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187章 九十九朵玫瑰

时间:2018-07-24作者:向暖

    向玉林猛地停下脚步,急急忙忙地转过头,脸上有着绝处逢生的激动。

    你改变主意了?你同意帮我劝劝高逸尘了?

    向暖看着他像是终于找到救星的反应,心情变得更加复杂难辨。张嘴想说什么,可突然又发不出声音来。

    如果向晴真的重获自由,将来又给她或者是别人带来伤害,那她岂不是罪魁祸首?若真是害了人命,那岂不是她的罪过?

    我……我这么说,你可能觉得我冷酷无情。但是,你不觉得向晴现在很危险吗?这一次,她顶多是去牢里蹲一段时间,没准还能在里面改一改她的性子。否则她若是真的犯下弥天大罪,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到时候……你可能要永远失去她。

    向玉林脸上的欣喜瞬间褪尽,又恢复了原来的垂头丧气,兴许还有些别的难以厘清的情绪。

    向晴只是腿有点瘸,但人漂亮,也聪明。只要她的性子能变得软和一些成熟一些,到时候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要找个如意郎君还是不难的。不是吗?

    向玉林盯着她看了半天,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大步走了,步子仍有些踉跄的感觉。

    向暖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但这是她仅能做的了,但愿他能早日想通透吧。

    3月,向暖成功地通过了科目四考试,正式成为一名新手女司机。

    拿到那个小本子后,向暖第一时间给牧野打了电话,大刺刺地张嘴要奖赏。

    下午她回到幼儿园,牧野就让花店送了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到幼儿园。据说整整九十九朵,着实让向暖狠狠地享受了一把被人羡慕嫉妒恨的滋味。

    与此同时,他还让人将那辆菲亚特500开了过来,钥匙交到向暖的手里。

    向暖摸着自己的新坐骑,心里跃跃欲试,但是一坐进驾驶座就忍不住紧张得呼吸困难。既担心不小心把自己的爱车给蹭破了皮肉,又担心不小心把别人给撞了,最后直接被自己吓得心惊肉跳。

    这事儿让牧长官知道了,他在电话那端十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你打算怎么办?以后在兜里揣个驾照,然后扛着你的爱车上街遛弯?

    向暖被他说的那个画面给逗乐了,笑完了也觉得自己挺丢人。

    瞧你那傻样。行了,周末我安排个人给你做陪练。

    噢耶,牧长官万岁!

    牧野给向暖安排的陪练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姐,姓谭。谭姐据说开了很多年公交车,经验绝对丰富,驾驶习惯也绝对良好。

    整整两天,向暖就在谭姐的指点下窜遍了荣城的大街小巷,甚至还上高速溜达了一圈儿。她也从一开始的紧张得双手死死拽着方向盘,到后来基本能顺利上路了,只是方向盘还不够稳,还做不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谭姐只陪她练习了两天,说要是副驾驶座一直坐着一个指手画脚的人,她很容易会产生依赖性,反而不容易上手。

    周一,向暖天才蒙蒙亮就起床,六点钟就开车出门了。从锦绣园到幼儿园,正常开车不到半个小时。但她是个新手,所以给自己预备了一个多小时。

    虽然说一路上都有些紧张,不时因为速度太慢被人按喇叭催促,可好歹在五十分钟后顺利地到达了幼儿园。

    噢耶!

    向暖禁不住欢呼雀跃,谁知道乐极生悲,结果在停车的时候又出现问题了。进进出出的,整整花了十多分钟,被别人看尽了笑话,这才将车子成功地倒进了停车位。车子里开着空调,可她愣是把自己给整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实在太丢人了!

    向暖趴在方向盘上,臊得不敢下车。周围那些看众还意犹未尽呢!

    牧野知道这件事之后,立马发出一阵愉悦的低笑,最后道:没事,你就当是做点贡献,娱乐一下劳苦大众吧。

    你确定这是安慰?……

    向玉林有没有再去找高逸尘,向暖也不清楚,但她知道高逸尘没有改变主意,因为事发一个月后,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这个案子。

    高逸尘的伤势,也都基本康复了。

    具体情况怎么样,向暖并不清楚,但听医生说他的背上留下了特别狰狞难看的伤疤,乍然一看很吓人。

    高逸尘还拒绝了医生做手术的建议,任由那疤痕像某种怪物似的吸附在他背上,触目惊心。他给出的说辞是:男子汉大丈夫,一点伤疤不算什么,又不是在脸上。

    可真正的原因,只有高逸尘自己心知肚明。

    法院开庭那天,向暖被允许不到场。她不知道这是牧家人的手段,还是高逸尘在背后运作,反正她也乐得不用去面对向晴和刘秀清。她们见了她,就算不扑上来,估计也是要骂她个狗血淋头的,何必去自讨没趣?

    这个案子的案情很简单,向晴是不可能逃脱法律制裁的,区别只在于判得轻还是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向家请来的律师就跟走过场似的,全程都表现得不像一个惯于唇枪舌剑的律师。

    刘秀清和向晴都很激动,尖声大叫,破口大骂,几次导致庭审中断,后来刘秀清直接被请出了法庭。

    最终,向晴被判了一年零八个月有期徒刑。

    宣判结束之后,向晴先是呆若木鸡地站了一会儿,突然又疯了似的扑腾叫嚷,一声声地骂向暖,还扬言要杀了她。

    这些,向暖都是听说的,但对于向晴和刘秀清的表现,她不用证实也知道是真的。

    庭审结束,高逸尘就给她打来了电话,几句话简单说明情况。最后他语气一变,低声说了一句:向暖,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他的声音和语气都太温柔了,有种催眠的感觉,仿佛要给人救赎一般。

    向暖心里一颤,含着眼泪笑了笑,说:我知道。

    可我心里还是难受,形容不出的难受。也许是因为,被人这样深深地怨恨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向暖,做人确实不能有坏心,但偶尔也得自私一点,活得恣意一点。

    这样的话,牧野也曾经跟她说过。

    还有那天晚上那句充满了歉意和心疼的对不起。

    向暖突然笑了,突然很想远在军营里的那个男人。

    高逸尘,谢谢你。你放心吧,我很好。

    挂断电话之后,向暖就开始掐指算算,牧长官大概什么时候能够休假回家。去年他们认识的时候,他正好在休假……也就是说,暑假就能见到他了?

    看看日历,已经是四月了。暑假,不远了。

    向暖呵呵一笑,打开手机相机,右手握成拳头轻轻地抵在嘟起的脸颊边,拍了一张卖萌照。然后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确定萌萌哒,就直接给牧野发过去,附上文字:气色还不错吧?有没有勾得你血气上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