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17章 她离了你就一定幸福吗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吃过饭,高逸尘将向暖送回了住处。他离开之后,向暖握着手机,一个人在床边像木头疙瘩一样坐了许久,终于还是翻出牧野的号码拨了过去,然后就屏住了呼吸。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号码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机械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时,向暖的心咚一下落了下来,却不是落在实地,而是撞在什么硬冷的东西上,让她觉得有些疼。

    难道,他又出任务去了吗?

    向暖抓心脑肺地又坐了一会儿,想了想又打开朋友圈和微博,却发现婆婆最近这段时间根本没有更新状态,连果果的萌照都没晒一张。

    怎么好像都很忙的样子?

    向暖脑子里开始响起很多的声音,闪过很多的画面,最后定格在上次牧野紧急集合前的那通电话上。她反反复复地回忆他当时的声音和语气,一再地确认那时候他并没有要离婚的意思。他说让她等,但绝对不是等他的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这中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够让他突然就同意离婚了?

    向暖回想从前的种种,脑子里突然闯入一个想法:他突然同意离婚,并且把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她,是为了她好?

    可是有什么能比留在他身边更好?他不是曾经说过,要将她一辈子护在身边才放心的吗?难道——

    向暖倏然瞪大眼睛,一股寒气就这么直接强势地入侵心脏,让她心跳几近停止,连带着呼吸都急促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向暖不停地摇头否认,可最终还是坐不住了,颤抖着手指头翻出婆婆的号码,立马按下拨号键。

    铃声响到快要断的时候,终于被人接了起来。喂?

    妈,我是向暖。情急之下,向暖完全忘了离婚之后就应该改口这回事了。我_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罗筱柔的声音很冷淡,很符合一个妈妈对抛弃自己儿子的女人的态度,仿佛半句话也不想跟她多说。

    罗筱柔也曾对向暖这么冷淡过,但那好像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这一年来,向暖早习惯了跟婆婆像妈妈和女儿一样相处,每天亲亲热热的。这会儿突然被婆婆如此冷淡对待,她顿时就有些懵了。

    没事的话,我挂断了。

    不要!我、我做了个噩梦……我就想问一下,牧野最近还好吗?没什么事吧?

    那端沉默了一下,随之又是那种冷淡的声音。有啊,不就是被你甩了吗?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向暖捏着手机,像个傻瓜一样愣了好一会儿才总算缓过来。婆婆的态度虽然不好,但听她的意思,牧野好好的。

    那就好!

    向暖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丢下手机,有些精疲力竭地倒在床铺里。

    另一端,罗筱柔掐断了通话,用一种不满又心疼的眼神望着病床上的人。现在你满意了?

    牧野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和表情,没有吱声,甚至没抬眼看一下。

    你真以为,这样是对她好吗?给她一堆钱,让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她就能幸福了吗?这世界上渣男还少吗?她又笨得连人都不会看,你觉得她能真能找到一个一辈子对她好的男人?

    会的。牧野终于抬起头来,平静地对上母亲激动的脸庞。他知道,还有一个人可以让向暖幸福。他只需要将向暖离婚的消息透露给那个人就行了。

    罗筱柔被他噎得胸口闷疼,却又拿他没办法,最后倔强地将头偏向窗户,眼里泪花打转。

    牧野见不得母亲这样黯然落泪,终于忍不住轻叹一口气,带着愧疚道:妈,你别这样。

    那你要我怎样?罗筱柔猛然转回来,瞪大眼睛跟他对望,眼里的泪水再也藏不住了。我是你妈,我看你这样我心疼得都要死了,你还想我怎么样?我恨不能自己替代你躺在这里,你知道妈?

    我知道。妈,我都知道。牧野想给她一个拥抱,可是她站在床尾那一头,他够不着,又无法像往常那样下地走向她。这也没什么不好,你不是一早就想让我从一线退下来了吗?

    那能一样吗?能一样吗?罗筱柔再次大吼,自从当年那场背叛之后,她已经很久没这么失控和失态了。可她唯一的儿子可能会变成残废,甚至可能一辈子就要靠轮椅行动了,她还怎么冷静?除非她不是一个母亲,否则她永远也冷静不了!

    牧野静静地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隐忍的痛苦。妈,没事的。只是可能,并不是绝对。他们以前还说我可能没命呢,我不也好好地活到现在吗?

    你给我闭嘴!罗筱柔这回直接捂着嘴,呜呜地哭出声来。你这孩子,你是存心想让我心痛而死!

    牧野倏然闭上眼睛,额上青筋突突跳了两下。他不怕死,却怕看到有人为他伤心难过,尤其是为他吃尽了苦头的这位老太太。

    门外,规律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然后停在门边。

    来的人是杨子君。

    罗筱柔赶紧擦了眼泪,平复了一下情绪,笑了笑道:你们俩聊,我出去买点东西。

    杨子君看着她出了门,然后在床沿坐下,抬眼跟牧野对上。今天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你跟向暖怎么了?牧野都伤成这样了,向暖连个人影都不见,杨子君早觉得不对劲了。之前还被牧野给糊弄了过去,现在她是怎么都不相信他那一套说辞了。

    牧野牛头不对马嘴地道:给我来根烟。

    杨子君没说什么,拿出烟盒,抽了一根丢给他,但是没有提供打火机的意思。

    牧野也没要,叼着没点着的烟吸得有滋有味。

    杨子君将拿盒烟拿在手里把玩着,不再重复刚才的问题,安静地等着牧野吸够了烟开金口。

    我们离婚了。牧野吐着烟圈望向她。

    杨子君难得露出一抹惊讶。怎么回事?

    她以为,杨望是我跟你生的。

    杨子君顿了数秒,最后只吐出一个字。靠!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她提出离婚,刚好你又出了这事,干脆就来了个顺手推舟?

    牧野沉默不语,算是默认了。

    杨子君特别哥们义气地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对他的做法十分理解。她从小就没把自己当男人,又常年在男人堆里混,连思维都几乎跟男人没啥区别了。

    有担当的男人都是有事儿自己担着,绝对不让媳妇儿跟着受罪。

    但做卧底的这些年,杨子君也做过一回女人,对女人的想法多少也有些了解。她可以肯定,向暖绝对是将自己的幸福跟牧野牢牢捆绑在一起的。但既然牧野做了决定,那就是不可更改的了,她也懒得费口舌,免得被兄弟给嫌弃了。

    这么说来,老子是无意中做了一回棒打鸳鸯的恶棍?

    牧野被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给逗乐了,嘴角扯动了一下。是啊,特有成就感吧。

    嗯,还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