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49章 可怕的酷刑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那一夜,向暖挂了电话之后,一个人坐在床上又哭又笑的闹腾了好久,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周六,向暖陪着果果玩儿了一整天。

    周日,向暖开车直奔老中医的诊所。

    那天她跟牧野聊过之后,两个人一致认为:能不能生孩子不重要,但宫寒也是病,为着身体健康考虑,还是得想办法治一治。

    老中医见了向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来一样。

    有那么一霎那,向暖以为见到了电视里所说的那种天机妙算的神棍,不对,是算命先生。

    这个姑娘后面的不用等了,下午再来吧。

    这个姑娘,指的就是向暖。

    后面来的几个人失望地离开了。

    向暖老老实实地排队等待,直到诊所最后只剩下她和老中医两个人。

    老中医脸上的老花镜有点松垮地挂在鼻梁上,他则拿眼睛从眼镜上边沿看着向暖,问:去医院做过检查了?

    是,检查结果也确实像你说的那样,我有宫寒之症,难以受孕。

    向暖这个时候也没必要隐瞒什么,毕竟她是来求医问药的。至于为什么选择来这里,而不是那些据说在不孕不育方面十分权威的医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因为他仅仅靠把脉就能将自己的病症断正确的本事,让她对他更加信服吧。

    读小学的时候,向暖就跟所有的学生一样知道了望闻问切的诊病方法,但那更像是一种传说。直到这位老中医那天露了一手,她才知道原来真有这样的能人,难怪即便是西医盛行的今天,中医也能强悍地占得一席之地。

    炎黄先祖的智慧果然是不容小觑。

    你会有办法帮忙我医治的,对不对?

    向暖的声音里满含忐忑和期待,甚至下意识地屛住了呼吸,生怕他毫不犹豫地摇头。归根结底,她还是在意自己不能生育这件事的。何况,现在牧野不想要孩子,可万一将来他突然就觉得有个孩子更好呢?或者哪天这件事被捅破了,来个亡羊补牢也很有必要。

    老中医姓叶,大家都叫他叶大夫,很古风的一种叫法。

    向暖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何然有种穿越到了古代的即视感。后来,她也跟着喊叶大夫。

    叶大夫是一个特别务实的人,从来不爱整虚的。看病就看病,有问题就有问题,该吃药就吃药,从来不含糊。他不会故意把病症说得很严重来吓唬你,但也不会费口舌来安慰你,看着很和善的人,强势起来却很能唬人。

    向暖的病症已经很明确了,叶大夫直接就给她开了方子,给她抓了药,并详细叮嘱了服用的方法。

    那……我吃了这些药就能康复了?问这话的时候,向暖忍不住拿那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叶大夫,巴巴地指望他会立马毫不犹豫地点头。

    结果叶大夫又拿眼睛从老花镜边沿上看她,看了一会儿就收回去了,也没回答,但他那神情明显在说:姑娘,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要是有这等灵丹妙药,还用得着在这开个小诊所?

    向暖也看懂了他的意思,于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是这种领会了意思但并没得到具体回答的感觉有点抓心挠肺,实在不怎么美好。

    叶大夫也是个善良的好大夫,见她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最后还是开了口:你这问题,不是吃三天两天药就能立马痊愈的。我这药主要是帮你慢慢调理身体,解决因宫寒而导致的病症,比如你每个月那几天都很辛苦……至于怀孕生子的问题,就算身体是绝对健康,最后不还得顺其自然吗?都说心宽体胖,心态摆好了,身体的毛病自然就少了,想要的东西也会慢慢都有的。

    有道理!

    既然是中医,开的自然都是中药。

    向暖拎着那一袋子的药材,想着以后每天都要在中药味里浸泡,下意识地就皱了眉头。

    果然,生病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向暖一般住在大院里,喝药这件事就变得很不方便了。偏偏中药这种东西很注重疗程,必须得严格按照医嘱来服用,三天打渔两天晒网是没有意义的。

    李晓敏倒是想每天帮她将药熬好,再带到学校给她喝。可她毕竟是个孕妇,反应又大,向暖怕她太辛苦,也怕这样整天闻着药味会影响胎儿健康,自然是坚定拒绝了。

    最后是牧野找了人将药拿走,然后每天按照时间送到幼儿园去给向暖喝。如果是周末,那人会开车送到大院门外,向暖喝完了再回去。

    虽然有点麻烦,但也算是妥善解决了。

    但对向暖来说,痛苦还在后头呢,因为喝中药实在是一件苦差事。这些药汤不仅味道难闻,而且口味又苦又怪,每喝一口都跟某种酷刑似的。她每次拿出壮士断腕一般的勇气,紧捏着鼻子,仰头一口气闷完了,接着要喝满满一杯白开水来冲淡嘴里的怪味。

    直到这个时候,向暖才总算明白,为什么人们更加愿意选择西医,并不是因为中医技术不够高超,而是吃中药实在太受罪了!

    好在习惯成自然,被荼毒的次数多了,慢慢地也就能忍受,到最后向暖简直能称得上泰然自若了。

    但是对着牧长官,向暖还是逮着机会就诉苦,只差各种撒泼打滚求安慰了。

    厚脸皮就是这么锻炼出来的。

    牧野知道吃中药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何况向暖这是要长久把中药当饭来吃的节奏,想当然每天确实苦闷不已。何况这种时候他不能陪在她身边,即便明知道她是撒撒娇,即便她都快跟果果一样无理取闹了,他却也还是如她所愿那样各种轻声细语哄着,不停给她顺毛。

    可见,向暖恃宠生娇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不是没有道理的。

    就在向暖日日与中药为伴中,时间眨眼就到了十一长假。

    为了避免出门挤人堆看人头,更为了避免花钱找罪受,向暖果断的放弃了任何旅游计划。

    牧野忙于军事演练的事情,连电话都没时间打,自然是不可能回家探亲的,何况他压根没有假期。

    长假第一天,牧家人齐齐集聚在客厅等着观看阅兵仪式,连果果都挤在向暖和罗筱柔中间,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兴奋地嚷嚷着找爸爸。

    别说牧野不在方队里,即便在,那么多人身高体型着装动作都一模一样,哪里能这么容易找出来?

    不过,这丝毫不妨碍果果坚定不移的找爸爸行动,或者说,她根本就是被那些雄赳赳气昂昂的兵哥哥兵妹妹给吸引了视线。

    向暖则透过那些英姿煞爽的身影寻找着牧野的痕迹,曾经他是不是也这样站在方队中接受十数亿人民的惊艳注目?

    与有荣焉的骄傲感来得汹涌猛烈,冲击得向暖的心脏瞬间变得无比柔软。思念也像蔓草一样蓬勃生长,铺天盖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