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27章 她死了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听说罗筱柔这病来得很突然,连张妈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自然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草草地吃完午饭,牧野就直接开车赶回荣城。本来他想留向暖带着果果继续留在海洋王国玩耍的,可向暖非要跟着一起回去。

    向暖知道他是心疼她,可婆婆大人都进医院了,她这个做儿媳妇的怎么还能在外面逍遥快活?就算婆婆没意见,情理上也是说不过去的,何况她是真担心。

    一路上,牧野将车技发挥到极致,简直称得上是飙车回去的。

    向暖也没什么心情陪果果玩儿,就给她一堆玩具让她自己玩。好在果果也不介意,自己一个人捣鼓得很专注。

    车子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玩具碰撞发才的细小声响和果果偶尔的一句嘀咕。

    向暖侧头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景色,不一会儿便失了神。

    牧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很快就在前面的服务站停了车。

    怎么停车了?向暖呆呆地转回头,不解地看着他。不是急着赶回去吗?难道车子出问题了?

    没有。先下车去个洗手间,活动一下筋骨。向暖,你别胡思乱想。张妈也说了,这事虽然有点吓人,但没有危险。

    我只是……没事了,那我带果果下去上厕所。

    他们在傍晚时分回到了荣城。

    医院是病毒混杂的地方,小孩子出入这种地方很容易感染疾病,于是他们先把果果送回了大院,然后才去的医院。

    到了医院,他们才知道罗筱柔是突然昏迷,然后高烧不退。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问题,用药打针什么方法都使用过了,可高烧就是退不下来。偶尔体温降下来一点,总是很快又窜上去了。

    此刻罗筱柔躺在床上,人烧得脸色都是潮红的,眼角湿润,嘴唇更是红得像要渗出血来。那深深皱着的眉头,无声地诉说着她此刻的痛苦。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让人这么烧着,听天由命吗?

    牧野的声音乍然听着没什么问题,但向暖了解他,就听出了里面隐忍的风暴。医生要是敢给一个肯定回答,他估计立马就要爆发了。

    原来他路上表现得那么淡定,那都是装出来的。他心里其实比她更着急,却还反过来安抚她的情绪。

    好在医生也不是个傻的,一番听着就很虚的话之后,他给出一个结论:罗筱柔这是心病,是情绪累积之后的大爆发。

    按照他的意思,这样的病例以前也有过。

    向暖怎么听都觉得这个结论很不靠谱。她紧张地看着牧野,担心他会冲动得直接动手。不过她的担心似乎多余了,他看起来很冷静,甚至好像相信了医生的话。

    听医生的意思,药物不能产生作用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物理降温,要求不停地用温水给病人擦拭身子,让她体内的热气散发出来。

    向暖默默地看着牧高峰忙碌,觉得自己会了以后,就自告奋勇地将这个任务接了过来。

    这项工作看着好像很容易,但一刻不停地这么擦拭也是一项体力活,不一会儿就要累得气喘吁吁、身体冒汗。

    忙乎了一个多小时,向暖已经累得手臂都有些抬不起来了。巧的是,她擦完没多久,罗筱柔的体温居然下降了,虽然还没完全退下来,但至少烧得不那么吓人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连医生护士都一样。牧高峰和牧野的怒火,那是他们承受不起的。

    确定罗筱柔的体温没有继续攀升,又勒令护士仔细照顾着,牧高峰就带着牧野和向暖到医院门外的一家餐厅去吃晚饭。

    饭菜上桌之后,牧高峰突然抛出一句爆炸性的话。叶文玲死了。

    什么?

    咳咳咳……向暖被一口汤给呛到了,当场痛苦地咳了起来,咳得满脸通红。

    你妈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愣了很久,突然就晕倒了,然后就开始高烧不退。所以医生说是心病,也不算是糊弄人。

    向暖仍旧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对叶文玲这个人,向暖除了怨恨,真没别的感情。她的死活跟她真的没有半点关系,她也不在乎。只是前脚刚知道自己跟这个女人的关系,后脚就得知她死了,那种心情实在是复杂得难以形容。

    虽然那天叶文玲被李晓敏砸破脑袋住进医院,但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大碍,绝对不存在什么当时没发现有隐患,数天之后突然毙命这种可能。那她是怎么死的?

    向暖脑子里飞来掠去地闪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她在和电视里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周围的环境阴森森的,从敞开的大门往里看也只见一片幽深可怖,像是一张随时会把人吞噬进去的血盆大口……

    想到叶文玲做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向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越想越觉得浑身发冷,抓着汤勺的手明显在发抖。

    牧野见了,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别胡思乱想。

    对龙家而言,叶文玲就是个玩物。这个玩物要是听话,他们不介意给她一口饭吃。要是不听话,毁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叶文玲岂止是不听话,那简直就是作死,所以死了也不稀奇。

    向暖抿着嘴唇笑了笑,只是那笑怎么看都是勉强扯出来的,让人看着莫名的难受。我没多想。她跟我没关系,我也不关心她的死活,只是有点意外。

    确实没有关系,可心里的难受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概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母亲死了,哪怕没有感情,也是会有些难受的吧?

    母亲和孩子之间有一条纽带,就像婴儿在子宫里时的那根脐带,这跟脐带一旦被砍断,做孩子的怎能不痛苦?

    向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一顿晚饭,因为罗筱柔的病情和叶文玲的死讯,向暖简直是食不知味,甚至有种浑浑噩噩的感觉。

    牧高峰看出她情绪不对劲,就自己先回医院照顾罗筱柔,让牧野带着向暖回家去。

    牧野也不急着回家,而是带着向暖去了医院后面的小花园,停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地方,然后将她抱拥入怀。想哭的话,就哭吧。

    谁想哭了?我为什么要为她哭啊?她凭什么啊?她是我谁啊?她——嗓音最后还是哽咽了。

    向暖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敢再开口。其实她真不是为叶文玲的死难过,但就是觉得心里堵得厉害,形容不出的难受,连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是的,莫名其妙。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