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20章 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被她一句话噎住了,噎得胸口发疼,眼睁睁地看着罗筱柔跑上楼照顾果果起床洗漱。

    你也别怪夫人,她是心疼少爷。

    向暖勉强笑了一下,将那份难堪咽了下去。嗯,我知道的。

    大约十分钟左右,罗筱柔就牵着果果出现在向暖视线内。一老一小一边聊天一边走下楼梯,画面温馨。

    等走到一楼楼梯口,果果终于发现了向暖的存在。她倏然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妈妈真的回来了。

    向暖很想扑上去一把将小家伙抱住,但是她不敢,只能也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果果。

    果果紧紧地咬着嘴唇,眼里迅速地聚满了委屈的泪水。

    果果……向暖犹豫着喊小家伙的名字,声音微微颤抖,紧张得心脏阵阵发紧。她是真的害怕,害怕小家伙会说出你都不要我了,你不是我妈妈之类的话。

    屋子里一时间静悄悄的。

    三个大人都一眨不眨地盯着果果看,罗筱柔和张妈是好奇,向暖则是紧张惶恐。

    终于,果果反应过来了,漂亮的小嘴一瘪,豆大的眼泪就滚了下来。妈妈,你去哪里了呀?你怎么现在才回家呀?

    说着就跟火车头一样窜了过去,直接扑向向暖。

    向暖心里愧疚得要死,可也瞬间就踏实了。

    小家伙没有不要她!

    向暖顾不得擦眼泪,急忙蹲下来,一把接住了扑过来的小身子。熟悉的奶香就这么盈满了她的呼吸,也填满了她的心脏。

    对不起,果果,对不起!

    向暖不停地亲吻着果果的后脑勺,然后转到她的脸颊。亲完了,母女俩近距离对视,都是眼泪汪汪的模样。

    妈妈,你去哪里了呀?在妈妈熟悉的怀抱里,果果的委屈很快就烟消云散,又开始追问起来。

    向暖作为幼师,一向不主张对孩子撒谎,但这一次,她别无选择。妈妈去办很重要的事情了。

    妈妈办什么重要的事情啊?穷根究底是每个孩子的本能。

    妈妈现在还不能告诉果果。等果果长大一点,妈妈再跟你说,好不好?

    果果也不是不讲理,而且她对所谓的重要事情好奇心也没那么强,于是立马点头同意了,转而又问:妈妈,你有没有给我买新玩具啊?

    以前向暖出门是一定会给她带玩具的,去得越久,带回来的玩具就越多。这次她离开了将近一个月了,在果果的概念里已经很久很久了,于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向暖应该给她带了很多好玩的玩具。

    向暖被问得心里一虚,硬着头皮继续撒谎:妈妈这次太忙了,没来得及去给果果买玩具。这样,果果先去上学,等你放学了妈妈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

    果果嘟着小嘴皱着眉头想了想,勉为其难答应了。但最后又提出另一个要求,希望向暖送她去幼儿园。

    向暖当然是忙不迭答应了,然后哄着果果去吃早餐。

    幼儿园是提供早餐的,而且是营养丰富、搭配均衡的早餐,不比家里差。

    果果一般也不在家里吃早餐,今天是太久没见到向暖了,心情好兴致高,就在家里吃了。

    向暖耐心等她吃饱喝足,然后跟罗筱柔打了个招呼就带着果果出门了。

    罗筱柔瞥她一眼,冷着脸道:你要跑就自己跑,可别把我家果果也给拐跑了。

    向暖尴尬不已,嘴巴动了动,最后什么都没说。

    果果是真的想妈妈了,从走出家门到幼儿园这段路,一路都是蹦蹦跳跳的,嘴里也嘀嘀咕咕个不停。若是遇见认识的小朋友,她还要得瑟地炫耀:我妈妈今天来了。

    向暖听得心酸不已,更觉得自己对不住她。

    妈妈,你今晚来接我好吗?

    向暖正内疚万分,哪里舍得拒绝她的要求?忙连声答应,又亲了她两口才将她交给老师。

    老师也是很久没见到向暖了,就跟她聊了几句,简单说了一下果果最近的情况。当然,说的都是好话。

    出了幼儿园,向暖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家里,生怕罗筱柔这个时候已经出门去医院了。

    幸亏没有。

    向暖进门的时候,罗筱柔正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甚至都没抬眼看她一下。

    婆婆表现得这样淡定,是不是可以证明牧野的情况还不算太严重?

    可如果不严重,牧野怎么可能会因为怕连累她而同意离婚?

    向暖心里纠结不下,很想立马就见到牧野,却又不敢催罗筱柔出门。她像跟木桩子似的杵在那,几次欲言又止。

    罗筱柔将报纸翻过一页,继续看得全神贯注,完全没有要搭理向暖的意思。

    向暖再傻也知道,婆婆这是故意的。她不介意接受惩罚,可她急于了解牧野的情况,也顾不得会不会惹得婆婆更生气了。妈,我——

    罗筱柔终于缓缓地抬起头来,眼皮傲慢地往上掀开,仿佛带刺的目光射向向暖。静默了几秒,她突然冷笑一声。你不是觉得做我们牧家的儿媳妇委屈了你吗?这一声妈,我可承受不起。

    妈,我没有觉得委屈,我只是——妈,这件事我以后会向你解释,你要我认错,你要罚我,我都全盘接受,绝对没有半句怨言。但是,我现在只想知道牧野怎么样了。就当我求你了,行吗?你让我见见他,行吗?

    向暖没想装可怜,但是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掉了下来。从知道牧野出事到现在不过十二个小时,可对她来说,这十二个小时实在太煎熬了。

    罗筱柔见她掉眼泪,难过和焦急都不是装的,心就也软了,可嘴上还是不肯饶人。向暖,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你见了他又能怎样?难道你打算跟他复婚?就算你同意,我也不同意,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突然撂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就走了?我不在乎牧家的颜面,可我怕我儿子会被你害死!

    我……向暖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服罗筱柔,急得嘴唇直颤抖,额上青筋暴起。

    罗筱柔见他这样,脸色缓和了一点。如果牧野下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了,你打算怎么办?

    那我就伺候他一辈子!向暖本能地接话,说完了才意识到什么,眼睛倏然瞪得圆滚滚的。

    她刚刚说什么?牧野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躺着?那个霸道骄傲、永远意气风发的男人,以后只能躺在床上等人伺候吗?

    妈,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罗筱柔顿时冷笑起来。怎么,怕了?

    我没有怕!向暖大声反驳,眼泪如雨。妈,我没有怕。我只是………心疼……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是啊,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受得了?

    向暖用力闭上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心口疼得无法呼吸。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