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20章 照顾到床上去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如果可以,向暖宁愿余生都不要再见到叶文玲。可是,她还有些事情想要亲口确认一下,于是去了医院。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李晓敏。

    可到了医院,向暖才发现,叶文玲早就不住在那了。

    护士说她已经出院了,至于去了哪里,护士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走出医院,向暖给牧野打了电话。你知道那个女人去哪里了吗?我有些事情想问她。

    不出意外,应该是被龙家带走了。

    叶文玲做出这种事情,龙天行不可能让她好过的。弄死她倒不至于,但生不如死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你想问什么?

    晓敏很痛苦,她喜欢郑魁,却又无法容忍他的背叛。我想知道那个女人跟郑魁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觉得郑魁也是喜欢晓敏的,可他为什么又要跟那个女人纠缠到一起?这里面,或许有什么误会。若是能解开晓敏的心结,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有情人不能相依相守,那太残忍了。

    那你先回来,我们当面说。

    向暖回到家,恰好是午饭时间。

    牧野已经做好了饭菜,就等着她回来享用。快去洗手,先吃了饭再说。

    哦,好。

    向暖没什么胃口,但还是努力吃了满满一碗白米饭,又喝了半碗汤,这才放下筷子。她也不急着问郑魁跟叶文玲的事情,就安静地看着牧野大快朵颐,享受着两个人的温馨时间。

    偶尔,向暖会消极地想:我要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也许哪天就要走不下去了,至少要多积攒一点美好的回忆,将来也不至于太过遗憾,不是么?

    牧野将所有的饭菜都扫荡一空,只剩下最后一碗汤还在他面前冒着热气。他不急着喝完,而是抬头朝向暖看过去。见她呆呆愣愣的样子,他伸出指尖顶了顶她的下颌。看傻了?

    向暖哼哼两声,接着嫣然一笑,抓住他的手指,塞进口中咬了一下,然后挑衅地扬眉。

    她这几天心情不好,经常蹙眉走神,难得像这样玩心大起。

    牧野便想宠着她,不仅没将手指抽回来,反而趁机她的口腔,逗弄着那湿滑的丁香小舌与指尖一同起舞。酥麻的感觉从舌尖传递过来,如电流在身体内流窜……

    嗯……向暖完全猝不及防,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嘴角滑落些许。她一下子想到了某些里描写的画面,顿时脸一红,赶紧抓住他的手腕将手指拔出来。

    你、你坏死了!

    牧野掩饰似的低笑两声,扯了纸巾给她擦嘴角。

    向暖气呼呼地瞪他,将纸巾抢过来,自己仔细地擦干净了。

    那脸颊酡红、眼里雾气浮动、唇瓣红肿的模样实在动人得很。牧野费了点功夫才将体内的骚动压制住。

    吃饱喝足也收拾好了,两个人就一起窝到沙发里,牧野给向暖讲叶文玲和郑魁的故事。

    其实,故事很简单,也很狗血。

    叶文玲害得罗筱柔跟丈夫陈松延离婚之后,陈松延也没有娶她。后来叶文玲不知道怎么的就去了龙家做事。当时,龙天行的妻子已经去世了。

    说起来,叶文玲这个女人是真有本事,居然将龙天行钓到手,还让他不顾儿女的反对将她娶进门。不过,龙天行也没真的昏了头,早早地立了遗嘱,直接剥夺了叶文玲继承遗产的权利。也就是说,龙天行活着,叶文玲可以在龙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一旦龙天行去世,她很有可能被逐出家门,一无所有。这也是为什么龙渊等人能够容忍叶文玲在龙家上蹿下跳的原因,他们只当是养了一只宠物,等时间到了要杀要剐都是一句话的事。

    叶文玲跟龙天行相差了二十多岁,她如狼似虎的年纪,龙天行已经力不从心了,于是她吃了雄心豹子胆在外面偷吃。

    郑魁运气不好,就成了被叶文玲相中的那只可怜虫。也不知道叶文玲用了什么手段做威胁,总之最后郑魁被逼就范。

    严格说起来,郑魁和叶文玲还是远方亲戚。郑魁到海城上大学,家里特地拜托攀上高枝的叶文玲照顾着点,谁知道被她照顾到床上去了。

    估计也是有这层关系做遮掩,他们的事情才能这么多年不被发现。又或者龙家人过于自信,压根没想到叶文玲居然有这样的胆子。

    向暖听得目瞪口呆,同时觉得特别恶心。叶文玲这种女人简直就是用来刷新别人三观的,什么龌龊的事情在她做来好像都理所当然。没见过这么恶劣的人!

    后来呢?

    郑魁不想维持这种见不得人的关系,为了摆脱叶文玲,他就偷偷地来了荣城,并且跟家里断了联系,只偷偷地往家里打钱。这一躲就是好多年,直到前不久叶文玲居然又找到他了。

    向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狗血的故事完全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像叶文玲这种人,骂她那都是脏了自己的舌头!

    哎,老公。向暖戳了戳牧野的腰。

    一声软软的老公将牧野叫得心脏酥麻,禁不住搂着她的腰来了个**的深吻。

    向暖被他亲得大脑短暂空白,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刚刚要说什么。开口之前,抡着拳头娇嗔地捶了他一记。

    老公,你相信郑魁是被逼的吗?女人还能说是被强奸,男人要是没那个心思,怎么可能……

    牧野摸了摸她的脑袋,知道她看问题非黑即白,心思简单得很。可这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可以这么明白地划清界限的。

    郑魁家里很穷,好不容易才供出这么一个人来。他上大学的学费和住宿费都靠的助学贷款,生活费全都是自己打工挣的。据说,他同时做好几份兼职来维持生活。这样一个人,骨子里多少是有些自卑的,也不乏一些家境好的同学瞧不起他甚至欺负他。

    在这样的情况下,叶文玲对他的照顾就显得弥足珍贵,也很容易让他心生眷恋。他把她当成一个大姐姐一样来敬爱,甚至可能是依赖。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叶文玲给带到坑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大多数人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心性都还不成熟,在感情方面尤其如此。年少轻狂,哪能不犯错?很多人在这个年纪经常做错事,甚至是原则性道德性的错误,那都不奇怪。我不想为郑魁开脱,但我看得出来,他这个人品性还是不错的。何况,谁没有过去?就是犯了罪,法律还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呢。

    向暖点点头,内心感慨万分。

    是啊,谁没有过去呢?揪着那些前尘旧事不放,真的没什么意义。

    可对晓敏来说,原谅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牧长官,你现在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伙子了,你可不能犯原则性错误啊,否则我绝对不原谅你。

    瞎想什么!牧野手掌一抬,就拍在了她的屁股上。一个你爷就伺候不过来了,还能招惹谁?

    哼哼,可那不好说!还有,你这是嫌弃我难伺候的意思吗?嗯嗯嗯……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