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219章 相爱容易,相守难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因为郑魁的背叛,李晓敏伤心欲绝,在出租屋里像个没有魂魄的躯体似的躺了好几天了。

    向暖去看她的时候,有一次还见到了郑魁……

    当时,郑魁斜靠在对面楼的墙上,仰着头看着李晓敏的窗户,沉默地抽着烟。整个人失魂落魄,像是被风霜摧残过后的树木,十分萧索颓废。

    对于向暖的到来,他也浑然不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向暖想,如果不是深爱着李晓敏,他实在不必做出这副姿态,因为这样对他毫无用处。也许,在跟叶文玲那件事上,他真有许多的无奈吧。

    郑先生?郑先生?郑先生?

    向暖一连喊了三次,郑魁抽烟的动作一顿,接着缓缓地转过头来,动作僵硬得像个机器人。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脸色也十分憔悴,看起来像是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该不会他昨晚就在这里站着,一直站到现在吧?

    是你啊。郑魁笑了笑,但那笑实在是难看得紧。

    向暖嗯了一声,慢慢地走到他面前。你上去敲过门了吗?晓敏知不知道你来了?

    郑魁摇摇头,拧着眉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我只是刚好路过,这就走。

    说着,他真的迈开步子就要离开。

    等一下!向暖到底不忍心,不是同情郑魁,只是不忍心看一对有情人从此劳燕分飞。要不你跟我一起上去?你们两个,再好好谈一谈?

    郑魁看着她,内心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斗,可最后还是苦笑着摇头。算了,她并不想见到我,我又何必去给她找不痛快?该说的,那天我也都说了。

    实在没什么好谈的了。纵然他想谈,李晓敏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那……你再给晓敏一点时间吧。等她彻底冷静下来,你们再找个机会谈谈。还有,你的样子看起来很糟糕,开车小心点。无论如何,晓敏她肯定希望你能好好的。

    郑魁抬头看着那扇窗,脸上明显的动容。

    向暖甚至觉得,他好像哭了。但仔细一看,又没见到眼泪。也是,男人大丈夫,有泪也往心里流。

    我知道了。向暖,谢谢你,拜托你照顾好晓敏。

    我会的,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郑魁点点头,转身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巷子。他本来就是那种瘦削的身材,这几天仿佛一下子瘦了许多,看背影竟让人觉得十分单薄。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风,将他的衬衫吹得鼓起来,更给人一种衣服下十分空荡的感觉。

    向暖鼻子突然有点酸楚。这两个人到底要被折磨到什么时候呢?

    想到这些,向暖就恨极了叶文玲。这个人的存在,好像从来只会给别人带来痛苦,婆婆、晓敏、郑魁甚至她自己都不能幸免!

    怔怔地在那站了许久,向暖才走进楼道。

    这一次,李晓敏倒是很快就来开门了,只不过还是那副两眼红肿无神、面色惨白的样子。她这几天也被折磨得不轻,人明显瘦了,眼睛都凹陷进去了。

    你怎么又跑过来了?我都说了我没事,你别瞎操心。

    向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穿衣镜前,指着镜子里的她。你自己看看,你这叫没事吗?再这么下去,你就成干尸了!

    李晓敏连瞥都没瞥镜子一眼,只是虚弱地笑了笑,然后推开向暖的手。哪有这么严重?你就是喜欢大惊小怪。

    我也希望只是我大惊小怪,可是——晓敏,我知道你心里苦,那你跟我说说行吗?事情憋在心里,就会无限地膨胀发酵,最后你会把自己给憋疯的。跟我说说,好吗?

    李晓敏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侧过头来,两眼无神地看着她。似乎挣扎了很久,可最后还是摇头。

    不想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晓敏!你这样真会把自己憋疯的!

    李晓敏仿佛被她的语气给传染了,突然一把推开她,声调拔高。那你想我怎么样?就算我说出来了,又能怎么样?我跟郑魁回不去了,你懂吗?还有,就当我求你了,你现在就走行吗?我看到你就会想起那个女人,心里更难受!

    向暖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看着她,许久也回不过神来。婆婆这样对她说,晓敏也这样对她说……她这张脸如今真是神憎鬼厌了。

    李晓敏将向暖的痛苦看在眼里,知道自己过分了,可道歉的话在嘴边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狠心将头撇向一边。

    向暖缓缓地垂下眼眸,踉跄后退了一步,接着整个肩头都垮了下来,仿佛瞬间被人抽走了全部的力气。

    晓敏,你说你跟郑魁回不去了,那我们呢?我们是不是也回不去了?

    她的声音很低,像是失魂落魄的低喃,让人听得心里揪紧。

    李晓敏猛然转头看向她,一个不字脱口而出。暖暖,我不是要怪你,我只是心里难受,说话不分轻重,你别跟我计较。

    她跟郑魁还不到一年,她跟向暖却是这么多年的朋友,相互扶持走到今天,实在不容易,又怎舍得真的就这么断了?

    我心里也难受。呵,我都不知道上辈子作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替那个女人来承受这些罪过。晓敏,我一直没告诉你。那个女人跟我婆婆也有过节,因为她,这几天我婆婆都不愿意见到我。不只是这样,她恐怕还想让我跟牧野离婚……

    什么?

    李晓敏倏然瞪大眼睛,一把抓住了向暖的手臂。你说的都是真的?

    向暖苦笑。她也希望这是开玩笑,或者就是一场噩梦。

    那、那你家牧长官是什么意思?母命难违,他不会真的要跟你离婚吧?他看着就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应该不会那么孬吧?

    向暖缓缓地吐了一口气,眼眶突然灼热得厉害。他要真是个孬种,事情反而简单了……

    你倒是说呀?李晓敏抓住她的手臂用力晃了晃。

    他确实不是孬种。可如果我婆婆一直不松口,我真不知道他能坚持多久。晓敏,那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他若一心维护我而弃她于不顾,岂不是大逆不孝?何况……

    后面的话,向暖说不下去了。

    李晓敏呆呆地看着她,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咱们不愧是好姐妹,连倒霉都碰到一块儿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