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96章 她是不是该识趣滚蛋?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天一亮,不仅杨子君来了,罗筱柔、牧高峰还有他们的战友,一个个都凑到病房里来,导致病房热闹得跟菜市场一样。

    医生护士很想板起脸来教训他们,要他们让病人好好休息,可这一尊尊都是大佛,他们实在得罪不起,只好装作没看见。

    向暖身体本来就不好,又中枪失血,精神更是不济,强行撑了一阵就顶不住了,再次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这一睡,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再呆在病房里,纷纷打招呼走人。刚刚还菜市场一样的病房,眨眼间就安静了。

    最后只有罗筱柔和杨子君留了下来,但杨子君也没呆多久就让牧野给赶走了。

    罗筱柔叹了一口气,拖过椅子坐下来。你说这都叫什么事啊?好不容易放假回家,结果自己躺到医院就算了,还把向暖给整进来了。

    妈,你就别念了,这就是个意外。

    罗筱柔看了看向暖,担心她没有真的睡着,也怕她突然醒来,所以有些话还是咽了回去,留着合适的时候再说。

    行了,你也歇着吧。好好的一个假期都耗在病床上了,真是的!

    罗筱柔越说越愁,感觉头发都要白了。

    牧野果断地不吱声,免得她念叨起来没完没了。

    向暖这一觉睡到天色昏暗才醒来,因为休息得好,元气也恢复了不少,至少脸上那点红晕就让人看着心里舒服。

    醒来啦。罗筱柔立马帮她将床头抬高,然后拿过桌子上的保温桶。肚子饿了吧?我喂你吃点东西。

    一觉从上午睡到晚上,向暖确实有些饿了。但是让婆婆喂自己,她到底不好意思。妈,我自己来吧,我这只手可以用的。

    她伤的是左边肩头,右手还是灵活自如的,吃饭起码是不用伺候的。就算可能会扯痛伤口,问题也不大。

    别乱动,扯到伤口受罪的还是你自己。我是你妈,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好吧。向暖只好把自己当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婴儿,老老实实等着人投喂食物。刚开始还不自在,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一个投喂,一个张嘴,随意聊点什么。

    旁边床铺上牧野睡着了,所以婆媳二人都刻意压低了声音,听着像是在说悄悄话。

    牧野睁眼醒来,看到婆媳两的互动,不由得勾起了嘴角。

    你醒啦?向暖先发现牧野睁开了眼睛,脸上立马换了笑眯眯的表情。怎么,被饭菜的香味给熏醒了?

    是啊,所以你好歹给我留一点。牧野自己动手将床头摇高。

    向暖晃了晃食指,一脸得瑟的表情。不好意思,饭点已过,恕不供应饭菜。长官,你还是等明天的早点吧。

    儿子儿媳妇同时重伤住院,罗筱柔本来心情差着呢,这会儿见他们两凑在一块儿耍宝,也不由得好心情地笑了。

    接下来两天,陆续有人来看望,牧高峰和罗筱柔怕他们影响了牧野和向暖休养,一律都挡在了门外。

    向暖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就算醒了也喜欢闭着眼睛安静地躺着。

    关于那天的意外,向暖只知道对方是冲着杨子君来的,似乎还涉及到什么内鬼的问题,但具体是怎么回事,没有人告诉她,她也识趣地没有去追问。

    静静躺着的时候,向暖总是努力放空脑子,逼着自己什么都不去想。可大脑有自己的主意,经常不受她的指挥,一不小心就会想起牧野挺身护住杨子君的那一幕。

    她就好像看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电影,最经典的那几个镜头就这么镌刻在她的脑子里,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抹去,强势且毫无道理地自动自发反复播放。

    偶尔,杨子君也会想起苏问心。严格来说,她是想起苏问心说过的话。

    苏问心不止一次告诉她,杨子君在牧野心里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除了杨子君,别的任何女人都不可能在他心里占有那样的分量,包括她向暖。

    每次向暖都会毫不客气地反击回去,而且多半都能将苏问心气得不轻,可事实上,苏问心那些话一直都在她心里。她努力地不去琢磨,努力说服自己过去并不重要,却不可避免地受了影响。

    直到那天晚上,在弹指间取人性命的枪支弹药下,牧野毫不犹豫挺身将杨子君护在身前。也许有人要说,那只是本能,军人的本能。可是……那或许也可以说明,对于牧野来说,杨子君比他的命都重要!

    到了这个时候,向暖再怎么自我催眠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也许苏问心说得对,她向暖只是机缘巧合捡了个漏,然后鸠占鹊巢一占就是好几年。

    在这件事上,向暖不怨牧野,甚至不怨杨子君,她只是茫然不知所措。

    以牧野的为人,恐怕是不可能主动向她提出离婚的。那她是该继续厚着脸皮鸠占鹊巢,还是该识趣一点走人?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嫁给牧野幸福吗?自然是幸福的。对任何人来说,舍弃已有的幸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向暖来说也是如此。其实,她也希望自己能像杨子君那样潇潇洒洒,毫不拖泥带水。可她那么不容易就拥有了这一切,轻飘飘的一句潇洒就让她放弃,真的太难了。

    继续这么鸠占鹊巢,你能心安理得吗?也不能。

    对于这空白的六年,杨子君到底做了些什么,向暖至今还不清楚。但她大概猜到,杨子君应该是去做卧底了。而且可以肯定,这六年,她必定是过得十分艰难,最终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向暖知道,不管是为国为民,还是对牧野的付出,她都是不能跟杨子君相比的。甚至九死一生回来之后,杨子君从来没有表现出要将牧野抢回去的意思,对她的鸠占鹊巢表现出了极大的宽容。可正是因为对方表现得太过高风亮节,她才越发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厚脸皮下去,实在是良心难安。

    我该怎么办?

    向暖一遍一遍地在心底问自己,却始终没有人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

    向暖,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是不是伤口疼?

    肩头突然被人握住,体温透过病号服传递过来,微微有点烫。

    向暖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鼻子酸楚得厉害。她抿着嘴角笑了笑,伸手轻轻摸他的下巴。可能是伤口在愈合,痒得好难受。

    我看看。牧野拉开她的衣领子,露出她肩头处的伤口。

    向暖顺势靠过去,下巴枕在他的肩上。眼睛闭上,泪珠滚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