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85章 比我还重要吗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牧野回到家里,向暖真的在床上睡着了。但似乎睡得不安稳,眉头蹙得紧紧的,似乎在梦里仍不快乐。眼角,隐约还有哭过的痕迹。

    这几天,她总是在他们面前笑,但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偷偷地哭,偶尔睡着了也会突然落泪。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牧野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眉头的结,但没敢下手去揉,免得把她弄醒了。她这个状态,能够好好睡一觉是最好的。

    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确定向暖没有要转醒的迹象,牧野又转身下楼去。

    向暖睡着了?罗筱柔正靠在沙发了喝茶。

    牧野点点头,在母亲侧边的位置坐下。

    罗筱柔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你去过医院了?

    嗯。向暖的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等她休养好了,就可以进行骨髓捐献了。

    刚刚流产,哪里是一时半会就能恢复的?做了骨髓捐献,恐怕要将养更长的时间,也真是够难难为她的。也就是向暖这个傻孩子,换了别人,哪里能愿意?

    罗筱柔说这话的语气完全就是一个疼爱女儿的母亲,牧野听着很是受用,他比谁都乐见母亲宠爱向暖。

    母子两聊了一阵,罗筱柔出门去接果果,牧野则又回到房里。

    还没有打开房门,牧野已经听到了房间里的惊叫声。他迅速推门而入,果然看到向暖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脸上湿濡的不知道是冷汗还是眼泪。

    又做噩梦了?

    向暖扑到他怀里,脸也深深地埋进他胸口,瘦削的身体在他怀里瑟瑟发抖,显然还没完全从可怕的噩梦里缓过来。

    终于呼吸顺畅了,向暖抬起脸来,笑了笑。我有点渴了,想喝水。

    牧野将桌上的保温杯拿过来,打开盖子,送到她唇边。

    向暖是真的渴了,抱着杯子一口气喝掉了小半杯,喝完还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她身体正差呢,牧野本来没那方面的心思,但毕竟憋了这些日子,看到这个诱惑性的动作顿时胯下一热。尽管不能真的开吃,但还是忍不住将人搂住,来了个**霸道的吻。

    一吻结束,向暖眼里已经附上了一层薄泪,看着让人更想狠狠地将她欺负到哭。

    牧野仰头将保温杯里剩下的水一口给闷了,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总算将体内那头猛兽给安抚下来,不敢再自作孽。

    你慢点!向暖看到水都从他嘴角留下来了,急得叮嘱一句,还用手帮他擦了擦。

    牧野将保温杯放回桌上,又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下向暖温热的脸。饿了吗?我下去给你拿点吃的上来。

    向暖一听,便忍不住笑了。

    怎么了?

    你不是问我要不要睡觉,就是问我要不要吃东西,真当我是猪啊?我要是变成一个大胖子,怎么办?

    没事,大胖子我也不嫌弃。

    我才不信你呢!我要真变成大胖子的时候你不想要我了,那我岂不是亏大了?我才不上你的当!哼!她傲娇地扬起下巴。

    牧野刮了刮她的鼻子,又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我下楼去拿。

    向暖懒懒地应了一声,又懒懒地靠了一会儿,这才起身进了洗手间。她现在流血的量已经比较少了,但整个人特别虚软无力,像是精气神都随着那些血流走了似的。

    向暖从浴室出来,牧野已经将东西端上来了,正冒着热气。

    对了,你去了医院,结果怎么样啊?

    应该没有问题,但是要等你的身体好一些了才能进行手术。

    向暖点点头。那就好。那……你去看杨中校了吗?她还好吧?

    不过想也知道,自己这里是慢慢地养好,杨子君那边可是越拖就越虚弱的。上一次见到的时候,她就已经十分虚弱了。

    牧野笑了一声。按照她自己的话说,能吃能喝能贫,挺好的。

    那一声笑,让向暖整个愣住了。随即她慌乱低下头去,怕脸上不该有的表情被他看了去。

    他那么不爱笑的人,提到杨子君的时候居然笑了,还是那种带着宠溺的笑。

    果然,杨子君在他心里的位置是很重的。

    是不是,比她还要重呢?

    那就好。向暖低着头猛往嘴里送汤水,借此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免得越想越乱。

    牧野一手捏住她的手腕,一手抬起她的下巴。你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就是又想到孩子了……向暖笑了笑,拨开他的手,低头继续喝汤。

    只要一提到孩子,牧野就彻底没辙了。在这件事上,安慰已经没有用了,她必须自己走出来。

    感觉到他的手在自己脑后轻轻地揉了揉,向暖又抬起头来。我没事,真的没事,只是不小心想起而已。对了,果果是不是要放学了?

    妈已经去接她了,很快她就要来闹你了。

    这怎么能叫闹呢?这叫亲近,懂不懂?我知道了,你就是嫉妒我们母女俩感情好!怎么,你上辈子的情人这辈子不爱你了,受不了啦?

    是,我嫉妒得发狂,心口就跟被挖了个洞一样。

    向暖呵呵地笑,笑得眼睛都湿润起来,一片雾气氤氲的朦胧。

    牧野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她最近真是将说掉泪就掉泪这门绝技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偏偏她每次还要故作轻松地笑,存心让人心疼到死。

    妈妈!妈妈!我回来啦!

    说曹操曹操就到,果果小朋友嘹亮的叫喊响彻整栋楼。

    房门没有反锁,果果自己从外面开了门跑进来,直扑床沿。在幼儿园疯玩了一天,她又把不能闹妈妈的叮嘱给忘得差不多了。

    我家宝贝儿回来啦,快让妈妈亲一个!我家宝贝儿最棒了!

    果果呵呵傻乐,将脸往向暖嘴边送,亲完了还拉着向暖的手奶声奶气地问:妈妈,你还难受吗?

    妈妈不难受了。见到果果,妈妈就一点都不难受了。

    果果笑得眉眼弯弯,嫩嫩的牙床都露出来了。

    向暖将被子掀开一角,笑眯眯地问:果果要不要上床来啊?

    果果立马踢了鞋子往床上爬。

    牧野托住她的小屁股,帮了她一把,又轻轻拍了一下。

    啊——不要打我屁股!坏爸爸,爸爸坏!小家伙已经知道男女有别了,尤其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小屁股。

    牧野勾了一下嘴角,禁不住揉乱了她一头可爱的头发。

    果果抗议地拍掉,然后钻进被子里,亲亲热热地靠在向暖身上。向暖则用一双手臂揽着她,两个人紧紧地黏在一块儿,你看我我看你,看着看着就一起傻笑起来。

    牧野静静地看着母女两脑袋挨着脑袋聊天儿,不时就要笑出声来,私心里觉得这画面实在太美好了,让人恨不得时间就停在这一刻。

    所谓幸福,莫过于此。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