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89章 骨髓移植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暖正式住进了医院,因为杨子君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等了,如果再不进行骨髓移植,她恐怕就要香消玉殒了。

    香消玉殒这四个字,向暖觉得一点都不适合杨子君,还是马革裹尸更加豪气和壮烈一些,比较适合她这个女中豪杰。然而,生命是多么珍贵的存在,再豪气壮烈的死法也不如好好地活着!

    在移植手术正式进行之前,她们曾经见过一面。

    为了避免产生不必要的纠葛,一般骨髓捐献者和患者之间是不允许见面的,甚至互相不知情。但向暖和杨子君之间情况特殊,早就知根知底了,这会儿才拦着不让见面也为之晚矣。

    见了面,杨子君只说了一句话:大恩不言谢。

    向暖知道她后面还有半句话没有说出来,她跟牧野一样都是轻易不许承诺的人,却会默默地做很多。

    对此,向暖的回应是咧嘴一笑。 谢谢什么的我也不想听,太没诚意了。所以,还是等你好了以后,请我吃大餐吧。

    两个相对时本该是剑拔弩张,至少也该是很尴尬的女人,就这么嘻嘻哈哈地进行并结束了这一次对话,然后各自该干嘛干嘛去。

    医生护士都不知道情况,否则恐怕也会觉得这两人都是神奇的生物。现任和前任什么的,难道不应该叉着腰互相对骂甚至扑上去厮打到一块儿的么?这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见面之后,向暖这边就开始住院打动员针,杨子君那边也要开始做进仓准备了。

    动员针这种玩意儿,向暖是第一次听说,更是第一次尝试。连着几天,她早晚都要各打一针动员针。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到后来,就开始感觉到疼痛了。但不是被扎的针孔疼,而是药水进入身体的疼痛,好在只是注射的时候,过后也就好了。

    人类对于未知都容易心生恐惧,向暖也不能例外。尽管早知道骨髓捐献不会有生命危险,甚至不会出现明显的损伤,可多少还是有些惶恐不安。

    医生也很尽职尽责,不时就会过来看看她,询问情况的同时陪她聊天放松心情。

    向暖估摸着,他们也是怕她会临时变卦吧,所以拼命地想将她哄高兴了,好让手术顺利进行。

    住院的这几天除了每天要被扎针,向暖其实还是过得挺舒服的,唯一不那么舒坦的就是被要求尽量不要外出,免得在关键时候病倒了。她也不希望出现那种情况,所以每天都乖乖地看电视刷手机,十分配合,连去看干女儿这事儿都搁后了。

    如此这般过了几天,终于到了正式捐献的日子。

    向暖被要求乖乖地躺着,虽然左右胳膊各扎着一根针,但她并没感觉到明显的不适。医生护士都在一旁守着她,甚至连亲朋好友都可以陪着她,热热闹闹倒是一点紧张气氛都感觉不到。

    这天是周末,向暖其实更想让婆婆将果果带过来,有小家伙在,气氛肯定更加轻松愉快。但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医院病菌太多,别给小家伙整病了。

    最后是罗筱柔和张妈来陪着向暖。三个女人一台戏,足够精彩了。

    牧高峰也来了,但他不爱说话,所以没在那里待多久。

    在捐献开始前,向暖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捐献过程中反倒十分轻松愉快。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医生将抽出来的血进行了检测,确认没什么问题。

    今晚在医院观察一晚上,明天中午就可以出院了。

    向暖想询问杨子君的情况,但也知道这个时候医生无法回答,最后只好忍住,并暗暗在心里祈祷。不过,她觉得杨子君这么硬气的人一定是可以熬过来的。

    所有知晓情况的人都这么祈祷,也这么坚信着。

    在婆婆的照顾下,向暖吃了些东西就疲惫地睡了过去。她这一觉睡得极好,醒来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病房里另一张床上,婆婆罗筱柔就和衣睡在那。估计有点认床,她看起来睡得并不舒服,眉头也有点皱着。

    向暖安静地看着,一股暖流在身体和心脏里不停地流窜,源源不断的感觉。她想,这就是被妈妈呵护的感觉吧。

    抿着嘴角笑了笑,向暖轻轻地翻身躺平,将另一侧床头柜上的手机够了过来。

    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牧野打来的,还有他发来的两条微信。

    回了微信,向暖又打开朋友圈。

    她昨晚睡着前发了一条朋友圈,只有一个等你的大餐五个字,连图片都没有。

    除了李晓敏,别的亲朋好友并不知道她要给人捐献骨髓,还以为她这是在间接秀恩爱。于是那条朋友圈下面毫不意外地堆叠了一串的评论,都是抗议她乱撒的。

    向暖笑了笑,没有一一回复。她放下手机,看着天花板想:不知道杨子君的手术是不是做完了?应该一切都顺利吧?

    这么一想,她立马就有些躺不住了,但不忍心吵醒婆婆,于是继续乖乖躺着不敢乱动。

    没多久,罗筱柔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醒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我没事。除了有种疲惫无力的感觉,向暖并没有觉得特别不舒服。就是有点累。

    那就好。罗筱柔起身下床,抻平了身上的衣服就去给向暖倒水。自己能刷牙洗脸吗?不行的话,我给你端过来。

    不用了,我可以的。妈,我真的没事,你别这么紧张。

    那行,你自己小心点,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了。

    向暖乖乖点头,想了想,才又问:妈,杨子君那边手术结束了吧?怎么样了?

    后来向暖才知道,骨髓移植手术跟一般的手术不一样,并不是医生操刀埋头苦干几个小时就能立马出结果的。

    杨子君还要好些天才能出仓呢!

    出院之后,向暖的日常生活又变成了躺躺躺,吃吃吃,又是养猪一样的日子。除了带着果果去探望李晓敏和贝贝出了一趟家门,她基本上每天都窝在家里好吃好喝。可大概是抵抗力下降了的缘故,饶是这般细致地养着,她居然还是光荣感冒了。怕病毒传染,家里人也不敢让果果凑到她跟前来。每天听得到小家伙的笑声却见不着人更摸不着毛,可把她给闷坏了。

    向暖的身体一向健康,一年也难得感冒一回,每次感冒连药都不用吃就会自己好了。这一次感冒却拖拖拉拉地持续了上十天,而且症状十分严重,俨然得了一场大病。

    后来,连果果都忍不住嘀咕:妈妈生病怎么这么久还不好啊?妈妈是不是怕打针,所以没有去看医生?妈妈真不乖……

    小家伙一向跟向暖亲近,连着这么多天不能窝到她怀里撒娇卖萌,自然觉得十分委屈。

    所以向暖感冒痊愈之后,作为补偿,第一件事就是陪着小家伙疯玩了一整天。结果小家伙一身过剩的精力发泄得很彻底,她自己也累得筋疲力尽。两个人简单洗了个澡,就搂在一块儿睡得四仰八叉了。

    这也是专属于牧野的半边床位第一次被人堂而皇之地霸占了!

    果果小朋友对于鸠占鹊巢这事儿泰然自若,甚至上了瘾,大有再也不要她那张小床的意思。

    两天后,向暖正靠在床头在跟牧野打电话,正是撒娇卖萌胡搅蛮缠的时候。

    罗筱柔突然跑进房间来,激动地对着向暖喊:向暖,杨子君她、她……

    向暖见她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感觉十万火急的样子,心脏蓦地往下一沉。难道……

    ≈ot;妈,怎么了?杨子君出什么事了?≈ot;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