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82章 奈何情深缘浅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等房门关上,向暖眨了眨眼睛,抬头慢慢地将视线聚焦在牧野的脸上,又挤出那抹难看的笑。我没事,真没事,真的……

    眼泪就那么掉了下来,猝不及防,让她完全措手不及。

    在好友面前,她可以故作坚强,但在牧野面前,她根本做不到。

    牧野再次坐回床沿,一把将人揽过来,将那张泪湿的脸按进胸膛。原先那种压抑的呜咽声再次响起,他胸前也很快被温热的液体打湿了一片,范围还有迅速扩大的态势。

    但从头到尾,向暖一个字也没哭诉,只是安静地落泪。真正的疼,从来都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好了,不哭了。牧野终于忍不住将她的脸挖出来,扯了纸巾仔细给她擦眼泪。哭得太久了,她的眼睛红肿得厉害,看着可怜极了。向暖,咱们不哭了。

    向暖睁着红肿的眼睛看他,想要挤出个笑容,但是没能成功。

    你先喝点水,我给你拿毛巾擦一下脸。牧野将水杯塞她手里,起身去拧热毛巾。回来向暖刚好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他就伸手托住她的后脑,用热毛巾细细地给她擦脸。但哭肿了的眼睛,怎么擦都不可能让它恢复原样。现在听我的话,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

    你陪我。哭过后,她的嗓音沙哑得厉害。

    牧野晾了毛巾锁了门,上床将她揽在怀里。

    向暖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脑袋也昏昏沉沉的,但没有什么睡意。尤其是腿间不时有热流涌出来,清楚地提醒她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孩子正一点一点从她身体里流失,可她没有任何办法,完全无能为力。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消逝!

    这种感觉,实在糟糕透了。

    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有了要泛滥的趋势,向暖赶紧吸了吸鼻子,将脸埋进牧野的胸口拼命地深呼吸。眼泪最后倒是勉强控制住了,但是胸口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剜了一个洞的感觉却如附骨蛆虫一样纠缠着她,让她觉得疼痛难忍,觉得喘不过气。

    牧野的手一直在她背上上下移动,嘴唇也一直贴在她额头上,无声地温柔地安抚着她内心的伤痛。

    两个人谁都不开口说话,外面的声音也被门给阻隔了,病房里被圈出一个安静的世界。

    向暖趴在牧野怀里胡思乱想,大概是发泄过了,眼泪并没有泛滥成灾,但眼睛始终是湿润的。后来大概是真的身心疲惫了,意识居然渐渐地迷糊起来。

    牧野知道她睡着了,但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没动,因为向暖睡得很不安稳,偶尔还会很突然地发出一声抽泣。

    有些伤痛,即便在梦里也很难遗忘。

    后来向暖好不容易睡沉了,牧野才小心地将她放回床铺,然后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也几乎是这个时候,病房门被轻轻敲响。

    牧野三步并作两步,火速地抓住门把,将门拧开。

    门外的人是罗筱柔。她显然走得很急,呼吸还有些喘。

    向暖怎么样?

    牧野瞥了一眼床上的人,轻轻地将房门给掩上。哭了很久,现在睡着了。

    哎!罗筱柔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这么想要这个孩子,结果还是没保住,心里不知道多难受。不过乐观点想,这也未必不是坏事。与其怀胎十个月都这般战战兢兢,最后很可能还是要面对一个残酷的结局,现在这样反倒解脱了。当然,这些话我们说说就好,断不能跟向暖提起。

    牧野没接话,只是掏了一根烟叼在嘴角,眯着眼睛模拟吞云吐雾的动作。

    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罗筱柔多少还是了解他,知道他面上什么都不表现出来,心里恐怕也不好过,便拍了拍他的肩头算是安慰。

    我没事。

    母子两在门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病房里向暖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牧野推门冲出去的时候,她已经气喘吁吁地坐起来了,两眼涣散,一看就知道是做噩梦了。向暖,没事了,我在这里。

    向暖没有发现罗筱柔的存在,趴在牧野怀里,小声地哭了起来,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起她的梦境。

    向暖梦到了自己的孩子,一个像极了牧野的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他那么可爱,还会对着她笑。她想抱抱他,结果手刚伸出去,他那张可爱的脸突然变成了七窍流血的狰狞面容,口口声声质问她为什么不救他……

    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他,是我不好………我要是细心一点,早点发现他的存在,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一番话,像魔障了一般。

    牧野也没安慰她,只是将人搂得紧紧的。

    罗筱柔在一旁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做了个手势要牧野让出位置。让我来跟她说几句。

    牧野想着女人跟女人在这方面应该更有共鸣,就松开向暖站了起来。

    妈?向暖这时候才发现婆婆大人来了,吓得赶紧擦眼泪。

    罗筱柔在牧野的位置坐下来,并替代他将向暖搂住。

    妈,你陪向暖一会儿,我去给她买点吃的上来。

    不用了,我没有胃口。

    那也得吃东西。你现在身体正虚着,一定要好好补一补。牧野,你赶紧去买吧。

    牧野就关上门出去了。

    罗筱柔伸手拨开向暖脸上泪湿的头发,然后一根一根的给她理好,又细细地替她擦干眼泪,就跟照顾一个生活还不能自理的娃娃似的。

    向暖在牧野面前可以肆意落泪,在婆婆面前却是不敢的,于是拼命地控制着情绪,免得哭哭啼啼的惹人生厌。

    罗筱柔将向暖的脸按在自己肩头上,另一只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抚触。向暖,孩子跟父母都是讲究缘分的。若缘分足够深,羁绊足够深,就是拿刀砍也未必能砍断。相反,若是缘分不够,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无缘相见,纵然见了有朝一日也可能会突然失去。这个孩子,跟我们的缘分太浅了。

    向暖想说我知道,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只有一声压制不住的呜咽。她吓得一把捂住口鼻,企图将这声呜咽毁尸灭迹。

    我知道,我这么说话可能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听着可能也觉得很虚。但是,人生就是这样,我们会迎接一个个生命的到来,也迟早会目送一个个生命离我们而去。尤其是步入中年之后,每个人都要面对这样无奈的事实。我们能怎么办呢?只能将这生离死别看得淡一点,多想着未来的好,才能有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我知道,妈,我知道的。向暖终于将这句话说出来,不过是哭着说出来的。

    好孩子。罗筱柔摸了摸她的脑袋,长长地吐出一口闷气。视线放远,回忆席卷而来。向暖,你一定得振作起来,养好身体。当初……我就是因为被那些糟心的事情给打击了,没有好好养身体,损伤了底子,后来再没办法替你爸生下一男半女。这是前车之鉴,你可不能跟我学坏了。你要是想哭,就好好地哭一场,哭完了,咱们就坚强起来,行吗?

    向暖在她肩窝里拼命地点头,隐忍的眼泪汹涌而出,哭声却被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忍住了。

    你不是故意不要他的,我想他肯定也知道,将来肯定还会回来做你的孩子的。咱们好好地养身体,等着他回来再做牧家的孩子。到时候,我们都宠着他,比果果还要宠,加倍补偿他受过的委屈……

    向暖突然揪住她的衣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得撕心裂肺。

    罗筱柔听到这哭声,反倒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能哭就好。

    能哭,就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