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90章 旧情复燃吗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她这一着急,反倒将罗筱柔弄得一下子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是,是杨子君出仓了!

    啊?

    向暖最近脑容量特别小,反应都是慢半拍的,待明白过来立马笑着朝电话那端喊:牧长官,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

    向暖没听出牧野的语气有什么高低起伏,但知道他肯定也是欣喜若狂的。

    罗筱柔见她在跟牧野聊电话,也不想打扰小两口甜言蜜语的时间,笑了笑,信息带到就转身出去了。

    跟牧野聊完电话,向暖就迫不及待地穿戴整齐,撒腿跑下楼去,打算叫上罗筱柔一起去医院看望杨子君。

    妈!妈!

    怎么了?罗筱柔原本在厨房,听向暖叫得这么着急,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忙的就跑了出来。

    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吧?

    罗筱柔看她激动得就跟去见情郎似的,突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给自己的情敌捐献骨髓,那是因为她心地善良。可骨髓捐献都结束了,还对人家这般关怀备至,到底该夸她心胸开阔,还是该说她傻得可以?又或者是她对牧野绝对信任,所以压根没有多余的心思?

    妈,怎么了?不可以探望吗?

    哦,没有的事。不过,你确定要去?

    嗯,我想亲眼确认她是好好的。

    罗筱柔不知道的是,向暖心里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想法,那是她这个局外人所无法理解的。

    向暖之前在保存孩子和救杨子君之间纠结了很久,可孩子没能保住,最终活下来的是杨子君,她多少有点把对孩子的感情转移到了杨子君身上。母亲是给予孩子生命的人,她也等于给了杨子君另一次生命,这两者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共通之处的。

    向暖,到沙发坐下来,我们得谈谈。

    啊?好。向暖虽然有点弄不清状况,但还是乖乖地往沙发走过去。妈,你要跟我谈什么啊?

    罗筱柔静静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像是要将她的想法看穿看透一般,直将向暖看得坐立不安,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妈?

    向暖,你虽然给杨子君捐献了骨髓,救了她的命,但是…… 你们的生活不会因此有太多的交集,你明白吗?

    之所以不让骨髓捐献者和患者之间有联系,就是害怕骨髓捐献者觉得自己给了患者活下来的机会,因此把自己当施恩者自居,更有甚者会想向患者索取回报。当然,愿意给陌生人捐献骨髓的都是心地善良、珍爱生命的人,一般也做不出那种携恩要报酬的事情,但生活充满了意外,一旦有什么变故,很多不可能都会变成可能。为了避免这种可能,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开始就防患未然,斩断彼此的联系。

    向暖和杨子君的情况实在特殊,防患未然这一招已经来不及了,大家也就没有在这上面下功夫。但罗筱柔绝对不希望向暖在这里面陷得太深,那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向暖怔怔地看着罗筱柔,心思转了又转,终于有点明白罗筱柔的意思了。妈,我……我没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也没想过向对方索取什么,我只是……

    我只是想,我那无缘的孩子的生命也许就延续在杨子君的身上了,仅此而已。

    但,这么想或许也是不对的,是不被允许的……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心思也单纯。只是,向暖,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事情,其他的与你无关了,明白吗?

    向暖胡乱地点点头,心情一下子变得乱糟糟的,无法形容的难受。她突然站起来,妈,我、我想出去走走,就在大院里走走。

    去吧。

    向暖快步走出家门,随意选择了一个方向往前迈步,直到离家里有一段较远的距离了才慢下脚步。

    又是一年盛夏了。

    大院里随处可见的大树郁郁葱葱,焕发着蓬勃的生机,微风拂过,吹动枝头繁茂的绿叶,顺道带走了灼热的暑气。

    向暖看似徜徉在这满目绿意里,实则心乱如麻,还有些迷茫。

    喲,怎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怎么,终于后知后觉地后悔莫及了?

    在苏问心看来,向暖这种不顾身体健康给情敌捐献骨髓的行为简直就是傻子才有的行为!等杨子君身体康复了,却跟牧野搅和到一起,到时候她就等着哭都没眼泪吧!

    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出身卑贱的人,果然就是上不了台面,行事更是愚蠢不可及!

    向暖本来就有点心情不好,一听到苏问心阴阳怪气的声音,当即皱了眉头。自从上次被丈夫打得流产之后,苏问心就一直住在娘家,一不小心就会碰上,实在叫向暖很头疼。幸亏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养身体,很少出门,否则没准三头两天就要跟苏问心碰上,那才叫郁闷呢。

    听说,杨子君的手术很成功,恢复得很不错。等她彻底康复了,应该还会回到部队,继续跟牧野并肩作战吧?当年,他们就是最默契的搭档,传说中的强强联合双剑合璧。只要他们两往彼此身边一站,就没别人什么事儿。时隔六年多,他们都比当年更加强大了,想必也更加合拍了吧?

    向暖心里被这番话搅和得更加乱糟糟的,却还是露出一抹浑然不在意的笑,免得苏问心更加没完没了。

    苏问心,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呢?你以为,这样就能刺激到我了吗?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更小看了牧野和杨子君。拍档是拍档,夫妻是夫妻,本来就不是一回事。谁说配合默契的拍档之间就一定有什么私情?这就跟有些异性朋友之间可以为了彼此两肋插刀一样,但他们也仅仅是朋友,更何况牧野和杨子君是战友,他们配合默契并肩而战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我相信杨子君,相信牧野,更相信我和牧野的感情,你就别白费心机搬弄是非了。

    也许是向暖这次伪装得太好了,一心想看好戏的苏问心被气得不轻,五官跟软体动物的身体似的扭曲地变来变去,最后发出一声不服输的冷笑。向暖,你就继续嘴硬吧。我倒要看看等他们旧情复燃的时候,你是怎样伤心欲绝痛哭流涕的!

    那你慢慢等着吧。不过,我想你这辈子是没机会看到那一天了。你说等你生命终结那天都看不到你想看的画面,会不会气得死不瞑目呢?啧啧啧,我突然觉得你好可怜哦。要不,你还是趁早把愿望改一改吧?

    对于牧野跟杨子君会牵扯不清这件事,向暖从来没担心过,她知道这两个人都做不出那种有违良心和道德的事情。

    至于旧情复燃……如果那火从来就没灭过,又谈什么复燃不复燃?

    你——哼,我看你还能强颜欢笑多久!

    当然不会有多久,因为我一向都是发自真心地笑的。丈夫宠着我,公婆护着我,女儿也爱着我,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你说我有什么必要强颜欢笑?我只会捂嘴偷笑或者仰天长笑!苏小姐还是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吧?话说,你在娘家住了挺久了,你老公什么时候来接你啊?不会是一辈子都不打算来了吧?

    苏问心,说些戳心的话而已,你以为我不会吗?

    你——向暖,你这个贱人!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呵呵,你刚刚说的那个字,我觉得还是跟苏小姐更般配呢!你要撕我的嘴也行,但要等我调整一下角度,好让摄像头拍摄出来的效果更好一点。

    你——

    苏问心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最终只能气得自己暴跳如雷地走了。

    向暖看着苏问心气呼呼的背影渐行渐远,慢慢地收了笑容,怅然地吐出一口闷气。

    本来是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被你一言我一语的搅和得这么复杂呢?果然是人多是非也多嚒?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