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23章 她只能成全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牧野从十八岁走进军营,后来又进了特种部队,过的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每一次出任务都是一场生死较量,运气好凯旋归来,运气不好可能就交代在那了。

    牧高峰和罗筱柔都清楚这些,也都有了心理准备。虽说有心理准备不等于不担心,更不等于真的就能坦然接受那样糟糕的结果,可终归还能撑得住。

    可向暖不一样。她毅然嫁给他,不图荣华富贵,却是指望着能够跟他长久过下去的。她能接受聚少离多和孤独寂寞,但绝对不包括有一天会成为寡妇。若真有那么一天,她恐怕会一蹶不振……

    罗筱柔将一双眼睛瞪得圆滚滚的,见鬼一样看着牧野,仿佛今天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但她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一时之间,罗筱柔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心情,高兴儿子终于有了牵挂更爱惜性命,还是难过他有了媳妇忘了娘?好像怎样都不对!但两厢较量之后,仿佛还是前者居多。

    罗筱柔还记得自己曾经劝过牧野,希望他能离开特种部队,因为那真的太危险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实在不想有一天突然就给她留了一封遗书和一枚烈士的勋章,从此消失无踪。但不管她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因为牧野心性实在太坚定了,决定了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会更改。

    是的,他热爱那个地方,热爱那一帮人,也热爱他们共同的事业,即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她除了成全,还能怎么样?

    如今他除了那些东西,终于又多了一样喜爱……她又能怎么样?

    牧野突然站起来,然后缓缓地在罗筱柔面前蹲下。自从中学开始,他就没在母亲面前做过这样的姿态,因为这是小屁孩的专利,实在不适合一个七尺男儿。

    罗筱柔被儿子的动作弄得有些猝不及防,再一次目瞪口呆起来,然后是眼眶灼热湿润。她忍不住伸出手摸摸牧野的脑袋,就像他小时候那样。

    牧野本能地想要挡掉,可最后一刻又生生忍住了这股冲动。母亲的手永远都是温暖而柔软的,只是很多年没有人敢这样摸他的脑袋了,心里说不出的别扭。可这个人是受尽苦楚将他带到人世间的女人,再别扭他也会逼着自己忍受下去。

    罗筱柔一直没有说话,仿佛陷入了他儿时的回忆当中。眼前这个高大挺拔的汉子似乎也变回了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经常让她头疼,但也带给她无数的欢乐和安慰。

    一恍然,原来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

    罗筱柔的视线从他短短的头发开始,顺着额头往下一点一点地描绘,星眸剑眉,高挺鼻梁……看不出一点那个人的痕迹,也不像她,反倒像极了牧高峰……是啊,他可是牧高峰一手带大的。明明是那样杀伐果断不容侵犯的一个人,却从小就让牧野骑在自己头上耀武扬威,从来没计较过他不是自己的血脉!

    同样的,对于她的过去,牧高峰也从来没有介意过,只几十年如一日地护着她和牧野。反倒是她,居然到今天还没有完全放下,真是差劲透了。

    当年,叶文玲趁着我怀你的时候勾引陈松延……你外婆因为这件事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那段往事错综复杂,可最后能说出口的只有这么两句。

    牧野知道母亲跟舅舅那边一直不是特别亲近,却从来不知道,原因竟是这个!这相当于杀母之仇了,难怪母亲三十年了还不能释怀。若是换了他,恐怕会直接将那人碎尸万段!

    妈,对不起,我让你为难了。

    罗筱柔摇摇头,眼泪彻底模糊了视线。她倏然两眼一闭,微微张着嘴做深呼吸,努力平复着心底汹涌澎湃的潮水。

    那段日子,她的生活真的糟糕透了,简直就是一团糟。那种痛苦,即便时间过去了三十年,想起来的时候依然锥心刺骨、悔恨交加。

    可她要抱着这些陈年旧事多久?难道真的抱一辈子,直到带进棺材吗?

    牧野这孩子除了热爱部队,对其他的人和事向来都寡淡得很,否则也不会三十多岁了还连个对象都没有。可今天,他几乎是跪在她面前,告诉她他想一辈子守护向暖。

    一辈子。

    这三个字说起来简单,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的事情,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相爱的时候山盟海誓、滴血誓盟,可真正走到最后的又有多少?

    罗筱柔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部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心性的坚定远远超乎常人,可一辈子真的很漫长。只是,这个孩子长这么大,似乎从来没有求过她什么。仅有的几次,都是为了向暖。

    以一个婆婆的眼光来看,向暖的得分当真不算高,但这些她都能接受。可偏偏,向暖居然是叶文玲的女儿!

    不过,当初向暖第一次登门的时候,她何尝不是已经预料到这么个结果了?那时她都妥协了,今日再来翻旧账,又是为了什么?

    做母亲的人,何苦为难自己的孩子?

    人活在世上,一辈子要承受多少的挫折和磨难?如果做母亲的都不能成为他暂时避风歇脚的地方,那他岂不是太可怜了?

    可是向暖顶着跟那个女人几乎一样的脸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那感觉真不好受,尤其是明确知道她就是叶文玲的女儿之后!

    叶文玲曾经害得她生不如死,害得她坏了身子不能替牧高峰生下一男半女,甚至害死了她的母亲,结果她倒要反过来替叶文玲照顾女儿,这算什么事?她真是上辈子欠了那个女人的吗?

    罗筱柔越想越是心乱如麻, 真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其实,她对向暖的态度一直都是摇摆不定的。平安无事的时候会给予家人一样的关心,十足一个好婆婆,任何人都挑不出刺来。但只要一有点风吹草动,向暖立马就成了她责怒的对象,不管真正错的人是谁。

    这也是向暖为什么那么不安,为什么那么努力想让自己跟上流社会名媛靠近的缘故。因为每次罗筱柔责骂她的时候,说出的话好像都是嫌弃她出身小门小户,嫌弃她没有见识,所以什么都做不好。

    直到叶文玲重新出现,罗筱柔的情绪才彻底爆发出来。归根结底,她还是介意向暖跟叶文玲相似的容貌。如今还要加上一层血缘关系,结果自然不能更糟糕了!

    妈?

    罗筱柔倏然闭了闭眼睛,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你出去吧。

    牧野静静地凝视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安静地离开了书房。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