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59章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两个人在树下吻得如胶似漆、情迷意乱的时候,大路那边突然传来脚步声。

    向暖向来是个安分守己的人,轻易不敢去做些出格的事情,像这种跟自己老公躲在小区阴暗的角落里亲热的行为, 她内心里是无比羞涩且紧张的,所以一听到脚步声就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伸手想推开牧野。

    可牧野紧紧地扣住她的腰不松手,唇舌也紧紧地勾着她的不放,两个人就跟连体婴似的紧紧地贴在一起。

    他们虽然进行得很激烈,但并没有发出明显的声响,一般路过的人也不会发现。可不巧的是,路过的偏偏是个步履悠闲、细心观察的大爷,居然就发现阴暗的树下有人,并且直接开口问:谁在那里?

    向暖一听,顿时吓得整个人僵硬在那,一动不敢动,连气都不敢喘。黑暗中,她无措地看着牧野,无声地问:怎么办?

    牧野却突然抓住她的手,低声说了一句还不快跑,然后就真的牵着她撒腿就跑。

    哎哎,你们干什么呢?跑什么啊?

    那位大爷倒也没追过来,毕竟大院里安保措施好得很,没有人不放心。

    牧野带着向暖跑出很远一段距离,最后又站到了另一棵树的树荫下。

    向暖喘着气,抬头看着他,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两个这样子是不是太傻了?

    我们像不像躲在学校后山偷偷拥抱接吻的中学生,听到什么风吹草动立马四散而逃?

    确实。

    向暖笑得更加夸张,笑到腰都直不起来了。等她笑够了,这才将有些发软的身体靠进他怀里。

    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他突然又问。

    向暖差点儿又爆笑起来。确、确实挺刺激的。所以,这才是你抓着我就跑的目的?

    算是吧。声音似乎带了些许笑意。

    原来你是这样的牧长官!向暖又是几声低笑,突然觉得在除夕夜里玩这么一出,还挺有纪念意义的,将来十年二十年估计都不会忘记。

    两个人在树下腻歪了好久,又牵着手在大院里溜达了一圈,这才回到屋内。

    家里三个老人还守在电视机前,边看晚会边讨论,一致认为现在的节目质量比起当年可差远了。

    罗筱柔旁边的位置上,果果已经裹着毯子睡得跟小猪一样,怀里还紧紧地抱着她的大红包,表现得像一个十足的财迷。

    妈,要不我抱她上楼去睡吧?向暖主动提议。

    罗筱柔伸手碰了碰果果的小脸,拒绝了她的提议。不用,让她在这睡吧。

    对于春节联欢晚会,向暖和牧野都没多大兴致,但毕竟是除夕夜这样重要的日子,总要陪陪老人家。

    要不打麻将吧?

    向暖立马举手。我不会打麻将。

    她是个乖得过分的孩子,玩乐的东西大多数不会,纸牌也只会两三种简单的玩法。

    好在其他四个人都会,正好凑一桌。

    向暖靠在牧野身边当看众,顺便学习一下。不过她对打麻将打牌比春节联欢晚会还要没兴致,注意力基本都转移到电视和手机上了,等罗筱柔赢得盆满钵满的时候,她还是没太弄明白糊是怎么一回事。再后来,她开始不停地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撞在牧野的胳膊上。

    婆婆大人发号施令之后,向暖果断不再硬撑,回卧室洗了个热水澡就打算好好睡觉。结果她从浴室出来,牧野刚好推门而入。

    结束了?

    嗯。老太太赢了钱心情好,就大方地放我回房陪媳妇儿了。

    向暖微微一笑。你们是不是合伙给妈放水了?这一晚上,净听到妈激动地喊’糊了‘。

    牧野和牧高峰这种脑瓜子特别好使的人,没理由打几盘麻将还赢不了,肯定是为了逗婆婆大人开心,故意送牌上门的。

    牧野也勾了一下嘴角,算是默认了。

    妈真幸福,这么多人宠着她。向暖这是真心话。公公牧高峰那真的是又冷又严肃,但对罗筱柔是真的温柔似水,宠女儿一样宠着。

    闻言,牧野将她拉到怀里来抱着,低头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两口。羡慕了?我不是也宠着你吗?

    是羡慕啊。向暖笑弯了眉眼,双臂挂在他脖子上,身体微微后仰着抬头看他。不过,你要是宠我一辈子的话,我就不羡慕别人了。

    贪心的小东西。厚实的手掌在她圆翘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又揉了揉,嘴巴微张咬住了她敏感的耳朵,舌尖弹出来轻轻逗弄。

    向暖缩了缩脖子,嘴里抑制不住的逸出一声轻哼:嗯……

    想要我宠你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你拿什么来换,嗯?这下连手都从睡衣下摆探了进去,抚上如绸缎一般细滑的肌肤,留恋不去。

    向暖被多处夹攻,很快就无力招架了。虽然昨晚被折腾得很,现在仍觉得身体有些疲惫,但今天这样的好日子,她也舍不得拒绝他,于是主动踮起尖叫亲吻上他的唇。

    原本的星星之火,顿时就呈现出燎原之势。

    很快,她的身体腾空而起,尚未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丢进了床铺里,他结实高大的身体也随之压上,牢牢地将她锁在身下。

    嗯……

    男人的粗喘和女人的轻哼求饶持续了很久,一直到后半夜才渐渐停歇。

    向暖难得还维持着清醒,也不能说清醒,但至少不是直接昏睡的状态。她不满地戳了戳他,埋怨道:都是你,害得我都没听到新年的钟声。

    那玩意有什么好听的?牧野不以为然地将人抱起,一起躺进已经注满温水的浴缸里。

    温暖的液体抚过酸软疲惫的身体,背后还有丈夫灼热的胸膛,向暖止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原本还有点清明的脑子眼看着就要彻底迷糊了。

    夜已经很深了,牧野也没贪恋,拿起毛巾给她将身体擦拭了一遍,又快速地给自己抹了一下就起来了。将人放回床上,他又端来了温开水,扶着向暖喝了几口。

    向暖的脑袋挨上枕头,拼命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喊:牧长官。

    怎么了?牧野不明所以地俯下身。

    向暖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嘴角带笑,含含糊糊鼻音浓浓地说: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牧野吻了吻她的眉眼。

    向暖满足地闭上眼睛,几乎是立即陷入了黑甜的梦想,嘴角却还依旧保持上扬的弧度。

    牧长官,我希望每一年都可以这样跟你一起迎接新年!希望来年,我们可以有一个融合了我们骨血的小宝贝……

    应该会的吧?

    一定会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