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74章 酒壮熊人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惊喜得差点儿没在三更半夜惊叫出声,因为太过激动,差点儿没将手机摔到地上变成两半。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当然,她也从来没试过这个时间点给牧野发信息。倒不是没有过孤枕难眠的夜晚,只是这可是绝对的深度睡眠时间,她可不想吵醒他。

    至于刚刚,她大概是脑子抽筋了才会真的把信息给发出去,而且发的还是那样一句话。

    好像有点丢脸了……

    向暖摸了摸鼻子,这才将视线定在手机屏幕上,随即就是铺天盖地的失望。

    哪个发垃圾信息的这么敬业啊,居然这个时间发这种短信?

    向暖气得想把对方揪出来,然后将手机狠狠地拍在他的鼻梁上,看他还敢不敢三更半夜扰人清梦。

    气呼呼地将手机搁下,向暖拉起薄被将脑袋一起裹了进去。结果可能是连累得果果呼吸不顺畅,小家伙立马挣扎了两下,她吓得赶紧又把被子往下推开。

    果果翻了个身,换成趴着睡的姿势。

    确定她不会真的被惊醒,向暖暗松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强行放空大脑。

    第二天早上,向暖是被果果的毛手毛脚给叫醒的。她迷迷糊糊地抓住捣乱的爪子,软乎乎地撒娇:老公,让我再睡一会儿嘛,我困死了。

    回应她的是另一只爪子在她脸上啪啪打了两下。妈妈,起床啦,太阳公公晒屁股啦!

    向暖倏然睁开眼睛,失望地发现她想撒娇的对象根本不在,眼前只有一个肉嘟嘟的小娃娃。

    宝贝儿,疼!快停下来!

    小东西完全不知道轻重,坐在向暖的肚子上颠来颠去,差点没把她的内脏给挤出身体。被喝止了还不觉得问题严重,还要继续颠。

    向暖吓得一把掐住她的腰,将她按在床铺里挠胳肢窝,挠得她满床打滚,差点儿没笑岔气。

    闹完了,果果躺在床铺里直喘气,肉胸脯起伏特别明显,脸蛋也红红的。

    向暖也因此彻底清醒过来,不过还是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明显是睡眠不足的后遗症。她伸手够过手机,看到干干净净的屏幕,略有点失望地将它丢到一旁,挺腰坐起来。

    好了宝贝儿,咱们该刷牙洗脸了。

    向暖将果果拎进浴室,母女两一个站在地上一个站在凳子上,齐齐对着镜子龇着牙齿刷得满嘴泡泡,好像连刷牙都变成了一件充满乐趣的事儿。

    果果不喜欢刷牙,但是每次跟向暖一起站在镜子前,她就来劲。

    牧野每次看到这样的画面,都说她们是大笨蛋领着小笨蛋一起卖萌卖蠢,偶尔还会给她们拍照留念。

    洗漱之后,向暖在果果的要求下,跟她穿了亲子装。

    这套亲子装是花色清雅的裙子搭小坎肩,跟那些花里花哨或者萌萌哒亲子装不一样,穿着去上班也没什么问题。

    妈妈,你穿这个衣服好漂亮啊。

    宝贝儿,你也很漂亮啊。

    母女俩穿的一模一样再大手拉小手走在路上,回头率一等一的高。果果臭美,就喜欢别人都看她,所以非要向暖送她去幼儿园。

    向暖对她向来是有求必应的,这次自然也不会拒绝。

    我今天的裙子很漂亮,我妈妈跟我穿的一样,也很漂亮。

    一路上,小家伙见到人就要得瑟地炫耀一下自己的裙子,弄得向暖都快不好意思了。

    妈妈,再见。妈妈,你晚上来接我放学吧?

    妈妈尽量,好不好?

    那好吧。

    向暖看着她进了教室,没有多做停留就快步地走出了幼儿园。她喜静,所以往回走的时候选择了人相对较少的小道,没想到居然在一个转角的地方跟梁蓉迎面碰上了。

    都这样了,不打招呼是不行了。向暖清了清喉咙,干巴巴地道:梁姨,早上好。

    她本以为梁蓉会像昨晚一样一言不发,只是盯得她头皮发麻,却没料到梁蓉居然冷笑了一声。

    好?你觉得我能好吗?

    向暖措手不及,愕然望着她。这话没法接,完全没法接,安慰的话也不好说,对方也摆明了不想听。

    那个,我有事急着出门,先走了。

    善恶有报,做了坏事是要遭报应的,谁也别想逃得了!谁也别想逃得了!

    梁蓉用的是那种神神叨叨的语调,让人听了就觉得头皮发麻。

    向暖拼命地控制着脚下的步伐,确定梁蓉看不见她了,她直接撒腿用跑的。回到家门口,差点儿跟罗筱柔撞了个正着。

    向暖?怎么了?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你吗?

    没什么,我怕迟到,所以急着跑回来。妈,你要出门吗?

    对,你徐阿姨今天休假,我们约了一起喝早茶逛街。不跟你说了,我该出门了。

    向暖看着她上了车,这才走进屋内。

    回来得正好,快过来吃东西吧,都是你爱吃的。

    张妈得了罗筱柔的吩咐,又开始变着法子的给向暖补身子,都是补气血的。

    向暖看到丰盛的早餐,不由得咂舌。张妈,这也太多了吧?

    那你就多吃点。看你瘦的,就要好好补一补。幼儿园那边你也别太辛苦,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是是是,我都听你的。

    张妈这才满意地笑了,拿起汤勺又往她碗里添了半瓢。

    向暖吓得赶紧捂住面前的碗,生怕她还要往里添。够了够了,我真的吃不那么多。

    这是要把她当猪来养吗?真是甜蜜的烦恼啊。

    向暖吃得肚子滚圆才出了家门,在幼儿园度过了忙碌充实且快乐的一天。然后在下班后不久,她接到了牧野的电话。

    某个抛下她跑掉的男人特别没良心,一开口就粗声粗气地质问:三更半夜不睡觉,玩什么手机?

    一句好听的话都没有,上来就教训人,简直太过分了。

    向暖咬牙切齿地挥了挥拳头,突然想起人家压根看不见,顿时有点泄气。都说孤枕难眠了,还要我解释啊?那我换句话说,没有人给暖被窝,我睡不着,懂了吗?

    因为是在车子里,向暖也不怕被人听见,说话也格外的大胆。

    睡不着不会数绵羊吗,玩什么手机?

    我就不数绵羊,我就要玩手机,怎么着吧?有本事,你来揍我呀。话音落下,向暖自己先忍不住笑了。牧长官,我是真的想你了。这次你陪我的时间长了点,突然间又扔下我一个人,我有点不习惯。

    少点胡思乱想,上床前用热水泡泡脚,容易睡着。

    哼,向暖在心里冷哼,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

    知道了,管家公!我真没别的问题,就是一时不习惯,过两天就好了。而且,昨晚也是事出有因,不能怪我。

    说。

    凶!向暖不满地在心里抗议。果果夜里做噩梦把我给吵醒了,我把她哄睡了,结果自己就睡不着了,所以心血来潮给你发了个信息。

    小孩子做噩梦是常有的事情,所以牧野并没有多问,只嗯了一声。

    对了,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郑重跟你报备一下。

    那个姓潘的又来纠缠你了?

    要说牧野为什么连高逸尘那样的霸道总裁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反而忌惮潘颂阳,那是有道理的。高逸尘那样的人,足够沉稳理智也足够高傲,他就算再喜欢向暖也做不出来违反道德的事情。潘颂阳就不一样了。

    向暖听的愣了一下,继而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牧长官,你是吸收了日月的精华吗,怎么吃醋的功力一下子精进了这么多?你那些战友都知道吗?

    严肃点,别给老子岔开话题。

    向暖吃吃地笑得更欢。没有。我就是想告诉你,你那半边床位,我已经出租给一位姓牧名果果的小美女了。而且我发现人家香香软软的小身体,比你那硬邦邦的身板抱起来可舒服多了,嘴巴也甜。

    那小东西找我了没有?

    找了,还问我爸爸是不是去抓大灰狼了。我说是,然后她就认定你是超人,专门拯救世界的。我花了不少时间,努力想要让她知道她爸爸是个解放军叔叔,可惜到最后她还是觉得警察叔叔比较厉害。

    呵,牧野逸出一声低笑。大笨蛋教出来的小笨蛋。现在人在哪里?

    车上,正准备开车回家。早上果果让我去接她放学,结果我爽约了,一会儿得买个玩具给她赔礼道歉。

    别总惯着她。

    这个恕不能遵命,长官。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牧野就必须去忙了。

    向暖依依不舍地挂断电话,然后用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手机主屏幕的背景,那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不过牧野只露了个侧脸。画面也很简单,但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等你,我的牧长官。

    潘颂阳那个加好友的申请,向暖一直没有通过,连着几天在幼儿园也没碰上,她就把这事儿忘得差不多了。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潘颂阳给向暖打了电话。

    因为是陌生号码,向暖也没多想,接听了才知道是潘颂阳。这个时候直接挂掉也不太好,只好硬着头皮应付。是你啊,有事吗?

    向暖,能陪我聊几句吗?我今天的心情有点糟糕,刚刚还喝了点酒。

    潘颂阳工作上遇到了麻烦,在电话里老婆还跟他吵了一架,他一气之下去酒吧喝了酒。借酒消愁愁更愁,于是借着酒气壮胆,他就给向暖打了电话。

    人在不如意的时候,就喜欢回头看,而且怎么看都觉得从前的一切都好,至少比现在好。因为回忆里的场景就像是在灯光下看人,朦朦胧胧的,缺点都隐去了,自然就觉得好看了。俗话说灯下看美人,那是有道理的。

    我知道不该这个时候打扰你,但我实在不知道还能找谁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