体,但能撑上多久,谁也不知道。

    这些,罗玉凤根本意识不到,她心里只有夙愿即将得偿的喜悦。她把幸福跟房子车子画了个等号,以为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他们就会一辈子幸福。

    这几天,她只要一有空就去网上查二手房信息,然后去看房。她不想买期房,要等好几年才能入住。如果买一套保养得不错的二手房,拎包就能入住!

    很快,他们就能有自己的小窝了。住自己家,想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再也不用怕房东涨房租甚至赶人了,想想就幸福!

    直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找上门来。

    那是一个穿着打扮很高贵,但脸色难看,即便戴着大大的墨镜还是让人感觉眼神很可怕的女人。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罗玉凤十分防备地瞪着对方。戴个墨镜,一看就觉得不是好人。

    女人望着她冷冷一笑。哼,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

    帮我?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需要你帮忙?

    女人又是一声冷笑,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往罗玉凤面前一扔。

    啪——

    牛皮纸袋在桌上发出震耳的一声。

    罗玉凤一个激灵,本能地缩脖子眯眼睛。

    看看吧。看完了,你再考虑要不要跟我谈谈。

    罗玉凤怔怔地望了她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动手拿起那个牛皮纸袋,她刚打开封口,里面就哗啦地掉出来几张照片。

    照片上的男人,罗玉凤再熟悉不过,那是她夜夜同床共枕的对象。至于那个女人,虽然只见了几回,但也认得。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罗玉凤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却不愿意承认,所以执意向那个女人要个明白的答案。

    向暖是昊昊幼儿园的园长,他们一起吃个饭,可能只是谈谈关于昊昊的教育问题。

    对,就是这样!

    女人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着罗玉凤笑,那笑里满是讽刺,仿佛在说:你这个自欺欺人的傻子,蠢货!

    罗玉凤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也怒火横生,手里的照片被她捏得变了形。她想起那天在商场,潘颂阳看向暖的眼神,他们还为此吵了一架……

    看来,不用我回答,你已经明白了。很好。

    我……不,我还是不相信。我见过这个女人的老公,一个很出色的男人,不仅长的好看身材好而且有钱。放着这样的男人不要,而跟潘颂阳不清不楚,除非她是疯了。

    罗玉凤还记得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潘颂阳不能算难看,但在他面前还真的不够看。就算她这个妻子,也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女人冷笑,从牛皮纸袋里拿出另一个纸袋,打开。然后她捏着纸袋底端往上一提,一叠装订好的纸张和好些照片一起掉了下来。

    罗玉凤死死地盯着照片上的画面。人还是那两个人,但又明显不同,这些照片里的两个人明显要比现在年轻很多……也就是说,他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不,不只是认识,看他们亲密的举动就知道,他们应该是一对儿!

    向暖和潘颂阳曾经是恋人!

    他们居然是恋人!

    他们两个是彼此的初恋。最让人难忘的感情,就是初恋。不止如此,他们还打算结婚的,后来是因为女方家里狮子开大口才没结成。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在一起抗争了好一段时间才放弃的。

    都已经谈婚论嫁了?

    这些,潘颂阳从来没告诉过你吧?

    确实没有。潘颂阳甚至没告诉过她,他跟向暖以前就认识。

    那个女人的笑变得更加讨厌,气得罗玉凤咬牙切齿,气得糊涂的脑子居然难得有了一点清明。

    那又怎么样?就算他们以前是初恋,也不代表他们现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潘颂阳是什么人,作为他的老婆,我还不清楚吗?

    这话虽然是为了挽回场面,但也算是真心话。在罗玉凤看来,潘颂阳或许有那份贼心,但他不会有那个贼胆真去做出来。

    那个女人似乎有点惊讶,但很快又变回嘲讽和冷笑。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猫是不吃鱼的吗?鱼儿都送到嘴边了,猫儿还有不吃的道理?

    这更不可能。那个向暖一看就过得很幸福,他们夫妻也很相爱,我见过她男人连逛个街都小心翼翼地用身体保护着她。所以,她有什么必要还跟潘颂阳牵扯?

    当真是日子过得太舒服,非要变着法子闹腾吗?不可能!

    那个女人一时被辩驳得有点哑口无言,她没料到罗玉凤看着愚蠢,脑子里居然还能装点东西。

    你说得没错,人做什么都是有所图的,谁都不能例外。

    女人在那些资料里扒拉出一叠印着字的纸张,递给罗玉凤。

    你瞧瞧这个,就什么都明白了。

    第一份资料是一个男人的体检报告。罗玉凤一页一页看下去,最后得出结论是这个男人很难使女人怀孕。

    第二份是向暖因为不孕不育求医问药的记录,很详细的记录。

    一对夫妻身体健康,可结婚将近三年都怀不上孩子,如果女方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男方的身上。你手上的这份报告,是我通过人脉拿到的。向暖偷偷地拿了东西去做检验,她丈夫根本不知情。他们都认定问题出在她的身上,所以一直逼着她去看医生治疗。你要知道,牧家可是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没有后代,那可就是断子绝孙了。向暖要想守住这段婚姻,继续做有钱人家的少奶奶,她就必须生个儿子出来!

    罗玉凤还没看完,那个女人又朝她扔下了一颗大炸弹。

    你不知道吧?向暖最近怀孕了。

    什么?罗玉凤猛然抬起头,眼睛瞪得跟大铜铃一般,满目不敢置信。

    女人满意地笑了,但又仿佛还嫌这效果不够剧烈似的,又丢下一句:如果这个孩子不是她男人的,你猜会是谁的?还有潘颂阳最近升职了,还发了一笔不小的奖金,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