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12章 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浑浑噩噩地睡了一夜,第二天向暖又扛着相机兴致勃勃地出发,沐浴在蓝天白云之下,然后在傍晚的时候搭乘大巴去了另一个城市。

    路上,向暖几次想要打开手机,可最后都忍住了。只是管得住双手,却管不住脑子,一路上都在猜测婆婆是否已经给牧野打过电话,猜测他知道了以后会是什么反应……

    尽管下定决心要离开,也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幸福快乐,可向暖私心里还是希望自己的离开能够让牧野有那么一点难过和不舍的。

    这么一想,向暖又忍不住在心里骂自己虚伪不要脸,然后拼命地放空脑子。

    离开的决定早已经下了,但将来要去哪里生活,向暖其实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也是她选择来西藏的原因,也许在这片纯净的土地上,她能想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现在的人都依赖手机,一天没刷手机就跟得了病似的,浑身不自在。夜里躺到床上,哪怕眼睛都睁不开了,也要刷一会儿才甘心入梦。

    向暖是个难得不依赖手机的人,平常若没什么事情或者不是坐着等人的时候也很少玩手机,一天摸不着手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这两天,她总是忍不住去看手机。明明知道关机了,根本不会有什么消息,却还是忍不住拿出来瞧上两眼,然后拼命控制住开机的**。

    万事开头难。

    忍过了那几天,向暖感觉好多了,也有心情看风景了,不再总想着打开手机瞧一眼才死心。

    她这边悠然自在,每天陶醉于美景美食,大院里牧家都快乱成一团了。

    倒不是向暖想离婚这件事真的让牧高峰和罗筱柔生活大乱,他们都是历经风雨的人了,这点定力还是有的。

    问题出在果果身上。

    向暖不是没有过丢下果果好几天的经历,但不管怎么说,每天视频或者电话总是有的,摸不着好歹还能听到声音看到图像,小家伙虽然不满意但也能接受。

    可这次不一样。

    向暖直接关机玩消失,小家伙一天天的念叨着妈妈,结果一天天的连声音都听不到,哪里还肯乖乖听话?

    白天在幼儿园里,有老师和小朋友陪着玩,生活丰富多彩,果果倒也无暇多想。

    晚上回到家里可就不行了,要妈妈陪着玩玩具,要妈妈帮忙洗澡,要妈妈给讲故事,得不到满足就闹脾气,甚至嚎啕大哭。

    夜里睡觉的时候,她甚至掉着金豆子委委屈屈地说:我想妈妈了!我要妈妈!

    这会儿她倒不是嚎啕大哭,只是默默地掉眼泪,一双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罗筱柔。

    罗筱柔心疼得要命,搂在怀里使出浑身解数去哄,可小家伙还是哭得累了才终于迷迷糊糊睡去。

    更要命的是,当天夜里果果做噩梦惊醒,摸黑爬起来找妈妈,不小心摔了一跤。家里的地板是木的,磕一下倒也没什么,偏偏小家伙摔在门边,头部刚好磕在了门框上。

    罗筱柔听到动静跑过来,小家伙就坐在门边哇哇大哭,额角都磕破了,血都渗出来了。

    这一刻,牧家人才意识到果果对向暖的感情有多深厚,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厚得多。

    向暖也真是的,就算跟牧野置气,难道连果果也不要了吗?果然不是亲生的,丢了也不心疼不成?

    牧高峰一听,顿时沉了脸。你瞎说什么?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

    罗筱柔看了看怀里的果果,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幸亏果果只顾着哭,没把她的话给听进去。

    果果哭了一场,眼睛肿得都看不见了,终于又睡着了。

    罗筱柔在床边站了许久,然后才跟丈夫一起回到卧室,忍不住道:你说,果果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小孩子最敏感了,有些东西她能感觉到。

    别想了,睡吧。

    可罗筱柔哪里睡得着?

    孙女离不开向暖,儿子就能离得开吗?

    之前牧野就表明了态度,他这辈子就要向暖!他若是知道向暖居然留下一份离婚协议书就偷偷跑了,还不知道怎么难过呢!

    哎!罗筱柔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这几天,她每天都给牧野打电话,可从来没有人接听,看样子是真的出任务去了。

    他那些个任务,没有哪一次是容易完成的。这排除万难完成任务回来,老婆却不见了,想想就心塞啊!

    终于在向暖离家的第五天,牧野给家里来了电话。他一出任务回来,看到手机就发现问题了。母亲一天打好几通电话,向暖却连个信息都没有,这不正常!

    妈,是不是向暖出什么事了?

    罗筱柔想到儿子好不容易联系上了,一出口就急巴巴地问向暖,就更加心塞了。是。她留了一封信和签了名字的离婚协议书就走了。这几天手机一直关机,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电话那端并没有大吼小叫,沉默了数秒才问:她有没有跟你们说什么?或者我回部队之后,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都没有。但是她走的那天晚上给我发过两条信息,一是让我把这些东西寄给你,二是说她要去别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让我们都放心。我说,你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好好的怎么就要离婚了?

    我知道了。你马上让人将离婚协议书和信一起送到部队来给我,马上。

    罗筱柔很想翻个白眼。臭小子,这辈子真是欠了你的!

    腹诽归腹诽,罗筱柔还是立马安排了人将东西送到部队去。这可不是小事儿,解决问题宜早不宜迟。

    第二天一早,牧野就拿到了家里送来的东西。离婚协议书他没有兴趣,所以直接拆了那封信。

    信本来就不长,牧野一目十行,三两下就看完了。看完了就开始磨牙,恨不得那个小笨蛋就在眼前,他直接扑上去咬断她的小脖子!

    她要离婚,竟然是为了杨子君和杨望!

    这个蠢东西,她那颗蠢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稻草吧!

    气归气,牧野倒是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毕竟人还看不见摸不着的,他就是想掐断她的小脖子也没辙。

    昨晚他试过,向暖的手机确实已经关机了,但牧野还是拿起手机又拨了一次。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号码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这都一个星期了,还没有要开机的意思。这个蠢东西,倒是还挺能倔的!

    外面响起了训练号令。

    牧野只得将东西收好,敛了心神,暂时将这件事搁在脑后。

    再说向暖,她忍了这么多天没开机,渐渐地就真的习惯了,觉得这样回到最原始的生活状态也没什么不好的。

    两年多的幸福生活一朝放下,说不难过是假的,只是既然下定了决心,再难过也得忍着,再疼痛也得习惯。

    偶尔向暖也会悄然落泪,但更多时候她已经能做到大脑放空,尽情享受眼前的闲适了。

    相机里的照片已经塞得满满的,清一色的风景照,她自己连半张脸都没露过。因为没有带电脑,没办法将照片导出来,于是她只好又买了一张储存卡。

    就这样,向暖一路从拉萨玩到了青海湖。一个人的旅途虽然有些孤单,可这些地方实在美,连带着她低落的心情都逐渐平和了起来。当然,偶尔她也会呆呆傻傻地想,要是跟牧野一起来,那一定很幸福!想完了,她又会苦笑着骂自己神经病,转头立马找事情来分散注意力。

    到达青海湖的这天深夜,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向暖第一次打开了手机。

    刚刚开机成功,各种提示音就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在寂静的深夜里听来让向暖莫名的惊慌,心跳立马就加速了。

    数不清的未接来电,除了婆婆就是牧野的。大部分都是婆婆的,牧野一共只有两次,之后就再也没有未接来电了。

    微信也有几条,是李晓敏给她发的。不过因为发的是搞笑段子,她没有回复,李晓敏似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向暖退出微信界面,重新进入未接来电界面,呆呆地看着最后的一个来电显示的牧长官和时间。

    他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这件事,所以在那两个电话之后就再也没给她发过一条信息?是啊,他连一条信息都没有发,应该是没有任何异议了吧。

    离婚协议书,他是不是也已经签字了?

    杨子君是不是已经带着杨望住进了牧家,从此开始新的生活?

    向暖按了一下主菜单键,看着主屏幕上一家三口的照片,最后一咬牙又关了机。

    就这样各自安好吧。

    向暖将手机放进包里,侧头凝望窗外黑漆漆的夜,在黑暗里 轻轻哼起了李健的《假如爱有天意》。

    ……眼前人给我最信任的依赖,但愿你被温柔对待……

    因为夜里没睡好,第二天向暖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走出客栈,然后玩到天黑才打道回府。

    这里不比荣城,荣城每一个旮旯几乎都是有路灯的,这里晚上早早的就会变成黑灯瞎火,而且很多巷子都没有路灯。

    向暖住的那个客栈有点偏,从街道穿过一条昏暗又长的巷子才能到达。她昨天来得早没注意,这会儿才后知后觉感到害怕。她抓着手机当电筒,脚步迈得飞快,心里不停地默念祈祷。

    结果怕什么就来什么。

    意识到有几个黑影朝自己逼过来,向暖尖叫一声,吓得掉头就跑。可刚跑没两步,人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

    向暖绝望地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