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66章 把自己给作死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不管当初两个人感情有多好,事隔多年双方都已经结婚生子之后,面对面坐在一起多少还是会有些尴尬不自在。

    至少,向暖挺不自在的,尤其是潘颂阳三番四次将话题往以前的事情上带之后。在她看来,他们就算还能勉强做朋友,那也是建立在彼此都已经释怀,不再纠结于从前的基础上。

    潘颂阳却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不自在,不仅回忆了他们曾经的恩爱甜蜜,甚至还提到了他的妻子。他说妻子总觉得他没出息,不管他做什么在妻子眼里都是错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向暖也就不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他憋闷之下想找个人诉说几句,也是可以理解的。

    坏就坏在,潘颂阳拿妻子跟她做对比。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都很不妥。

    终于,向暖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潘颂阳,俗话说得好,距离产生美。我们当初也并非没有争执冷战,只是时间过去太久,记忆都已经模糊了而已。你我都明白,你会觉得我当初什么都好其实是一种错觉,因为现实偶尔的不如意而产生的错觉。

    不是的,我——

    你能先听我把话说完吗?

    潘颂阳有些愣住了,这样强势的向暖对他来说太陌生了。他怔怔地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些丧气地点点头。好,你说。

    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遇到烦恼的时候,我也会忍不住回忆过往,拿从前的美好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而且,我从前是个什么样子,你比谁都清楚。你今天看到的我,或许跟你记忆中大不相同,严格来说是出彩了许多。但这不是因为我随着年龄的增长自然而然变得成熟了出众了,而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好男人,他愿意包容我、帮助我,甚至无条件地护着我。

    提到牧野,向暖的脸上就不由自主地露出那种娴静甜美又带着爱恋的笑容,一副沉醉在爱河里的小女人的模样。

    潘颂阳见了,双手攥紧了手中的杯子,脸色有些青白。

    我不是指责你,也没那个资格。我只是觉得,既然已经决定要一辈子在一起,那就多给对方一点信任、包容和爱护,多想着对方的好。谁的人生都不是万事如意的,我也一样。

    向暖喝了一口水,然后将杯子放下,站起身后歉意一笑。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们幸福。

    潘颂阳想要拦她,手臂都已经伸出去了,最后又慢慢缩了回来,神色莫辨地看着向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

    向暖回到幼儿园门口,却发现门外居然等着自己熟悉的车子。她眼睛一亮,撒腿跑过去,凑到驾驶座窗口。

    驾驶座上的男人从车窗探出头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去哪里了?

    见了一个朋友,就在前面那家咖啡馆。

    朋友?向暖的朋友不多,牧野是知道的。并非她性格不好,无法与人深交,而是她对友情的要求很纯粹。

    一般人交际圈分为三种人:一是可以真正做朋友的人,二是不能深交但勉强可以称为朋友的人,三是不能做朋友的人。

    但向暖的交际圈基本是没有第二种人的,她特别不喜欢逢场作戏、互相敷衍。

    而不管对谁而言,真正能做朋友的人,本来就不多。何况,向暖的交际圈本身就很小也很简单。

    向暖咬着嘴唇,眼珠子转了转,最后决定说实话。是我的前男友。

    锐利的鹰目立马就眯了起来。

    他找你干什么?

    也不算是特地找我吧。他儿子在幼儿园上学,他送儿子来学校,刚好碰上了。向暖笑嘻嘻地凑过去,鼻尖轻碰鼻尖。怎么,你吃醋啦?真吃醋啦?

    她这笑嘻嘻的样子倒是坦荡得很,牧野就算是想生出点无端猜测来都找不到理由。摊在阳光下的东西,从来都一目了然。只有藏着掖着的部分,才会让人蠢蠢欲动想要窥探和揣测。

    吃醋倒不至于,不爽倒是真的。

    闻言,向暖清脆地笑了起来,眼睛在周围扫了一圈,双臂略有些艰难地勾上他的脖子。那你要怎么样才爽?官人说出来,小女子一定照办。

    牧野的指尖在她带笑的眼角一划而过,又在她嘴唇上啃了一口。上车。

    遵命,长官!向暖蹦蹦跳跳地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座,乖乖地拉过安全带系好。离这里不远有一家猪肚鸡餐厅,网上评价很不错,我们去试试好不好?

    地址。

    向暖打开手机地图,直接开始导航。

    那家火锅店规模很大,整整两层楼,一层楼目测都有两百平方米左右。

    正是午饭时间,从窗外就能看到店里人头涌动,每张桌子中间的锅子上方都是烟雾缭绕,食物的香味仿佛也因为这烟雾而变得实体化。一帮人围着桌子一边吃东西,一边说说笑笑,看着就特别有氛围。

    向暖挽着牧野的手臂,望着窗玻璃背后的画面,忍不住抬手揉了揉肚子。我突然觉得好饿啊!快点快点,否则该没位置了。

    他们要的是二人卡座,刚好还有几个位置,不过都不是靠窗的位置。好在向暖对窗外的景致兴趣不大,只想品尝美食。

    大锅的猪肚鸡,配菜要一份肥牛,一份牛筋丸,一份肥羊,一份野山菌……再来一锅腊味钵仔饭,暂时先要这么多。

    店里顾客虽多,但工作人员的效率很高,猪肚鸡不到五分钟就已经端上桌了。

    向暖盛了一碗汤,尝了一口,立马幸福得眯起了眼睛。真好喝!看来,网上的好评不是刷出来的。我尝尝猪肚怎么样。

    话刚说完,牧野就往她嘴里塞了一块猪肚。

    向暖笑呵呵地咀嚼了两下,满意地猛点头。好吃!

    其实,向暖平常自己做的猪肚鸡也差不多这个味道,只不过两个人一起出来吃,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牧野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向暖正在往锅里加牛筋丸。见牧野迟迟不接,她好奇地往屏幕上瞟了一眼。

    怎么了?谁打来的?

    看到屏幕上梁蓉的名字,她总算明白牧野为什么不想接了。用脚底板想都知道,肯定是苏问心又整什么幺蛾子了。

    向暖突然想起昨晚那个乱七八糟的梦,苏问心该不会真的自杀吧?要不要这么能作啊?她就不怕这么作下去,迟早把自己给作死吗?

    不用理会,好好吃你的东西。

    向暖咬着筷子,大眼睛眨巴眨巴,表情有点纠结。可是,这样子不接电话,会不会不太好?

    没什么不好。等吃完了,我再回拨过去。他又不是苏家的下人,还要二十四小时待命。

    既然他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

    向暖也懒得为不相干的人去烦恼,将筷子伸进锅里继续捞美食,捞出来了先往牧野的碗里放。

    电话铃声终于停了。可下一秒,它又不依不饶地响了起来。

    还是梁蓉。

    牧长官,怎么办?

    这个时候关机就太明显了。何况牧野的职业特殊,二十四小时开机是必须的,因为他们都是随时待命的。

    要不你还是接吧?这万一真有什么急事呢。

    牧野慢条斯理地涮了一块肥牛,然后放到向暖的碗里。吃你的东西。

    他将筷子放下,拿起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断了。他又理所当然地将手机放回去,继续吃东西。

    没过几分钟,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向暖看着男人的大黑脸,也忍不住无奈地叹一口气。真是吃顿饭都不安生啊!

    这次的电话是罗筱柔打来的。

    牧野,你赶紧去医院一趟。苏问心爬到楼顶上闹自杀,嚷嚷着一定要见你,否则就跳下去。

    牧野夹起一块肉送进口中,边咀嚼边回道:那就让她跳啊。还有,苏家的人要是再找你,就直接告诉他们,这种事情应该找警察找消防员。

    向暖心脏突突跳了两下。苏问心真要跳楼自杀?她昨晚的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预兆吗?

    我的祖宗,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我知道你不耐烦,我也不乐意掺和这种事情,但苏问心一定要见你,苏家的人也求到门上了,你怎么也要跑这一趟。你来了,苏问心要是还跳,那就跟咱们没关系。你要是不来,人家就有得编排了。别废话了,赶紧过去吧,就当做一回见义勇为。

    这怎么能跟见义勇为相提并论?

    行了,我知道了。

    牧野切断通话,啪地将手机放回桌子上,抓起筷子继续往锅里伸。

    不走吗?

    不急。她又不是真的想死,我没到之前,她不会真的跳下去的。

    可是她不是刚刚出了车祸,身体很差吗?万一她体力不支掉下去,那怎么办?你还是去看看吧,就当是做一回好事。

    牧野没吱声,盛了一碗腊味钵仔饭,三下两下扒完。我过去看看,你吃完了自己打车回去。

    不要,我跟你一起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