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47章 就算为了一具尸体,他也会来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竹叶青缓缓地挑高眉头,似笑非笑。哦?

    你不用等了。别说24小时,就是240个小时,你也等不到的。

    对,就是这样!牧野绝对不会傻得来送死的!

    是吗?竹叶青缓缓地坐直身体,又做出那种上半身微微前倾的姿态。他要是不来,你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吗?

    向暖冷笑一声。当然知道,不就是一死吗?反正,她也没想过今天能活着出去。

    不,你不知道。竹叶青竖起一根手指头,缓慢地左右摇晃了几下。中国不是有个满清十大酷刑吗?你应该听说过吧?

    何止是听说过!

    因为好奇,向暖还曾经在往上查过相关的资料。只是随便看看文字,她就觉得毛骨悚然,可见那些东西有多可怕。那些图片,她压根没敢看!

    难道……

    向暖本来就没血色的脸又惨白了几分,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她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女人,她没有面对严刑拷打仍淡定从容的气魄。她没有!

    看来,你是听说过的。那专门针对女人的酷刑,你听说过吗?要不要,我给你演示一下?

    不!

    向暖本能地张嘴惊呼,却像是被掐住了喉咙,根本发不出声音,只有双眼因为惊恐而瞪得跟铜陵一样又大又圆。

    竹叶青看着她的反应,满意地笑了起来。那种东西,你绝对宁愿死上一千回也不想尝一下。所以,你还是祈祷魔狼能来吧。

    可是我不想他来!

    你别以为我只是吓唬你。我既然策划了这么久,该做的准备自然都做好了。就连刑具,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现在想看看吗?

    不!打死都不要!

    向暖拼命地往身后的墙壁贴去,可那墙壁纹丝不动,她想退后一点都不行。

    竹叶青突然从沙发旁的箱子里摸出了一瓶水,拧开盖子,仰头喝了几口,盖上。然后笑了一下,道: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刑具,就是一个小小的瓶子,也照样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他将手里的瓶子往向暖面前一扔。

    瓶子骨碌碌地滚了几圈,然后就到了向暖的脚边。

    向暖死死地瞪着那个最普通不过的瓶子,恐惧得像是看着世界上最可怕的凶器。竹叶青的意思,她自然是明白的。

    她还曾经看到过一则新闻,一个出卖身体的女人被变态客人用啤酒瓶凌虐下体,最后流血过多死了。据报道描述,她的下半身简直惨不忍睹,是个人见了都觉得恐怖至极。

    男人也好,女人也罢,那地方都是最脆弱的,随便一样东西都可以成为可怕的刑具。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半点也不夸张。

    所以,祈祷他赶紧出现吧。

    向暖又缩了缩手脚,将自己尽量缩成小小的一团,紧紧地贴着背后的墙壁。那墙壁散发着寒气,根本给不了她一点温暖,但对此时此刻的她来说,背后这堵墙就是最好的保护。

    接下来,竹叶青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说,好像就掐着时间等人出现。

    屋子里静悄悄的,连绣花针落地都能听到动静的安静,仿佛屋子里根本没有人。

    向暖依旧蜷缩成一团,哪怕她的手脚已经麻痹酸痛了,也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跟着竹叶青一起等。

    竹叶青是真的没打算还能活,所以他表现得特别的冷静淡定,压根不像电视里看到的绑匪那样,不时就要掀开一点窗帘看看外面的情况,还要焦躁地走来走去。

    果然么,无欲则刚。

    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还有什么能让他焦虑惧怕?

    竹叶青是打算跟牧野玉石俱焚的吧?

    向暖的心脏突突地跳了几下,跳得她感觉到剧烈的疼痛。她看得清楚明白,可又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等。

    每一秒钟都好像被无限拉长了,时间变得无比漫长,像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酷刑。

    向暖听着自己凌乱的心跳,脑子里乱七八糟地闪过许多的想法,还有许多的回忆。

    如果她没有留下离婚协议书走人,如果她没有跟高逸尘一起来c国……那该多好!

    可现在,一切都太迟了。

    她死了也就死了,只希望牧野千万不要出现,她不要他来送死!

    向暖突然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渗出来,濡湿了她的脸颊。但她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沙发里闭目养神的竹叶青还是倏然睁开眼睛,视线准确地射向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眼角的泪痕。哭什么?怕他不来吗?

    向暖干脆将头埋在膝盖里,不理会他。

    不用哭,他会来的。很快。他的语气十分笃定。

    向暖终于还是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这人为什么这样笃定?他是从一开始,就笃定牧野一定会来的。难道,他还有别的后招吗?

    牧野那样心中有大义的人,若是竹叶青真有什么后招,就算必死无疑,他也还是会来的。

    可惜,竹叶青不会回答她心里的疑问。

    向暖于是只能继续窝在墙角胡思乱想,胆战心惊。

    时间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向暖发现竹叶青已经很久没动过了,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他会不会已经睡着了?

    她要不要趁机逃跑?

    到底还是求生本能占了上风,向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往楼梯口的方向移动。她移得很慢,生怕不小心弄出一点动静,把竹叶青给惊醒了。

    眼看着楼梯口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了,向暖不由得更加心跳加速,心脏几乎要从胸口蹦出来。

    然后就是咔嚓的一声,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向暖浑身一震,僵硬地站在那,一点一点转动脖子。

    竹叶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漂亮的眼睛,手里抓着那么把金色的枪,枪口正黑洞洞地瞄准了她。

    向暖跟那黑洞洞的枪口对视了一会儿,突然有个想法闪过脑海:如果她继续逃跑,他会不会一枪就把她给毙了?那样,他就没有了威胁牧野的筹码了!

    是这样没错!

    下定了决心,向暖也不管竹叶青的枪口了,直接撒腿就跑。但很快她就感觉到小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骨碌碌地滚下楼梯去。

    原来,竹叶青毫不留情地朝她的小腿打了一枪。

    向暖滚到拐角的平台就停了下来。这楼梯没有铺上地毯,阶梯边沿锋利,她这么一路滚下去,撞得头晕眼花,好一会儿都缓不过来。小腿被子弹打中的地方更是疼得她冷汗直冒,眼前阵阵发黑。

    竹叶青凉飕飕的声音在上头响起。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没用的。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你就是死了,他们也不知道。更何况,只要你在我手里,哪怕只是一具尸体,魔狼也会来赴约,你信不信?

    说着,他对着枪口吹了吹那并不存在的烟雾。

    向暖好不容易才爬起来,身子虚软地靠在墙壁上,紧紧地抱着被子弹打伤的腿。血珠子滴滴答答地坠落在地板上,很快她脚边就多了一滩血水,散发着可怕的腥味儿。

    这会儿,向暖心里的恐惧倒是消散了许多,因为实在太疼了。她的注意力都拿来忍痛了,哪里还顾得上去害怕?

    真的好疼!

    她略有点晕眩地想,牧野三番四次的被子弹打中要害部位,到底是怎么忍过来的?每次提起,他还跟没事儿的人似的,总说是小伤。等回到部队,照样不顾一切地冲锋陷阵,无所畏惧。

    他们那样的人,虽然不是神,但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也跟神差不远了。

    牧野要不是遇上她,被她所连累,这辈子定然是无比精彩的一生吧?

    也许刘秀青骂得对,她就是个丧门星!

    竹叶青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手里还抓着那把枪。

    向暖抱着自己的腿,仰头看着他,目光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镇定,连心脏都不再那样乱蹦乱跳了。

    竹叶青见了啧啧称奇,一手抓着枪,一手抓住向暖的胳膊将人提起来,回到了楼上,随即将人往地上一扔,

    向暖禁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只一声,接着她就紧紧地咬着嘴唇,拼命地忍耐。额上不断渗出冷汗,然后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腿上的伤口还在滴血,很快地上就又多了一滩嫣红的血液,触目惊心。

    向暖感觉自己的力气似乎也在随着血液滴落而一点一点流逝,再这么下去,她会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死了也就死了,只是怎么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她死了?还有,牧野真的为会了一具尸体来赴约吗?他不会那么傻吧?

    其实,向暖心里有答案。

    她知道竹叶青没有骗她,也知道牧野真的会来。他就是那样的男人!

    这才是她最恐惧的地方。

    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公婆能够拦住他。

    公公也是做大事的人,肯定看得清局势,然后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他会拦住牧野的,一定会的!

    向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血,她觉得有点头晕,眼前也有些发黑。恍恍惚惚的时候,她又想到了高逸尘。

    他现在怎么样了?当时竹叶青是在混乱的情况下开的枪,应该不会打得那么准确,他肯定还活着吧?

    一定会的!

    他来了。

    什么?

    向暖倏然抬头,不解地看向沙发里的人,看到他脸上那抹笑,她突然明白过来。

    难道,牧野真的来了?

    可是窗帘还拉得严严实实的,他怎么知道?

    竹叶青逸出一声笑。我没骗你,他真的来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