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304章 一言不合就动手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蹑手蹑脚缩回房间里的,只知道小心翼翼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全身的力气就像是被完全抽光了,一点不剩。

    如果只是杨子君一个人,她还可以自私一点继续这么鸠占鹊巢。可涉及到一个年幼无辜的孩子,她还能心安理得下去吗?

    向暖精疲力竭地走到沙发前,身子软软地倒了进去。两眼无神地瞪着天花板许久,她脑子里依旧乱糟糟的,什么都想不明白。

    又在房间里呆了半个多小时,向暖终于借着给朋友送特产的理由出了门,开车去了李晓敏那。

    今天是工作日,郑魁继续兢兢业业去了,只有李晓敏跟孩子在家。

    为了节省开支,李晓敏出了月子就将保姆给辞退了,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又照顾家里,着实挺辛苦的。但两口子感情好,还有了可爱的女儿,这点辛苦倒也甘之如饴。

    向暖给李晓敏带了一些特产,还有几样新奇的婴儿玩具,都是精挑细选带回来的。

    李晓敏端来一盆水,将玩具都仔细地清洗过,然后用开水浸泡消毒,这才敢给孩子用。

    向暖看了,不由得想起网上的一句话:一胎照书养,二胎照猪养。

    你笑什么啊?李晓敏不解地看着她,再看看手里的动作。觉得我小题大做了吗?

    向暖忙摇头,然后笑着把那句话告诉她。

    李晓敏也跟着笑了,边笑边说:第一胎的时候真的是各种看书各种研究,力求什么都按照标准来执行。至于第二胎嘛,我暂时还没有体验,但感觉网上所言不假。

    我倒觉得另一句话才是真理。

    什么?

    小孩子三分饥三分寒才会更健康,过于精细有时候不是好事。

    李晓敏立马点头表示绝对同意。是这么个理。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吃不好穿不暖的,可身体棒得不得了。一年到头也很少生病,就算病了,随便吃点药就很快好了。你再看现在的孩子,身体脆弱,心理也脆弱,就跟瓷娃娃似的。

    没办法,时代不同嘛。现在的孩子,你就是想让他们吃苦也找不到法子,总不能将他们都带到农村去生活几年,每天让他们砍柴种地吧?

    说着,她自己先摇头了。

    向暖也笑了笑,只是笑意未到眼底。

    李晓敏突然伸出手,像登徒子对良家妇女那样捏住她的下巴,凑近去看了又看。你怎么了?你进门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你心情不好。可是为什么啊?一家三口出去玩不是应该很幸福的吗?

    向暖没料到她眼睛这么毒,但有些事情即便是好姐妹也只能三缄其口,于是只得想办法蒙混过关。

    李晓敏知道牧野最近休假了,也知道这两个人恩爱得很,实在想不出来她会有什么不快乐的理由,所以最后还是成功地让她给糊弄过去了。

    向暖偷偷松了一口气,趁机将话题往别的地方扯去。

    你帮我看着小家伙,我把玩具晾起来。

    好。向暖侧头看着摇篮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眸吃着自己小拳头的贝贝,嘴角一点一点咧开来。她将手指伸过去,贝贝立马紧紧地攥住她的手,拼命地往嘴边拖去。你这只小馋猫。

    李晓敏在阳台听到了,立马接道:别提了,她现在是抓着什么都想往嘴里塞,简直防不胜防。

    就是这样才有趣啊,而且也说明我们贝贝聪明着呢。她若是一天到晚就只会乖乖地躺在那,你肯定又觉得不可爱了。

    向暖将手抽出来,贝贝立马抗议地哼哼起来,双手一起伸过来想把自己的玩具给捞回来。

    那倒是啊。前几天在公园见到一个小男娃,都半岁了,还是一天到晚呆呆地坐在婴儿车里,不哭不闹甚至不怎么动,我都怀疑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呢……

    李晓敏新晋升妈妈,贝贝一天一个样儿,每天都有新发现,所以她一提到这方面的话题就刹不住车。

    向暖含笑听着,间或附和或者反驳两句。

    你应该把果果带过来的,我好多天没看到她了,怪想的。

    她这些日子都玩疯了,还是让她歇一歇吧。她不累,我都累了。

    向暖这话不是忽悠人,她是真的有些身心疲惫,却不知道对谁去诉说。

    盛情难却,向暖在好友家里吃过郑魁亲手做的晚饭,又聊了一会儿,然后才开车回了锦绣园。

    连着两天没睡好,她的神经已经绷到极致,脑子更是一团浆糊,却完全没有睡意。一个人躺在沙发里,选了一部评价不错的电影,可直到电影都播放完了,她还完全不知道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想起往日跟牧野一起靠在沙发里看电影,边吃零嘴边分享心得的情景,向暖的胸腔里更是像伸进了一只可怕的大手,将她的心搅和得乱七八糟,还有点疼。

    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向暖直接起身走进浴室,连衣服都没脱就站在了莲蓬头下。冷水兜头浇下,即便是三伏天里还是有些凉,连带着脑子好像也冷静清醒了许多。

    水声很大,所以向暖并没有听到门口的动静,直到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浴室门口,继而贴上她的后背。

    啊——向暖失声尖叫,立马扭身拼命挣扎。

    别怕,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向暖浑身一僵,停住挣扎,大口地喘着气。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办重要的事情去了吗?

    一想到他将她们母女扔在异地他乡是为了什么,向暖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儿,说话的语气也有点带刺。

    好了宝贝儿,我错了,别生气。事情一办完,我就想回去找你们,谁知道你们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向暖怕说多错多,只是哼了一声,抗拒地推开他。

    牧野也不再费口舌,直接将人搂紧,低头去吻她。对付闹脾气的小女人,啰啰嗦嗦解释都是白搭,在床上最容易解决问题。

    不要!我累了!

    牧野闷声不吭,埋头苦干。女人在这事儿上经常口是心非,他是有经验的。

    向暖在这方面哪里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又亲又揉的弄得浑身发软,站都站不稳,全部的重量都靠在了他身上。

    牧野伸手关了水阀,一把扯过浴巾简单地擦干彼此身上的水珠,然后一把将人抱到床上,随之压了上去。

    向暖双手撑在他结实的胸口,使出浑身力气推他。你别闹了,我跟你说认真的,我真的嗯——

    累了两个字没能说出来就被他堵住了红唇。

    牧野亲够了就松开她的嘴唇,转而去吻她敏感的耳朵和脖子。

    啪——把掌声响起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向暖也被自己这一巴掌给打懵了,瞪大眼睛,愕然地看着近在咫尺同样不敢置信的牧野。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动手了。

    这可怎么办?

    向暖本能地咽了一口唾沫,吓得都不敢呼吸了。

    牧野的眼睛本能地眯了起来,如果不是清楚眼前的人就是向暖,他恐怕会控制不住掐断她细嫩的小脖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